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95章:老少两淫贼

第395章:老少两淫贼

  月圆之夜,就是阴历十五,现在距离这月的阴历十五仅剩七天了。普救寺,是山西永济境内的一座寺庙。蒲剧《西厢记》中张生和崔莺莺约会的地方。就在普救寺。凡是看过《西厢记》的人,就都知道普救寺。在北方乡间,没有人不知道蒲剧《西厢记》。

  这封书信,显然是老杆子搬援兵,让在普救寺汇合,要加害总舵主。可是。这封书信要交到李仁堂李大掌柜手中,李仁堂在哪里?

  我用探寻的目光望着老道和豹子,他们都摇摇头。

  我把这封书信放进口袋里,和他们一起继续赶路。太阳越升越高,我们的身上走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老道大步向前。高昂着头颅,白髯飘飘,向一只精神抖擞的大公鸡;瞎子跟在我们后面,一只手被牵在我的手中,一只手伸直了,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像一只长腿长脚的螳螂。

  瞎子气喘吁吁地问:“道长,你上次说到我的师伯的事情,还没有说完。”

  老道头也不回,他说:“此事说来话长。”

  瞎子说:“说来话长,也要起个头。”

  老道说:“有时间给你细细说来。”

  瞎子说:“你总是这样说,你这样都说了好几次了。”一般身体有残疾的人,都比较固执。

  老道说:“我在没出家前,就认识你师伯,我们的交情太深了。”

  瞎子听道长这样说,就赶了几步,拉着我走到了道长的身边。

  我对老道的经历很好奇,就问:“道长。那你出家前是干什么的?”

  老道说:“啊呀,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陈年往事了。我没有出家前,做丝绸生意,把苏杭一带的丝绸。贩卖到秦晋一带。”

  我听道长这样说,有些吃惊。金银细软,是那时的人最值钱的东西,细软就指的是丝绸,能做丝绸声音的,绝对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东家。从苏杭到秦晋,山重水阻,何止千里。做丝绸生意,不但要有极高的本钱,还要能支付得起一支保镖的饷银,和车马船只的运输费用。

  豹子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说:“那你家肯定很有钱了。”

  老道说:“是的,我家过去是黄河道上数一数二的大富豪家,我家宅院有一间地下室,专门放置金银财宝的,通往地下室的台阶中,安装了三道防盗门,家里仅仅家丁,就有几十个。”

  豹子又问:“把道长怎么又走上了江湖这条路?”

  老道叹口气说:“人这一生,命运怎么安排,全不由自己。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这一生,总是苦难多,欢乐少,无常的命运,谁也无法把握。我22岁那一年,从杭州贩卖了一船丝绸到平陆,黄河起风浪,把船打漏了,半船丝绸被黄河水冲走了。黄河这条河,有百害而无一利,它流到哪里,哪里就遭殃,良田变成泥沙,不长庄稼。长江两岸是米粮川,黄河两岸是瓦渣滩。那些穷酸书生和无聊文人叫它母亲河,我看应该叫它孙子河,这孙子不干正经事,只会捣乱。”

  我们听到老道这样说,全都笑了。

  老道接着说:“半船丝绸被黄河水冲走了,这趟生意都折本了,到了平陆岸边,收税的居然还要我们交税。我说生意都折本成这样了,还缴纳什么税。收税的说,你生意折本不折本,我不管,该缴纳的税,一分钱不准少。我一怒之下,就提刀冲进去,把收税的全砍了。”

  豹子大声说道:“砍得好。”

  我也拍手说道:“砍得好,我要看到这种情形,也会帮着你砍。”

  瞎子说:“这些坐地分赃,向老百姓要钱的,没有一个好东西。”

  老道说:“我砍了人,官府追捕,我不敢回家,回家就会被捉,于是流落江湖。但是,官府抓得很紧,沿路都贴着追缉文告,我不得已,亡命天涯,后来,遇到安明法师,安明法师收养了我。”

  瞎子喊道:“那是我师伯,你是在少华山吧。”

  老道说道:“是我,是少华山的安明法师收留了我。但是我一个大男人,整天呆在寺庙里,也不是一回事儿,总琢摸着离开。可是去哪里呢?天下之大,追捕甚紧,那里才是我容身之所?就在这时候,我盯准了一个好去处。”

  瞎子急切问道:“什么好去处?”

  老道说:“离少华山不远,有一座少陵山,山上有一座道观,道观里有一老一少两个道士,捉鬼为生。山下的村子里,经常会有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失踪,失踪的人家就请老道士查看究竟。老道士说,这是被鬼捉去了,他来斩杀鬼魂。老道士手拿桃木剑,在院子里快步行走,人们听到了鬼魂被桃木剑刺穿的吱吱声,然后,老道士把桃木剑刺入水中,水立即变成了鲜血。”

  瞎子惊讶不已:“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把鬼杀死了?”

  我笑着说:“这套捉鬼的把戏,我也会玩,有什么稀奇的?”

  老道看着我,笑着说:“这台鬼把戏,你们江相派最拿手了。”

  瞎子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先听道长说,这种鬼把戏,我以后再告诉你。”

  瞎子的执拗劲又上来了,他问道:“现在说不行?”

  老道没有接过瞎子的话,他继续说:“说来也奇怪,老道士杀了鬼之后,村子里能安静一些时日。人们就觉得老道会捉鬼,就把家里的好东西献给老道。可是,过上一段时日,鬼又把漂亮女人捉走了,人们又去请老道士。”

  瞎子插嘴说:“这真是奇了怪了,真么多的鬼,专捉女人?”叉冬宏扛。

  我说:“哪里有鬼啊,这是老道士设局骗人的。”

  老道说:“还是呆狗聪明,确实是这两个道士设的局。”

  豹子听到老道夸我,乐得满脸是牙,他说:“呆狗经过这些年历练,已经成江湖通了。后生晚辈,还没有能超过他的。”

  老道看着我,问道:“呆狗说说,这个局是怎么设的?”

  我说:“很简单。这一老一少两个道士都是淫贼,他们提前查看山下的村子里,谁家有漂亮女人,夜晚,小道士就带着迷魂香之类的东西下山,把迷烟吹进房间里,女人就昏迷了,小道士背着女人回到山上。村子里丢了人,遍寻不着,就向道观求助。老道士就说,是鬼抓走了,你们不要再找了,我替你们捉鬼。老道士拿着桃木剑下山,桃木剑提前在药水里泡过,但没人知道。老道士在院子里走一圈,嘴里发出鬼的叫声,然后把桃木剑插入清水里,药水遇水,变成红色。村子里以为将鬼杀死了,再没人去寻找丢失的女人。而村子里恰好此时再无人丢失,所以,老道的法术就越传越神,人人都以为他会捉鬼。等到这个坏女人被这两个淫贼玩腻了,就杀死,然后到山下重新捉一个女人。”

  老道说:“呆狗说得完全正确,当时的情形确实是这样的。我用了半年时间,探明这个情况,就上山杀了这一对淫贼,自己占了道观,做了道士。后院有一个花园,种植海棠花,海棠花开得特别艳丽。我挖开海棠花,看到那下面全是一具具女人的骷髅骨,有的没有穿衣服,有的还穿着衣服,有的衣服沤烂了,有的衣服还完整。女人的辫子一捧一捧的,多少年过去了,都还没有沤烂。”

  我听得打了一个哆嗦,一股寒气从脚底升到了头顶。

  老道张嘴想要继续说,突然看到前面走来了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