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18章:药铺遭洗劫

第418章:药铺遭洗劫

  我们骑着马,向东面急驰。天空中阴云密布,四野荒无人烟,迎面刮来的畅通无阻的风很硬很冷,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我们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我搓搓手掌。又搓搓脸颊。感觉脸颊像铁块一样冰冷,毫无知觉。遥远的高空中,一只苍鹰慢悠悠地盘旋着,徒劳无益地寻找着食物。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座街巷,街口竖立着一块石头,上面镌刻着“皇甫庄”三个字,想来,街巷里的人都姓皇甫。我们想找到一户人家歇歇脚,给马喂点草料,可是。大街上空无一人,家家门户关闭,瓦楞间的荒草在寒风中抖动,发出尖利的啸声,让整条街道显得阴森恐怖。我们一直穿过街道,走到街尽头。才看到有一家药铺,虚掩着门,门两边挂着一副对联,对联镌刻在木板上,风吹得木板哐哐作响。这副对联是这样写的:只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满尘。

  我们推开药铺的大门,门枢和门轴摩擦的干巴巴的声音在空洞洞的房间里显得异常刺耳。药铺里没有一个人,院子里也没有一个人。我觉得奇怪,就大声喊道:“掌柜的,掌柜的。”

  院子里依然没有回声,几只鸽子受到惊吓。站在房檐下扑棱棱地扇动着翅膀,瞪圆眼睛咕噜噜地叫着。

  我们对望一眼,感觉到这家药铺异常诡异,瞎子说:“有血腥味。”我们哗啦一声,一齐从腰间抽出长刀,警惕四顾。可是。四周没有任何异常的响动。

  我站在院子里大声喊道:“有人没有?有人没有?掌柜的?”

  我的声音在空洞洞的院子里回荡着,没有人回应。我对豹子他们说:“你们守着院子,我去后面看看。”

  那时候的药铺都是一座四合院,前院用来做生意,中院盖有两边厢房,后院用来储存名贵药材,比如犀角、羚羊、麝香、鹿茸、人参等,后院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后柜。药铺里的人也分为四个等级,一等叫管事,也就是人们口中经常说的掌柜的,管事的一般是药店店主,也有的药店店主邀请别人做管事。做管事的必须是中药行的行家里手。二等叫刀把,中药需要刀切,切成一片一片,晾晒,称量、出售,刀把就是手执小铡刀切药片的人,中医行里把切成的药片叫饮片,好的刀把切出的饮片薄厚均匀,整齐美观。如果说管事是医院院长,那么刀把就是主治大夫。管事和刀把属于药铺里的上等人。三等叫同事,称药、抓药、包药、记账,都是同事干的。四等叫相公娃,也即是学徒,在药铺里是地位最低的,早晨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前三等人倒掉尿壶,倒扣在墙角,然后扫地掸土抹桌子,等到他把这些干完了,前三等人才起床。相公娃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晒药、收药、碾药、裁纸。晒药要晒在房顶上,碾药要用铁磙子,都是体力活。包药要用草纸,草纸要裁得大小一律,整整齐齐。在整个药铺里,最劳累的是相公娃。但是,前三等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从相公娃熬出来的。相公娃是药铺里年龄最小的,今天不叫相公娃,叫学徒。

  我一个人走进后柜,警觉地看向两边,突然大吃一惊,地面上躺着几具尸体,他们流出的血液在地上凝结了,像一条条被冻僵了的蛇。

  我脊背贴着墙角,手执长刀,查看后柜的情况。突然,我看到有一绺灰尘从房梁上落下来。房梁上藏着人。

  我看着房梁喊道:“谁藏在上面?下来!”

  房梁上没有动静。

  我又喊了一遍,房梁上依然没有动静。我咬着长刀,手脚并用,沿着木柱三下两下就爬上了房梁,突然看到房梁上爬着一个少年,瑟瑟发抖,像一只狼爪下的兔子。

  我喝道:“干什么的?”

  少年惊恐地说:“我是相公娃。”

  我问道:“药铺其他人呢?”

  少年声音颤抖地说:“都在下面。”

  我招招手,让少年溜下来。少年站在我的眼前,满脸惊骇,异常恐惧。我说:“我们都是好人,甭害怕,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地上的死尸问:“谁干的?”

  少年镇静下来,端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也让他坐下说,他摇摇头,恭敬地站在一边,佝偻着腰身,瑟缩着肩膀,两手交叉着放在肚子前。

  少年说,今天早晨,他打扫完院子,刚刚将药铺的挡板一块块拆下来,按照东一、东二、西一、西二的顺序,摞放在墙角,然后打开了院门,就看到空荡荡的街道那边走进了一群和尚。他当时也没有留意,卸下门板后,就去了后院的阁楼,阁楼上放着很多晾晒好的药材,都用麻袋装着,他要每样都倒出一些,端到前院,以备当天用。扔节鸟圾。

  他刚刚爬上后院的阁楼,透过方格窗户,看到那群和尚走进了药铺,他们一进来就关上了院门。管事笑呵呵迎上去,询问他们需要什么药。一个老和尚说:化缘。管事说:各位法师还没吃饭吧,稍等,我们这就做饭。老和尚说:不吃饭,你给金银就行。管事走进后院,抓了几枚银元,递到老和尚手中。老和尚笑着说:你这是打发叫花子?管事脸色唰地变白了,手里握着几枚银元,不知道怎么办。老和尚伸出一只巴掌,叉开五指,翻转着手掌说:十根金条。

  管事的知道遇上了打劫的,他惶恐不安,浑身发抖,不知道该怎么办。刀把走到了前院,他满脸堆笑,陪着小心说:大法师,您看我们这等小店,哪里像有钱的样子。刀把的话刚刚说完,老和尚身后就走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和尚,他一脚就把刀把踢翻了,然后又一刀,割下了刀把的头颅。

  管事的吓破了胆,他跪在地上喊饶命。老和尚说:统统把钱交出来。管事的想抽取拴在裤带上的钥匙,可是手臂抖抖索索,怎么也取不出来。同事站在当院里,也吓得跪在地上,体如筛糠。老和尚指着同事喊道:你过来。同事几乎是爬着来到了老和尚面前。老和尚对同事说:“拿着钥匙,你去取钱。”同事从管事身上抽出了钥匙,连滚带爬来到了后柜,两个和尚跟在了他的身后。

  少年藏在后院的阁楼上,看到这一切,也恐惧万分,这群恶僧,说杀人就杀人,和魔鬼一样。同事和两个和尚从后柜走出来的时候,一人手中提着一个布袋子,那里面是药铺几十年的积蓄。老和尚解开袋口,向里面看了看,似乎很满意,然后他背过身去,向后面一挥手,一个和尚抡起刀片,一刀砍掉了同事的脑袋;另一个和尚也把刀子捅入了管事的肚子。

  少年在阁楼上看到和尚们分散开,在院子里搜寻,他吓坏了,藏身在墙角装满药材的麻包后。他听见和尚噔噔的脚步声登上了阁楼,听见噗嗤噗嗤刀片捅入麻包的声音。后来,和尚们看到阁楼上没有异常,就噔噔噔噔跑下了阁楼的木制楼梯。

  少年在阁楼上等候了很久,听到外面再没有动静,这才悄悄钻出来,站在方格窗户后向外面张望。看到风掠过树梢呜呜作响,看到整条街巷没有一个人,看到院子里空荡荡的,管事他们的尸体不见了。少年悄悄走下楼梯,刚刚走进后柜,就看到管事、刀把、同事的尸体,头躺在后柜。原来,那群和尚临走前,把三具尸体都搬到了后柜,然后虚掩上门离开了。少年想要走出门喊人,突然听见门外喊声:“掌柜的,掌柜的。”少年慌不择路,就爬上了房梁躲藏。

  我们正和少年说话的时候,门外走来了几个抓药的人,他们看到这种情景,都惊恐不安。

  我一边说:“赶快报官。”一边和豹子他们走出来,顺着雪地上的脚印,向东面追赶。我们相信,和尚步行,我们骑马,很快就能够追上这群恶僧。

  我们追了半个时辰,追到了一处悬崖下,那些凌乱不堪的脚印,通往悬崖下的一处山洞,然后又从山洞通往了河边。我走进山洞,看到山洞里还有篝火燃烧的灰烬,手探进去,灰烬尚有余温。我兴奋不已,骑在马上大声喊道:“这群恶僧就在前面,追上去,全部剁了,一个不留。”

  我们呼喊着向东面追去,突然,前面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大河边伫立着一块巨石,上面镌刻着三个字“夏阳渡”。我们追到了黄河岸边,而那群恶僧却坐着船渡过黄河。

  面对浊浪翻卷的黄河水,我们束手无策。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叫喊:“爷爷在此等候多时,你们终于来了。”

  我勒转马,转过身去,看到有上百个骑马的人,断了我们的后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