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17章:和尚也来了

第417章:和尚也来了

  我们正在交谈,瞎子突然站起身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那张脸显得表情怪异,就像用辘轳吊起半桶水。停在半空中。

  我问:“二哥,怎么了?”

  瞎子说:“有一群人来了。”

  夜半时分,残月当空,冷风刺骨,滴水成冰,怎么会有一群人在这样的冬夜行走。我感到很蹊跷,就悄悄走出房门,打开院门,向远处望去,看到月光照在雪地上,像粼粼波光,远处响起了狗叫声。狗叫了两声后,似乎感到无聊。又闭上了嘴巴。

  院门后有一口大缸,那是北方农家用来酿醋的大缸,秋深时节,把新鲜的柿子取蒂洗净,放在大缸里,然后用塑料布密封严实,柿子就会在大缸里慢慢发酵,泌出清凉的白色汁液,这就是醋。然后。取掉塑料布,盖上木盖,每次吃饭前,需要多少就舀多少。这种又酸又甜的柿子醋,是北方农家必备的调味品,家家门后都有一口这样的大缸。

  豹子揭开醋缸上面的木盖,耳朵贴在缸口倾听。少顷。他说:“来了几十个人,步伐整齐。”

  胖大和尚惊讶地问:“谁呀,是过军队吧。”

  豹子说:“从走步的声音来看。不像是军队。军队的脚步声沉重,身上扛着枪支弹药,而这群人脚步轻飘。”

  胖大和尚说:“奇怪了,不是军队,怎么会脚步这么整齐?”

  我示意豹子他们全部躲在门后,虚掩门扇,我爬上了门口的一棵老槐树,透过枝桠的缝隙,向远处张望,我看到远方走来了一群人,他们站成一排,月光照在他们高低起伏的头顶上,闪闪发光。他们背上背着木架。木架里放着行李。他们穿着长袍,长袍的下摆拖在雪地上,显得拖沓而冗长。

  原来是一群和尚。

  可是,这群和尚怎么会赶夜路,而且是在刮着刺骨寒风的午夜,而且是踩着厚可盈尺的积雪。我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我想着这群和尚会在村中借宿的,因为这样的天气实在不适合赶夜路,可是,那群和尚从村道上穿过后,一直走向了东方。月光照在他们的后脑勺上,他们的后脑勺像一面面镜子,荡漾着雪光夜光,显得晶莹剔透。

  我从槐树上溜下来,对从门后走出的豹子说:“我去看看,看着和尚是什么来头。”

  豹子说:“从这里向东面,是一马平川,连一棵树都很少见,何况今晚月光雪光,就像白天一样。我看这群和尚不像有什么恶意,算了吧。”

  我们回到了房间里,感到异常寒冷,每个人都禁不住打了几个哆嗦。这样寒冷的夜晚,这群和尚不避风寒,连夜赶路,他们要到哪里去。

  豹子对躺在炕上的铁栓说:“继续说说你们的事情,那个王林最后怎么样了?”

  铁栓说:“我们在一次所谓的开光大会上,突然抓住了王林,想要带离。可是,下面那些香客们不答应,他们说王林是大师,是活佛,抓了王林会冒犯神灵,会给这座沙漠绿洲带来灾难。他们拦住去路,不让我们离开。双方相持不下的时候,来了一个英俊少年,带着几个随从。那几个随从喊:局长家大少爷来了,闲人闪开。人群果然让开了一条路。那个英俊少年来到我们跟前说:他爹是警察局长,派他来秘密办案,他们已经注意王林很久了,要带走给他定罪……”

  我听到这里,禁不住喊道:“啊呀,大排啊。”

  铁栓说:“是的。这是大排。”

  铁栓接着说:“既然官府插手,我们就只好退出。自古江湖都不能和官府硬碰硬,梁山上的绿林好汉敢于和官府叫板,但下场都不妙。我们把王林交给来人,准备离开。刚刚走出道观,骑在马上,我无意中一回头,突然看到那个英俊少年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举起来瞄准我们。我喊了一声,大家都来了个镫里藏身,枪子打空了。对方有枪,我们不能硬拼,但是,就这样离开,又不甘心。

  我们奔波多日,就是奔着王林来的,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被人背后打黑枪,谁也咽不下这口气。我们就在道观旁边的一条小路上设伏。第三天,英俊少年果然带着王林下山了。我们对着他们放箭,射死了其余的人,但是那个英俊少年和王林逃走了。后来,我们才打听到,这个英俊少年是个女的,她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玉面狐狸大排,平时总是女扮男装,迷惑别人。”

  我说:“王林和大排留下来都是祸害,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遭殃。大排在黄河岸边出现了,王林呢?王林去了哪里?”

  铁栓说:“不知道。这次跟着大排一起来的那些人中,没有王林。”

  那天晚上,我们谈论到很晚很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了。朦朦胧胧中,我听见村道上人喊马嘶,院门上的门环被啪啪拍响。我一骨碌爬起来,看到豹子他们也都坐起身来。

  公爹家的仆人穿着臃肿的棉衣,佝偻着腰身,像只乌龟一样踩着积雪,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去打开院门。院子里走进了五六个人,一个个劲装打扮,每个人的手中都牵着两匹马,马的鼻子下腾起一股股白雾。本来挺宽敞的院子,一下子显得逼仄狭窄。公爹袖着双手站在屋檐下,冷冷地看着这些人,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问:“东家,呆狗帮主是不是住在这里?”

  我一听,兴奋不已,推开房门走出去,看到当院里站着亮子。关西帮的人来了。

  亮子一看到我,就扑上来抱住了我,其他的人低头垂手而立,向我问好。帮会中以前有见到帮主下跪的规定,我当上了帮主后,把这条帮规修改了。

  亮子说:“我接到你的书信,就连夜带着先遣队赶来。大队人马在后面,也会很快赶到的。”

  吃过早饭,我们就开始行动,把受伤的铁栓放在公爹家中,其余的人一路向东,营救总舵主。我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

  临走前,公爹送给我一首诗歌,诗歌写在薄薄的黄色宣纸上。我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人活七十古来稀,终日碌碌为金银。春夏秋冬转瞬过,功名利禄皆浮云。江湖似网网网密,世事如局局局新。随遇而安方为上,青山绿水定此心。

  我将这张宣纸小心折叠,放在贴身口袋里。我知道公爹一生博览群书,见识卓越,这首送给我的诗歌,一定是他一生的经验之谈。可是,江湖上正邪两方决斗,我不能置身事外。箭在弦上,不能不发。等到这件事情了解,我就下决心找到丽玛,来到一个青山绿水的地方,男耕女织,终老一生。

  骑在马上,行走迅速,仅仅一袋烟的工夫,我们就走出了十多里,来到了一排窑洞前。那是烧砖瓦的窑洞,黑洞洞的窑口像一张张饥饿的嘴巴。窑门口的落雪上行走着一群麻雀,它们的脚印留在积雪上,像一行行人字形的枝桠。

  亮子向窑洞里望了一下,突然说:“里面有两具死尸。”

  我们打马跑过去,果然看到两具尸体躺在砖瓦窑里。他们衣衫破烂,身上有多处刀伤。胖大和尚查看尸体后说:“死后没有超过四个时辰。”

  没有超过四个时辰,那么就是昨天晚上被人杀死的。亮子问:“死者是什么人?”

  胖大和尚说:“窑工。”

  亮子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胖大和尚说:“他们指缝里是黑泥,手掌上有老茧,那就一定是窑工了。染布的指甲缝是烂的,磨面的眉毛是白的,酿醋的身上是酸味,卖羊肉的身上是膻味。”

  我问:“会不会是昨晚那些秃驴干的?”

  豹子说:“八成是的。”

  我说:“赶上去,抓住那些秃驴,问个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