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63章:愚蠢的梨花

第263章:愚蠢的梨花

  梨花来到了房屋里,遇到了少年。

  梨花能够认出来少年,但是少年已经认不出梨花了。当初的少年是一个农家少年,现在的少年还是一个农家少年;当初的梨花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农家少女,现在的梨花是一个阅人无数的风尘女子。

  梨花看到少年,就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我爹呢?”

  少年看看梨花,满脸疑惑。

  我从另一间房屋里走出来,梨花看到我,突然满脸恐惧,想要多夺路而走。我上前抱住她,她骂道:“你这个杀人凶手,不要脸的汉奸,快点放开我。”

  我问:“谁是杀人凶手?谁是汉奸?”

  梨花说:“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知道,这个愚蠢的妓女,已经被刁钻狡猾的保长洗脑了。洗脑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事情,它会把黑的洗成白色,把仇恨洗成恩情,把邪恶洗成正义。

  我放开了梨花,站在门口,防止她会突然逃走。我对少年说:“这是梨花,你们村的梨花。”

  少年看着梨花,长大了嘴巴。他说:“梨花姐,你真是我梨花姐,我三伯家的梨花姐?哦,是的,你就是梨花姐。”

  梨花说:“你是八娃,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爹呢?”

  少年说:“我三伯被日本人炸死了。”

  梨花说:“胡说,明明我爹在日本人的兵营里,今天放出来了。怎么会被日本人炸死了?”

  少年说:“我三伯都死了恁多久了。你还不知道?”

  梨花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少年接着说:“没见到你好几年了,你这几年在大同?”

  梨花点点头,脸上一片绯红,她也知道当妓女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少年说:“那天下午,你一走,村里人就说你上当了。”

  梨花问:“我上什么当了?”

  少年说:“保长坏透了,他和外面的人合起来,倒卖人口呢。”

  梨花说:“这都是村子里的人瞎说呢。”

  少年说:“我三伯又不是送信的,保长为什么要让我三伯那天去县城送信?保长把我三伯支走了后,又给你说我三伯路上出了车祸,把你骗出去。你走了后时间不久,我三伯就回来了,他身体好好的,没有出车祸。”

  梨花问:“真的没有出车祸?”

  少年说:“真的没有。我三伯回来后,就找你,到处找不到你,后来,有个放羊娃说在路上看到你上了一辆马车,我三伯带人顺着马车的车辙向前追,追到了一座集市上,集市上人很多,车也多,我三伯追丢了,只好回到家等你,等了一天有一天,一年又一年,都没有等到你回来。村里人都说这是保长设的局,把你给卖了。”

  梨花说:“不是的,不是的。保长让我爹送信是真的,但是说我爹出车祸的,不是保长,是黑炭。”

  少年说:“保长当然不会再出面了,保长再要出面,目标就太明显了。说我三伯出车祸的,是黑炭,但是你知道黑炭是什么人?”

  梨花问:“是什么人?”

  少年说:“是保长的狗腿子。”

  梨花问:“黑炭现在在哪里?”

  少年说:“被保长杀了。”

  梨花问:“怎么会被保长杀了?”

  少年说:“前年,四怪娶媳妇,黑炭喝醉了,保长呵斥他,他就骂保长是人贩子,说保长把村子里好几个女娃都贩卖给城里当妓女。保长弄得很难堪,但是,那天晚上坐席的人没有人敢站出来,大家都装着没听见。过了几天,黑炭在自己家里上吊自杀了。”

  梨花说:“你怎么把保长说得这么坏。”

  少年说:“保长就是一个心肠歹徒的人。保长让我三伯到县上送信,把我三伯支走,然后让黑炭给你送信,路上人贩子抢走了你。黑炭喝醉酒说露了嘴,保长就上门杀了他,把他吊在房梁上,装着是黑炭自杀了。”

  梨花不说话了,她若有所思。

  少年接着说:“日本人打来了,保长就带着我们逃难,一路逃向南边,当时,保长一再说他不知道去哪里,其实他早就打定主意,要把我们带到大同。因为大同这里有他的人贩子同伙。我们刚刚到了大同,睡在一座大院子里,有一天,突然来了很多人,要让我们跟着走,说给我们找吃饭的地方,没想到,吃饭的地方就是黑煤窑。这都是保长干的好事。”

  梨花问:;“你怎么知道是保长干的?”

  少年说:“那天,我三伯出去了,我也出去了。我回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空荡荡的,正好奇的时候,就看到保长带着两个人过来了。保长看到我,就说,这里还有一个。那两个人用绳子版主绑着我,把我拉到黑煤窑里。在黑煤窑,我才看到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在这里。”

  梨花问:“他们现在呢?都出来了?”

  少年说:“他们都死了,只剩下我柱子叔和坎子叔,也离死不远了。我们在那里吃不饱,每天干不完的活,两头见星星。我们点着煤油灯,弓着腰挖煤,挖着挖着,上面就掉下来一块,把人砸死了。死的人太多了,每隔几天就有人死。”

  梨花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少年说:“我有一句假话,我就不是我爹的种。”

  梨花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梨花问:“我爹怎么死的?”

  房间外想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说:“我亲眼看到你爹怎么死的。”

  我们一起转过头去,看到走进来的是白头翁。白头翁给老鬼子开具了一张毒药的药方后,看到没有人跟踪,就绕道来了我们这里。

  白头翁救治过梨花,梨花对白头翁很有感情,他一见到白头翁,就冲上去,拉着他的手,一连声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多天都没有看到你,很担心你的安全。”

  白头翁说:“我一切都很安全,倒是你很不安全。”

  梨花放开了白头翁的手臂,望着他。

  白头翁说:“你爹确实已经死了。”

  梨花问:“保长说我爹因为给山上的游击队送信,被日本人活捉了,他正在想办法救我爹。你们说我爹被日本人炸死了,我到底该相信谁的?”

  白头翁说:“你爹被保长骗到了大同,那天因为出外,才没有被保长卖到黑煤窑。你爹回到院子里,看到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大同到处找他们。找到了粉巷,看到了你,就上前相认,结果被打手一顿暴打。对亏柴胡和呆狗路过,救了你爹。你爹放心不下你,当天夜晚就要去看你,呆狗看到你爹受伤,就让你爹好好休息,他自己去查看。”

  我看到梨花那种美丽而愚蠢的脸上有了恻然的表情,就接着说:“我上了二楼,看到他们在毒打你,把猫放在你的裤管里,抽打猫。”

  梨花突然满脸恐怖,他捂着脸,蹲了下去,哭声从指缝间露了出来。

  我们都静静地看着梨花,等到梨花平定下来,我接着说:“柴胡想要把你赎出来,可是遇到了四害,四害估计捣乱,让柴胡没法把你赎出来。柴胡和四害约定在树林中一决雌雄,双方就要开打的时候,日本人的飞机飞过来,炸死了很多人,包括你爹。我此前给你说过的。”

  梨花的眼泪流下来,他说:“可是,可是保长说我爹是被日本人抓走了。”

  白头翁说:“如果真的像保长说的那样,你爹给山上的游击队送信,纵然有十个保长,也把你爹保不出来。保长,不过就是日本人喂养的一条狗。”

  我问:“那天,我们看公捕公判大会,我遇到了保长,你走开了,怎么以后又遇到保长了?”

  梨花说:“第二天,我又在大街上遇到了保长,保长还认识我,他请我吃饭,然后把我带到了他家。他说那天不应该派我爹去送信,让人贩子钻了空子,他为此痛苦了好几年。我问他为什么会来大同,他说他带着我爹一起逃难,来到了大同,他们都是替山上的游击队做事,我爹被日本人抓住了,他正在设法营救,他的身份是维持会会长,连日本人也在听他的,他会把我爹救出来的。”

  我问:“你就相信了?”

  梨花说:“我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

  我心想,这些做妓女的女人,真是蠢到家了。保长的话这么大的漏洞,她居然也能相信。

  我说:“保长是给日本人做事的,日本人来之前,保长和人贩子勾结在一起,把你们那里的姑娘贩卖到这里;日本人来了后,保长又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残杀抗日志士,这个人坏透了,他不但害了你,还害了你爹。这个人不但坏透了,而且巧舌如簧,很容易骗取人的相信。”

  梨花不再说话,低着头,脸露愧恨之色。

  我说:“我代表抗日锄奸团,分配给你一个任务,干掉保长。如果你没有干掉保长,以汉奸论处。”我知道这种傻女人,只能连哄带吓,逼他就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