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26章:找到仇人了

第426章:找到仇人了

  高个子赶紧摇头说:“不是,不是,我和共党从不来往。”

  我听到这个大个子的声音很熟悉,但是在黎明黯淡的天光中,我从上往下俯视着他。却看不清他的脸。

  一个人搜索着高个子的身子,从上向下,又从下向上。他拿出一把刀子,划开了高个子的衣角,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窸窣作响的纸张。那个人一字一句地念着:“月圆之夜,合围祠堂。”

  那个人拿着这张纸,踢了高个子一脚:“这是什么?”

  高个子支支吾吾地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送信的。”

  那个人又踢了一脚,骂道:“还说你不是共,你这是替共送情报。”

  高个子辩解说:“我真的不是共,我是替总帮主送信的。”高个子简单说了大胖子和总舵主之间的争斗。

  可是那个人不相信,他呵斥道:“共都快要打过来了。”他对身边几个人说:“带走,天大亮了解到县衙。”

  他们带着大个子走了。没走几步,大个子的屁股上就要挨一脚,大个子每次被踢后,都要叫一声:“娃他娘。”

  我觉得大个子的情报肯定和我们有关,就从老榆树上悄悄溜下来,跟在他们后面。

  高个子被关在村中一间废弃的房屋里,那些巡逻的人把高个子绑在房屋中间的木柱子上,然后在他一声高一声低的求饶声中,关闭了房门。把一把生锈的铁锁挂在门环上,他们离开了。

  在清晨愈来愈亮的天光中,我听见他们嚷嚷说回家吃饭,吃完饭后就把高个子送到县衙里。

  我悄悄溜到那间废弃的房屋前,找到一根细铁丝,鼓捣几下,就打开了铁锁。高个子看到房门大开。抬起有气无力的头颅,又在长声哀嚎。我示意他不要说话,他看清我不是那些关押他的人。脸上赶紧带着讨好的笑容。

  我解开捆绑高个子的绳索,拉着他跑出了村庄。

  村外有一座荒山,山上长满了柿子树和枣树,我们在树林中穿行,等到把村庄远远抛在了身后,这才气喘吁吁地停住了脚步。

  高个子看着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说道:“你是我爹娘,你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我轻描淡写地说:“我们是一家人。”

  高个子左端祥,右端详,他的眼睛像刷子一样在我身上刷了一遍又一遍,突然说道“你是总舵主身边的人。”然后转身就跑。

  他认出了我。那天在王家祠堂,我们打过照面。

  我在身后喊道:“如果我是总舵主的人,又何必救你。”

  高个子跑了几步,想了想,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就将信将疑地停住了脚步,但仍旧心存戒备,和我相隔几丈远。

  我问:“你经常给总舵主送信?”

  高个子说:“是的。”

  我问:“你以前可曾见过我?”

  高个子摇摇头。

  我说:“你是总帮主梁广寒的人,我是另一帮的人,大家是朋友,我们的目标都是总舵主。我刚去总舵主身边卧底。”黎明时分,我听到“月圆之夜,合围祠堂”的消息,判断梁广寒肯定在外围还有盟友。也判断这个高个子一定没有参加昨天黄昏的鸿门宴。如果他参加了鸿门宴,他肯定一眼就认出了我。

  高个子相信了我的话,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走近两步,说道:“我这次就是给你们帮主送信,准备合围总舵主,把他们一起消灭了。”

  我故意说:“你在骗我。信在哪里?”

  高个子说:“信被保长搜走了。”

  我故意说:“没有信,谁会相信你。”

  高个子梗着长长的脖子说:“真的,谁骗人谁是这个。”他伸出一根小拇指,指着地下。

  我说:“那你说说我们帮主叫什么名字。”

  高个子说:“叫王林。”

  我问:“从哪里来的?”

  高个子说:“塞外。”

  我问:“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高个子说:“从这里向西五十里,有个蔡家镇。你们的人都在那里。你甭考我了,我全都知道。”

  我装着还不相信他的样子,继续问:“那你说说我们有多少人?”

  高个子说:“少说也有几十个,全是和尚道士。”

  帮主居然是王林,手下居然全是出家人,我听了暗暗心惊。我不动声色地继续说:“我这次也是赶去给帮主报信,我打听到了极为重要的消息。这月十五夜晚,总舵主要举行祭祀仪式。前段时间风雪大作,来年春旱夏涝,秋粮歉收。总舵主要祷告众神,保佑来年五谷丰登。我们趁机对总舵主发起进攻,保证能够把他们全部干掉。”

  高个子邪恶地笑了,他说:“总舵主昨天还没死?”

  我说:“总舵主手下精兵良将很多,哪里会那么容易死。他逃回了王家祠堂,正筹划着求雨呢。”

  高个子说:“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总舵主死到临头了,还管别人什么下雨不下雨。”

  我盘算着怎么赶快回到王家祠堂,把这个消息报告给总舵主,又盘算着怎么先下手为强,来个突然袭击,干掉这两帮人马。月圆之夜,就是腊月十五,今天已经腊月十二,距离月圆之夜只有三天。

  我对高个子说:“你回去吧,我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帮主的。”

  高个子听我这么说,如获大赦,他说:“路上碰到你,就比什么都好。我的信被人搜走了,我正担心交不了差事,见到你们帮主,你们帮主也不会相信我。你替我保密,甭给人说我的信被人搜走了,就说你亲眼看到送给了帮主。”

  我说:“那肯定可以。”

  高个子兴高采烈地走了几步,回头说:“我军队里有人呢,你有啥事告诉我一声,你想去军队里当个团长营长什么的,告诉我一声,保证让你当上。”

  我笑吟吟地说:“你咋会有这样的本事?”

  高个子对我的不经意,表现出极大的愤慨,他说:“我的拜把子兄弟以前在西安的警备旅当旅长,现在在军队里当师长。”

  他说的是络腮胡子。我心中电光火石般地一闪,问道:“你家在关中哪里?”

  高个子以为我和他攀老乡,热情地回答说:“我家在陕西周至。你家呢?”

  周至就是我的老家。我压抑着狂跳的心,说道:“我姨妈家在周至刘家庄,她叫雷彩凤,我姨夫叫刘根和,你认识不认识?”

  高个子哈哈笑了,他说:“我咋能不认识?熟着呢。”

  我颤抖着声音问道:“他家以前不生孩子,就收养了一个孩子,大概八九岁。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孩子,那个收养的孩子就跑了。这事情,你知道吗?”

  高个子说:“咋能不知道?为这事情,他们还找我要钱,要我把钱退给他们。咦,你咋知道这么多?”

  我浑身颤抖,跪在地上,泪流满面,我一连声地说道:“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高个子头脑迟钝,他看到我的怪异动作,迟疑地问:“你是……你是……”

  我站起身来,一个箭步冲上去,劈头盖脸抓住了他的领口,我恶狠狠地说:“好好看看老子是谁。”

  高个子满脸惊慌地看着我,看了又看,他摇头说:“我不认识你。”

  我说:“我爹叫王细鬼,我叫呆狗。”

  高个子一下子吓瘫了,他的身体像一根面条,颓然倒在地上,他对着我连连叩头:“呆狗爷,呆狗爷,你怎么又活过来了?”

  我说:“老子从来没有死过,老子从来不会死。”

  高个子告饶说:“爷爷饶命,我是万不得已。当初听说爷爷跑了,我很担心,世道不太平,担心爷爷遇到危险,我专门去找过,看到黑窟窿里有镰刀和粪笼,酸枣刺上有挂破的衣服碎片,大家都推测你被豹子野狼叼走了。这些事我都忘了,可没想到爷爷您还活着。”

  我放开他,说道:“这些年来,爷爷无时无刻不在记挂着你,爷爷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高个子哀求道:“爷爷,爷爷,我只是给人家打下手跑闲腿的。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妈,爷爷您放过我吧。”

  我怒斥道:“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怎能放过?说,你想怎么死?”

  高个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爷爷饶我,爷爷饶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都等着我养活。”

  我一脚踢在他的嘴巴上,我看到两颗焦黄的牙齿像小石子一样飞了出去,我骂道:“你这种狗东西,爷爷岂能饶你!”我把步枪枪管塞在他鲜血淋漓的嘴巴里,他在我的逼迫下步步后退,然后退倒在了荆棘丛中。荆棘刺得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血肉模糊,他爬起身来,脸上手上都扎着尖锐的荆刺。

  我正想着怎么处置他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的山梁上出现了一队骑马的人,他们在山梁上驻足片刻,然后打马跑过来,他们的身后拖着愈来愈高的黄色的烟尘,像瀑布一样与天相接。最前面的那个人跑到十多丈远的地方,滚鞍下马,右手放在胸前,朗声说道:“参加帮主。”后面的几十骑也纷纷跳下马来。

  我一看,是关西帮的大队人马赶到了。

  关西帮的人知道高个子就是当年贩卖我的老渣,他们一齐上马,对着高个子冲上去。我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那匹马抬起前蹄,它亮晶晶的蹄铁踏在了高个子的脸上,高个子像根烧焦的木桩倒了下去。后面的马队跟上来,纷纷扬扬地踩踏着倒在地上的高个子。高个子的哀嚎声渐渐低落,最后听不见了。

  我走过去,看到高个子已经变成了一摊肉泥。无论谁站在这一摊肉泥面前,也猜不出他生前是一个人还是一头猪。

  我骑在一匹马上,对关西帮喊道:“努力向前,铲平蔡家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