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68页:逃离大同城

第268页:逃离大同城

  我心花怒放。人生的痛苦有很多种,而最痛苦的一种是生不如死。白头翁这老汉实在是条诡计多端的老狐狸,他用食物相克的方法,让老鬼子变成了瘫子。瘫子不但行动不自由,而且连正常的思维也没有。这种人,真的生不如死。

  我和赛哥决定去那条巷子里寻找白头翁,然后和白头翁一起把那张重要的日军部署地图交给北山的豹子他们。

  我们走到了楼下,还没有走几步,突然看到远处开来了几卡车鬼子。我们躲无可躲,只好又躲进了房屋里。

  那群鬼子闹嚷嚷地从我们眼前经过了,也经过了四害的尸体旁。可是,卡车连停下来都没有,就直接开过来了。可怜的四害,给日本人卖命,而自己死了,日本人都不愿意多瞅一眼。汉奸是那个年代最可悲的一群人,日本人瞧不起他,抗日的人想干掉他,而他每天日子都过不安宁。所以,做人千万别做汉奸。

  卡车经过后,我们继续向前走,然而,大街上已经有了很多鬼子和警察,他们一看到行人,就拦住盘问。万般无赖下,我和赛哥躲进了一间坍塌的房屋里。

  我们在那间房屋里一直等到了天黑,才溜出来。一直到半夜时分,我们才来到冬梅所在的那条巷子里。

  我们藏身在巷子口,看到远处有人影在晃动,他们背上还背着枪支,那一定是鬼子或者警察。

  我们找到了冬梅和当归所在的那座院子里,却发现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我来到地下室,看到地下室也空空如也。

  冬梅和当归他们去了哪里?

  我知道他们带着当归,一定走不远。而日本人全城大搜捕,他们又不能不走。但是,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一点也不知道。

  冬梅和当归不见了,白头翁也不见了。白头翁不见了,那张地图也跟着不见了。

  我对赛哥说:“看来,白天日本人搜查过了这里,这里暂时比较安全,你躲在这里,我杀一个回马枪,去妓院看看。”

  赛哥说:“妓院很不安全的。”

  我说:“这叫灯下黑,日本人想着我们今天在妓院逃走了,不会再去妓院,但是我偏偏会去妓院,说不定妓院里有包头翁留下的线索。”

  赛哥说:“我们一起去。”

  我说:“你不能去,我练过飞檐走壁,爬树上墙,如履平地。如果你去了,我就会被捆住手脚。”

  赛哥说:“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

  我悄悄来到妓院,沿着大树爬上了妓院的屋顶,又顺着天窗钻进了妓院的房间。我顺着大梁行走,看到了一间间房屋里的流光溢彩。

  这里依然喧声笑语,这里依然莺歌燕舞,这里依然醉生梦死。今天,这里的总后台四害刚刚死了,而在这里看到不到任何悲伤的痕迹,妓女们依旧在呢喃私语,依然在扭捏做作,依然在打情骂俏。

  四害就这样死了,人们很快就忘记了他。日本人忘了他,妓院里也忘了他。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你的戏演完了,你就下场,把舞台留给下一拨人。你下场后,没有人会再记得你,人们的兴趣转向了下一场戏。

  我从四害的身上体会到:人要珍惜自己,你死了就死了,没有人会再记得你,在意你。所谓的“永远活在人民心中”,是一种自欺欺人的鬼话,就连说这句话的人,都不会相信。

  我来到白头翁和四害房门前的那棵树上,观察了很久,确定没人盯梢后,我瞧瞧溜下去,推开了房门。

  房门里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肯定是日本人和警察翻检的。我在房间里看不到任何白头翁留下的痕迹,就准备走出去。

  我刚刚走到房门口,突然看到地上放着一张纸,捡起来,借助着月光,我看到上面写着一些中药的名字:“北沙参、山豆根、石上枯、百会穴。”

  我看到这是白头翁的字迹。整个房间已经被翻了一个过,而这张纸条却留在了门后,这不合常规。一定是日本人走后,白头翁又来了一次这间房屋,留下了这张纸条。白头翁会易容术,他要改变自己的容貌,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我把这张纸装在口袋里,爬上树,走出了妓院。

  找到赛哥,我把这张纸交给了赛哥。可是,赛哥拿着这张纸,颠来倒去念着,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白头翁留下这张纸,一定是有深意的。

  我们揣摩着,想着,突然,我头脑中电光火石地一闪,我看懂了。

  北沙参、山豆根都取第一个字,是北山;石上枯、百会穴都取第二个字,是上会,连在一起,就是北山上会。

  那么就是说,白头翁已经离开了大同,去往北山。他没有任何生命危险。而北山,是豹子他们所在地方。白头翁去把情报送给豹子了。

  破译出了白头翁的纸条后,我们连夜晚就赶往城门口。

  可是,城门关闭。

  城门口点着两盏大灯笼,城墙上有日本人在巡逻站岗。因为军用地图被盗走,日本人开始了全城大搜索,并且加强了警备。

  夜晚,我们不能出城门,就只能等着天亮。天亮后,再找机会出去。

  以前,因为城里没有出事,凡是出城的人,都不会被搜查,只有进城的人才会被搜查,因为担心会有游击队混进来。而昨天,因为地图被盗,每一个人出城的人都会被搜查。

  不但如此,城门口还张贴着白头翁、赛哥和我的画像。可见,四害临死前认出了我,他总算可以瞑目了。

  过去的人没有照相机,他们想要画出一个人的相貌,用的是画影图形的方式。依靠熟悉人的回忆,把这个人的容貌画出来,然后张贴出去,用意悬赏通缉。当年的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就被把图像贴在了城门口,还有悬赏捉拿的榜文。他一个大老粗,不识字,居然夹在一群人中听人家念榜文的内容。连鲁智深这样的人都被悬赏捉拿过,所以,被悬赏捉拿的,并不一定就都是坏人。

  白头翁现在肯定已经溜出去了,他老人家的易容术很厉害,而我和赛哥都不会易容术,不敢硬生生走过去,只好想别的法子。

  远处走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上装满了柴禾,赶车人是一个又高又瘦的人,戴着草帽,帽子压在了眉骨上,看起来好像垂头丧气的样子。

  我们看着城门,一筹莫展,不知道改怎么办。突然,马车走过了什么身边,一个声音喊道:“你们两个臭小子,快点上车。”

  我惊讶地回过头去,突然看到赶车的人是三师叔。

  我跑过去,抱住三师叔,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让我找得好苦啊。”我刚刚说完,眼泪就流下来。

  三师叔说:“什么都甭说,赶快上车。”

  三师叔把车上的柴禾解下来,车厢里有一个箱子,我和赛哥睡进了箱子里,三师叔盖上木盖,然后把柴禾堆上去。

  我们一直等到远处走来了一队马车,这才赶着我们的马车离开。

  三师叔走到城门边,我听见他和看守城门的警察打着招呼,警察问:“车上装的是什么?”

  三师叔说:“到城外烧木炭。”

  警察要搜查,三师叔说:“等我把柴禾都卸下来,你们慢慢搜查。”

  三师叔刚刚说完,后面就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快点,快点,黄老爷今天娶亲,耽搁了良辰吉日,谁能担当得起?”

  警察队三师叔说:“算了,算了,快走,快走。”

  三师叔赶着马车,带着我们离开了大同。

  我们走出没有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叫声:“前面的马车等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