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20章:三师叔出现

第320章:三师叔出现

  我拉着神行太保,走在漆黑的大街上,远处跑过了什么动物,窸窸窣窣碰撞荒草的声音渐离渐远,树上有几只鸟受到惊吓,他们惶恐的叫声和扇动翅膀的声音落了一地。

  我一只手拿着神行太保的断指,一只手拉着神行太保的衣袖,一路走得非常匆忙。我只知道要赶快找医院,可是在这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哪里才能找到医院。我茫无目的地穿过了两条街巷,突然看到暗淡的天色中,远处出现了十字架的影子,我突然明白那是教堂医院,就赶紧拉着他跑过去。

  我拍打着教堂又高又窄的院门,里面出来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我说了神行太保的伤势,那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说,因为骨头断裂,断指无法再续,但这种情况必须打针,防止伤口感染。

  神行太保住在了教堂里。

  安顿好神行太保后,我才看到这座教堂似曾相识,原来菩提也住在这里。这个地方,现在叫做红会医院,是西安非常有名的一座医院,而这座医院最出名的,就是骨科。整个陕西人,只要说看骨科,就说去红会医院。

  天亮后,我见到了菩提。

  菩提的伤势早就好了,但是他还是要住在这里,他说住在这里会让人心境安宁,而且,他已经信奉了天主教。

  在江湖上奔波了大半生的菩提,如同丧家之犬,如同过街之鼠,他总是感到恐慌不安,总是感到心神不宁,他遭受人们的冷眼、唾骂、鄙夷、诅咒、殴打,他从身体到心灵都伤痕累累,而自从来到教会医院后,他耳边充斥的是诵经声和祷告声,眼中看到的是平和微笑的面容,菩提第一次感到终于有人把他当人看待,第一次感到他可以与人的眼光对视,第一次看到人们的眼中还可以有善良、温柔、平静、恬淡的神情。菩提说他在教会医院里,才可以活得像个人样。

  菩提要住在教会医院里,教会医院也没有撵菩提。菩提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在教会医院门口那座巨大的十字架下晒太阳。他在融融的阳光中清点自己的往事和心思,常常想着想着,就会毛骨悚然,大喊一声,他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简直就不是个人样。

  十字架下还有一个算命的老头,老头留着倔强的山羊胡子,瘦长脸,瘦长个,每当有人来算命的时候,老头就装模作样地摸着来人的手掌,说一些不着边际的云里雾里的话;而没有人算命的时候,老头就从口袋里掏出炒豌豆,一把一把地塞进嘴巴里,两个腮帮子像秋天田野里偷食的田鼠一样快速而饱满地抖动着。

  菩提每天的生活是晒太阳,老头每天的生活是吃豌豆。

  突然有一天,街道口来了一个人,他用江湖黑话和老头交谈,菩提眯缝着眼睛,静静地听着他们在说什么。突然,他听到他们在说呆狗的名字。

  我急切地问菩提:“来人长什么样子?”

  菩提说:“年龄四十多岁,身材修长,动作潇洒,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我问:“是不是探花郎?”

  菩提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探花郎?”

  十字架下算命的老头是江相派,而街道口走来的这个人不和菩提交谈,只和算命的老头交谈,那么显然他也是江相派的。他是江相派,又在打听呆狗,而且长得英俊潇洒,年龄四十多岁,那么不是三师叔还能是谁?

  三师叔在江相派中排行老三,人称探花郎。

  菩提说:“我听见算命老头称呼这个中年男人探花郎,他的年龄比这个中年男人大得多,但是神情非常恭敬。探花郎临走的时候说,如果算命老头见到呆狗,就让去南门外的白起庙找他。”

  三师叔来这里了,我激动得身体微微颤抖,我哆嗦着声音问道:“探花郎和谁在一起?是他一个人吗?”

  菩提说:“是的,他只有一个人。”

  豹子呢?燕子呢?还有白头翁呢?赛哥呢?他们在哪里?三师叔来到了西安找我,是三师叔一个人从山西来到这里?还是他们都来到了这里,分头在寻找我?

  窗外刮起了狂风,树枝碰撞得嘎嘎作响,尘土漫天飞舞,刚才还是阳光明媚,突然间就变得飞沙走石。我想着那个算命的老头可能今天不会摆摊了,又想着从他口中也打听不到更多的消息,就准备去南门外的白起庙去找三师叔。

  我把身上的所有钱都掏出来,留给了神行太保。神行太保自从来到西安后,全身心地投入了赌博中,现在他断指明志,不再赌博,我相信他再也不会赌博了。他不赌博,就没有了生活来源;而他赌博,更没有生活来源。无论他赌博不赌博,他在西安城里都没法生活,而现在又砍断了自己的手指,我一定要帮他。

  我没有留给菩提一分钱,因为菩提有手艺在身;就算他不再使用自己的手艺,他生活在教会医院里,有吃有喝,也会活得很滋润。

  风声过后,窗外落起了细雨。我一头冲进雨雾里,身后传来了菩提和神行太保的叫声:“雨停了再走。”

  我头也不回地喊:“等不及了。”别说天上下雨,即使天上下刀子,我也要举着锅盖去找三师叔。

  西安南门外是一片低矮的房屋,那时候的西安指的是城墙之内,而城墙之外就是农村了。我在这片低矮的房屋间转悠着,寻找着庙宇,却没有发现一座庙宇。此前,我住过和尚庙、尼姑庵、铁炉庙、岳王庙、关公庙、土地庙……但从来不知道世间还有白起庙。

  雨停了,太阳从云层中露出来,天边出现了一道彩虹,一群孩子从房间里跑出来,对着彩虹又唱又跳。我双脚泥泞地站在一块石头上,心中充满了焦虑和忧伤。

  身后传来了踢踢啪啪的声音,回头望去,看到一个老人从一家茅草房里走出来,他肩膀上扛着粪铲,肩膀后背着粪筐,距离很远,就能够闻到一股浓郁的牲口粪便的气味。

  我迎上去,问拾粪老汉:“老伯,白起庙在哪里?”

  拾粪老汉说:“这里怎么会有白起庙?”

  我继续问:“那哪里有白起庙?”

  拾粪老汉指着远处的彩虹说:“彩虹下的那座山,看到没有?”

  我点点头,那座山碧绿如洗,青翠欲滴。

  拾粪老汉说:“白起庙在那座山上。”

  我不甘心,又问:“南门外的白起庙,是不是就是指远处山上那座庙?”

  拾粪老汉说:“是的哩。”

  我向拾粪老汉道了一声谢,就向远处的山峰走去。我一路上走得心急火燎,道路湿滑,我一路上摔了很多次。

  走到山顶,果然看到有一座庙宇。庙宇破败不堪,显然很久都没有香火了。庙宇里有一座塑像,身躯巨大,圆睁双眼,手持大刀,威风凛凛,这个人可能就是战国名将白起吧。

  白起是战国时期秦国的名将,没有他,就没有秦国后来的一统天下。但是,白起却不是这个样子的。战国时期赵国大臣蔺相如见过白起,他对人说:“我总以为战功赫赫的白起是个身躯高大的男子,谁知道却长得像个女人一样,说话细声细气,动作女里女气。谁能想到?白起居然是这幅模样?”

  史书中记载:“白起状如女人。”而白起庙把白起塑成了这幅模样,实在是贻笑大方。

  我围绕着白起塑像转悠,突然听到庙宇外传来了说话声。我藏在白起塑像后,向外观望,看到庙宇外走来了三个人。一个是要和我比武,被我偷走了祖传宝刀的黑脸汉子;一个是和我比武,被神行太保拿着棍棒痛殴的西装;还有一个矮个子说话生硬,每一个字都像石块一样从嘴巴里蹦出来,此前那个在赤峰监狱中教我开锁的老同也是这样说话的,莫非这个矮个子和老同一样,都是日本特务?

  我来到白起庙找三师叔,没有找到三师叔,却遇到了这三个人。

  莫非三师叔遇到了不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