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20章:女人的战争

第220章:女人的战争

  冬梅看着我,双眼圆睁,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和悔恨。我知道,她一定是听信了我的话,以为我和这两个老渣是一伙的。

  江湖老渣,是最没有人性的一群人。江湖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信条,这些信条中有一个相同的条款,这就是不伤害人性命。算命算卦,只要钱,不要命;小偷窃贼,只要钱,不要命;走方郎中,只要钱,不要命,他不会把毒药当成良药卖给病人,即使病人吃药死了,也是病情不好……然而,只有江湖老渣,要么要钱,要么要命。现在的说法,叫撕票。

  见了老渣,我绝不留情。

  我听高汉子兴致勃勃地介绍他怎么诱拐冬梅,就问道:“你认识呆狗?”

  高个子说:“我不认识什么呆狗呆猫,但当时我听得出来,呆狗是她的情郎,我就说,我知道呆狗在什么地方,你跟着我走就行了。呆狗在大同一家工厂做工,他们工厂大量需要女工,你去了,就能和呆狗一起做工。这个女人听了我的话,很高兴,就跟着我们走了。走到一片树林子里,我们就把她捆绑好了,找到经常送货的马车,这就拉给四害。像这样一个女人,能卖不少钱呢。这真是无本万利的好生意。”

  高个子在眉飞色舞地介绍他们怎么诱骗冬梅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脖子,寻找着合适的机会下手。我要能够保证第一拳把高个子击倒,然后再扑向矮个子,也要保证能够一拳击倒矮个子。

  矮个子和高个子相隔十几步远。

  高个子看到我盯着他看,还以为我听得很入神,他越发卖力地说:“这个女人是个雏儿,把她交给皇军,能卖个好价钱。”

  我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杀气,我不敢再看他,担心眼神泄露了我的心思。我故意问:“你怎么知道她是雏儿?”

  高个子淫笑着说:“我手伸进去了,紧得夹手,保证是原装货,还没有拆封。你……”

  高个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倒了下去,我挥出的拳头准确地击打在他的脖子上,我握紧的拳头能够感受到他的喉结突然陷了下去。

  高个子倒在地上,我连他看也没看,我知道他即使不死,也离死不远了。

  我扭住身,扑向矮个子。矮个子尽管头脑不灵醒,但是也知道在危险来临的时候,下意识地奔跑。

  矮个子跑在前面,我追在后面,路边是刚刚爬起来的目瞪口呆的车夫。矮个子两条短腿跑得飞快,我和他的距离愈来愈远。这时候,想要去取枪,已经来不及了。

  我看着矮个子像肉球一样的身体渐离渐远,心中暗暗叫苦。如果矮个子跑进城中,告诉了四害今天发生的一切,四害一定会告诉他干爹日本人,日本人肯定会来搜山的。

  日本人来搜山,就会给我们带来不利。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树上射出了一支利箭,插进了矮个子的背上。矮个子一头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我抬起头,寻找藏在树上的弓箭手,只看到一片密密的树叶,看不到人影。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鞭响,我回头看去,看到车夫赶着马车,向来路上狂奔。

  我顾不得继续寻找树上的弓箭手,撒开脚丫去追赶马车,马车上还有被捆绑的冬梅。

  车夫看到我先是一拳击倒了他,后来又看到我一拳击倒了高个子,车夫吓坏了,他把我当成了武林高手。其实,我想武林高手和人比武,前面的都是花架子,只有最后直接击倒对方或者置对方于死地的那一下,才是最要紧的。而我和人打架,根本就不需要那些花架子,一下子就奔最紧要的去了,打对方一个猝不及防。而正是这一个猝不及防,让车夫把我当成了武林高手。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车夫和高个子有了防备,我肯定不会一击得手的。

  两个人对打,关键是看谁先出手,谁先出手,谁就占据了主动。当然,这一出手,就要让对方失去了还击的能力。

  抢先下手,下重手,你就赢了。

  比如说拳击,拳击的拳法只有三种,直拳、摆拳、勾拳,但是每一种拳法都是杀招,都是把全身力量集中在了一个点上,打出去的劲道肯定很大。而武术中的这一招,那一招,无法充分而全部调动全身的力量,显然没有拳击的摧毁力更大。

  李幺傻练过武术,也练过拳击,还练过泰拳,综合这三种拳法,得出一个结论:稳、准、狠,才能取胜。

  拳击中的拳法仅有三种,但是每一种在打出后,都有一个拧腰的动作。拧腰的动作很重要。如果你不拧腰,你打出的拳,力量仅仅为拳头的力量;你如果拧腰了,全身的力量都会集中在拳头上。还有一点,要转拳,拳头不能平平地伸出去,而要扭动手臂,这样打出的拳,力量增大很多。

  要打架,不需要学那么多招,只需要练好这三种拳法,和三种腿法就行了。这三种拳法就是上面说过的直拳、摆拳、勾拳。腿法是侧踢、侧踹、正蹬。至于其余的什么旋风脚、连环腿、旋子……李幺傻觉得只是好看,观赏性强,真正对打起来一点也不实用。

  那天,我在后面狂追,车夫在前面狂逃,我们转过了一道弯,马车突然侧翻了。车夫跑得太快,转弯的时候,一边的车轮离地了。

  我急忙跑到了倾翻的马车边,将双手双脚紧绑的冬梅拉出来。

  我解开冬梅身上的绳索,从她口中抽出布片,冬梅扑在我的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她捶打着我说:“你为啥不带上我走?你为啥不带上我走?”

  我拍着她的肩膀说:“好了,好了,一切都好了。”

  冬梅止住了哭声,我刚刚抬起头来,突然看到山坡上站着一个人,她冷冷地看着我,呵斥道:“呆狗,你真不要脸。”

  我一看,又惊又喜,那是燕子啊,是燕子。

  车夫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捏着另一只手的手腕,向山上跑去。

  燕子手上抓着一把石子,她扔出去,石子落在了车夫身前一尺远的地方。车夫大惊失色,又向山下跑去,燕子手中的石子再次扔出去,又落在了车夫脚前一尺远的地方。

  车夫吓坏了,他不知道该向哪边跑。最后,他索性蹲在地上,捧着头呜呜啼哭。

  我走向燕子,燕子脸上带着嗔怪和喜悦的表情,他说:“呆狗,你怎么还活着?”

  我说:“我怎么就不能活?”

  燕子说:“你这种人还不如死了好,怎么到哪里都和女人搞到了一起。前面有丽玛,现在又有了一个女人”

  我推胸顿足地说:“天地良心啊,你误解了,我和这个女人真的没有任何事情。”

  燕子哼着说:“你骗谁?你和她没事情,大白天的抱在一起,真没羞,真不要脸。”

  我知道现在给燕子什么都无法解释了,干脆就不解释了。

  我问:“你和三师叔一起来?”

  刚才我看到树上射出了一箭,射倒了矮个子,现在又见到燕子,那么刚才射箭的人,一定就是三师叔了。

  燕子说:“是的,还有一个人。”

  我问:“是谁?”

  燕子说:“你先给我说你和这个女人什么关系,说清楚了我再告诉你。”

  我浑身是嘴也没法解释,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偏偏这时候,冬梅还说话了,冬梅指着燕子问:“你是什么人,你凭什么对呆狗这样说话?”

  燕子说:“我是他什么人?你问问呆狗就知道了。”

  冬梅没有问我,冬梅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我和燕子的关系,她说:“不管你是他的什么人,也不能对他凶巴巴的。”

  燕子嗤笑道:“我自己的男人,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看着她们,感觉到谁也不敢得罪。我不关心她们怎么斗嘴,我关心的是除了燕子和三师叔,还有谁来了。

  而且,陶丽说她给我放哨,为什么现在迟迟没有现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