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前面忘记了发一段,这一段是这这样的

前面忘记了发一段,这一段是这这样的

  前面还有一段,忘记了发上去,这一段是这样的:

  那个人的腰带上挂满了乌黑铮亮的铁器,一走路就发出滴里当啷的脆响,看起来非常怪异。他走到前方的岔路口后,就拐过弯,向西面的一条小路走去。他头戴毡帽,毡帽异常破烂,破洞口露出一撮头发;他的衣服也很破烂,破烂处露出黑色的肮脏棉絮。

  豹子说:“呆狗,盯上这个人,向他打听李仁堂在哪里,李大掌柜的是什么人?”

  岔路口有一棵老榆树,豹子和老道坐在老榆树下,背靠着老榆树粗糙的树皮,瞎子仰着头问:“是不是个骟鸡匠?”

  老道感叹道:“贤侄真是好耳力。”

  瞎子说:“挑猪骟羊走四方,两手血污毒心肠。呆狗多加小心。”

  我说声:“知道了。”就离开了。

  ——

  我小时候见过骟鸡匠,还有劁猪匠。

  劁猪匠的表示是在肩膀处挂一个红布条,骟鸡匠的标志是在腰间挂着铁器工具。

  现在这种人已经在乡村消失了。

  还有骟牛的人,更为血腥,用木槌捶打牛的睾丸,反复捶打,直到打成粉末。

  过去的乡间就像田园牧歌,乡间的道路上游走着各种匠人。

  现在农村只剩下留守老人和儿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