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29章:问啥就说啥

第329章:问啥就说啥

  我走出房间,看到黑夜如海,漫漫无边;星辰满天,像宝石一样在大海深处竞相闪烁;遥远的天边,挂着一牙残月,像航行在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一道银河,从头顶上横跨而过,就像雨后的彩虹桥,桥面上缀满了繁密而闪烁不定的星星。

  身边一片寂静,连一片风吹落叶的声音也听不到,世界陷入了沉沉的睡梦中。

  突然,我眼前一亮,我想起了白头翁说过的那种药的名字,那种药的俗名叫做迷睡药,学名叫做阿米妥钠。白头翁说,当一个人吃了这种药之后,就不受自己控制了,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让他脱衣服,他就脱衣服;让他把钱掏出来,他就会把钱掏出来。

  我跑进房间,把这种药的名字告诉了大少爷。

  天亮后,我雇了一辆轿子,假扮成有钱人,来到了西安最大的一家药店里。那家经营中西药材的药店,位于西安市中心的钟楼旁边。

  我说,我要买迷睡药,也就是阿米妥钠。

  药店的伙计用疑惑的眼睛把我看了又看,然后问我要这种药干什么。

  我说:“我最近做事情总是丢三落四,想喝点这种药。”

  药店伙计说:“这种药不是口服的,而是注射的,你不是医生,不能卖给你。”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前我只是听说过有这种药,但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用法。

  我看着药店伙计警戒的眼神,用哀求的口吻说:“我是医生,你就卖给一点吧。”

  药店伙计说:“你连这种药怎么用都不知道,怎么会是医生?快走,快走。”

  没有办法,我只好离开了。

  回到军营里,我找到大少爷,说了药店伙计不卖给我迷睡药的事情。

  大少爷说:“这种事情,必须部队出面,只要旅长说需要迷睡药,他就必须给。”

  大少爷找到络腮胡子,胡腮胡子派了两名腰间挂着盒子枪的士兵,跟在一名军医的后面,他们果然很顺利地要到了迷睡药。迷睡药装在玻璃小瓶里,发着淡淡的蓝色。

  我们站在关押着日本人的窗外,看到日本人坐在床边,满脸都是凶悍之气,他望着窗外的我们,眼睛像刀片一样犀利。军医手持针管,示意让两个士兵走进去,压住日本人,强行给他注射迷睡药。

  我摇摇手,轻声说:“这样不行的。”

  军医满眼疑惑地望着我。

  我说:“你看看这个日本人的样子,跟个硬起来的锤子一样,你要是强行给他打针,他就会怀疑的,就会寻死觅活的。要是他在墙上碰死了,那就不好办了。”

  军医问:“那怎么办?”

  我说:“这还不好办?我略施小计,他就会乖乖听我们的话,让给他打针。”

  早饭时间到了,我走进了厨房里。

  那时候,西北人一天只吃两顿饭,他们叫做早上饭和晌午饭。早上饭是在早晨十点左右吃的,晌午饭是在下午两点左右吃的。到了晚上,一般都不会吃东西。即使吃东西,也不会烧火做饭,西北人的主食是馒头,副食离不开辣椒,晚上吃冷馍夹辣椒,就是最好的晚餐了。

  厨房里,厨师正在清洗肠衣。肠衣就是猪大肠,猪大肠里裹满了猪大便,把猪大便挤出来,放在清水中洗干净,切开剁节,然后和针金菇、黄花菜、粉丝、切碎的烧饼馍在一起煮熟,这就是西安的特产葫芦头泡馍。

  我问厨师:“哪个是日本人的饭碗?”

  厨师指着锅台上的一个老碗说:“今个早晨吃的是烩菜,这狗日的饭量大得很,每顿都要吃这两大老碗。”

  我在炉膛前找到一根木片,挑了一坨猪屎,放在日本人的老碗里。厨师看到我这样做,笑嘻嘻地问我:“你这是干什么?”

  我说:“狗日的饭量这么大,让狗日的吃点猪屎,饭量就小了。”

  厨师笑着说:“我每顿都给挨球的碗里吐一口唾沫,唾沫夹猪屎,让挨球的美美地咥,看能咥几碗?”

  我也笑着说:“狗日的打咱的人,还吃咱的饭,这顿让他吃猪屎,下次就让吃人屎。”

  厨师眉飞色舞,端着那个老碗走进了关押日本人的房间里,把老碗放在了床边,然后走出来。

  我们隔着窗户向里面望去,看到日本人端起老碗,仰着脖子,呼噜呼噜把一碗烩菜倒进了肚子里。我和厨师赶紧跑到墙角,哈哈大笑,最后笑得喘不上气来。

  太阳升到头顶上的时候,我听到日本人拼命敲打着门扇,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日语,语气很急切。大少爷说,这狗日的要上茅房哩。

  看守的士兵带着他去了茅房,我看到他捂着肚子,脸上的神情痛苦不堪,五官可笑地凑在了一起。过了一会儿,他从茅房里走出来,五官舒展开来了。

  可是,回到房间里没有多长时间,日本人又开始拼命地敲打门扇。听到啪啪的干燥的敲门声,我心花怒放,我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

  吃了猪屎的日本人,开始拉肚子了。

  上了三趟茅房后,大少爷带着军医走进了关押那名日本人的房间,大少爷用日语说,这是痢疾,严重的话,就会要人命的,现在必须给他打一针。

  日本人欣欣然地卷起手臂上的衣袖,兴高采烈地看着针管里的淡蓝色迷睡药注入了他的身体里。

  时间不长,日本人就昏昏欲睡,他用手指扳开眼皮,不想让自己睡过去,可是,他的身体却还在东倒西歪。

  我和大少爷看到药效起了作用,就走了进去,络腮胡子和一个年轻的军官,跟在我们后面。那个年轻军官手中拿着纸笔。

  日本人看到我们,想要从床边站起来,可是终于没有站起来,我看到他望着我们的眼神绵软无力,眼珠在眼眶里上下乱窜,他的脸上是一副即将要睡过去或者还没有睡醒的神情。

  大少爷对着日本人问:“你从哪里来的?”

  日本人指了指东边,意思是说他是从东边的日本来的。

  大少爷又问:“你家在哪里?”

  日本人说:“北海道。”

  大少爷故意说:“北海道到了冬天,天气热得很。”

  日本人急急忙忙摇摇头,他说:“我们北海道冬天冷死了,地上全是冰。”

  大少爷满意地点点头。

  大少爷转过头来,看着我们,我看到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火花,络腮胡子听不懂日语,但是他看到大少爷得表情,也满意地点点头。

  当时,这种神奇的药物让我感到很惊讶,我不敢相信,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药物,白头翁向我说起的时候,我一直抱着怀疑态度,现在终于眼见为实了。后来,我有机会接触到了一名西药的药剂师,向他询问阿米妥钠,他说,阿米妥钠一般是药片状,放入20毫升的水中融化,注入身体里,用于镇静、健忘和测谎。也有放在针剂中的,但是极为昂贵,也极为稀少。

  那名年轻的军官走到了日本人的身后,悄悄地从口袋里拿出了纸笔,日本人靠在墙壁上,竭力不让自己睡过去,眼皮上下扑腾,像鸡沟子闪电一样。小时候我观察过母鸡,看到母鸡站立的时候,肛门总是在飞快地抖动,所以,关中人形容什么东西快的时候,就说“像鸡沟子闪电”。沟子是关中方言,意思就是屁股。

  大少爷用轻柔的声音问道:“你家在北海道,为啥跑到西安来了?”

  日本人无精打采地说:“我们是来偷情报的。”

  大少爷问:“你们来了几个人?”

  日本人说:“来了五个。”

  大少爷故意说道:“你在骗我,我只看到你一个人,另外四个人肯定没有来。”

  日本人脸上一副被愿望的委屈神情,他说:“是五个,是五个,包括我在内,是五个。”

  我看到记录的那名年轻军官,偷偷地笑了。

  大少爷又问道:“他们四个在哪里?”

  日本人说:“在鼓楼旁的广济街。”

  大少爷用探询的眼光望着我,我点点头。那天晚上,我们在城墙上所看到发报机的灯光,就是在鼓楼旁的广济街。然而,广济街的日本人发觉了我们用停电的方式寻找他们,他们已经搬走了。

  我对大少爷说:“这个日本人说的是真的。发报机就是在广济街,但是那几个日本人搬走了,他们让章鱼通知这个住在吉祥村的日本人也搬走。但是章鱼没有来得及通知,就被我们抓住了,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日本人。”

  大少爷转过头,望着日本人,继续说:“你骗我,他们早就从广济街搬走了。”

  日本人强打精神喊道:“我没有骗你,我没有骗你。”他脖子上的青筋根根凸起,脸色涨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