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18章:枪法长进了

第218章:枪法长进了

  他们几个都在旁边围观,都听到了陶丽刚才说给我的那些话。赛哥看着陶丽渐离渐远的背影,笑着说:“她在说笑话呢,这么远的距离,谁也不会打中石头和圆圈的。”

  几个女人放肆地笑了起来,这两天来,她们都生活在陶丽的影子里,感到很压抑。现在有人说陶丽的坏话,她们终于感到一丝扬眉吐气。

  陶丽离开人群有了好几丈,距离那颗树桩最少有二十丈。大家都以为陶丽没有听见,其实她听见了。陶丽猛然回头,狠狠地等着妓女们,她呵斥道:“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陶丽举起步枪,没有瞄准,抬枪就打,两个子弹从我的耳边划过,女人们发出了一片惊呼声。枪声过后,我看到那颗石头被击成碎片,那个圆圈中心有了一个小圆洞。

  大家惊讶地望着陶丽,却发现陶丽已经走远了。风中传来了陶丽的声音:“你想活着,就得比鬼子的枪法更好。”

  很多年后,李幺傻开始了独自寻找中国抗战老兵的旅程,听他们讲起了当年那些烽烟弥漫的岁月,老兵们说起日本鬼子的枪法,都众口一词地说,真准。

  很多中国老兵说,日本鬼子站在房檐下,房脊上停着一只麻雀,鬼子端起枪来,就能够把麻雀打下来。还有的中国老兵说,一个鬼子老兵,拿着一杆三八大盖,就能够阻击中国一个排的进攻。

  抗战早期的鬼子,几乎每个都是训练有素的。

  以前在军队上的时候,总是打仗行军,行军打仗,根本就没有机会好好练习枪法,教我打枪的是一个老班长,他的枪法比我也强不到哪里去。军阀部队里的官兵基本上都是农民出身,连个靶子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打靶的时候,是按照环数来统计的,那时候我们打枪,是在树上挂一个水罐,谁能够打中水罐,谁就是好枪法。可是,我见老班长打了很多次水罐,没有一次打中过,倒是有几次打中了挂着水罐的树枝,即使这样,也获得了满堂彩,因为别的士兵连树枝都打不中。

  现在,我终于有时间,也有充足的弹药来打枪,更重要的是,我还有陶丽这样的神枪手在旁边指导,我没有理由练不好枪法。

  陶丽练习枪法,和当初教我打枪的老班长不同,老班长是把枪支放在凸起的地面上,而陶丽要求双手平举枪支。陶丽说:“和敌人突然相遇,哪里容你找到一块凸出的地面,哪里容你爬在地上。你还没有爬在地上,就已经被敌人打死了。

  我明白,老班长训练的是普通士兵,陶丽训练的是特种士兵。一个特种士兵的战斗力,是普通士兵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刚开始练习枪法的时候,我的手臂总是抖个不停,陶丽嫌我的手臂抖动,让我的手臂上吊着一块石头。可是很奇怪,因为吊了一块石头,手臂加力,反而不抖动了。后来,解开了石头,我就下意识地端平了枪支,即使头顶上打雷闪电,手臂也不会抖动。

  然后,我学习瞄准。老班长教给我的方法是,眯着一只眼,让睁开的那只眼睛、准星、目标在一条线上。陶丽仍然让我放弃过去那些错误的观念,他要求我抬枪就打,不需瞄准。他说,和敌人相遇,根本就不能闭上一只眼睛,等你那只眼睛闭上了,你就无法判断敌人的方位远近;等你瞄准对方的时候,你已经中弹倒地了。

  陶丽说:“真正的神枪手,根本就不需要瞄准,睁着两只眼睛,一枪就要击中目标。”

  我有过打枪的基础,所以,我学习得很快。过了不长时间,我就能够抬枪击中那个被雷电劈为半截的木桩。只是,我还达不到陶丽那样的,能够一枪击碎头颅,或者一枪击穿心脏。

  那段时间里,我非常痴迷于射击,我一有时间,就来到那截木桩前,举手射击。我喜欢听清脆的枪声,也喜欢闻淡淡的火药味。这种痴迷,只有小时候走绳索的时候才能相比。我觉得自己很多年都没有如此痴迷地做一件事情了。

  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具有极强专注力的人,而且这种专注力能够持续很久。具有极强专注力的人,总是能够做出别人做不出来的事情,我能够走绳索,而且没有人比我走得更好;我能够打枪,也许以后很少有人能够比我射击更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我的天赋就是具有极强的专注力。

  那段时间里,我在练枪法,而陶丽总是提着枪独自下山。她来去神秘,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我的枪法连我也感到吃惊。

  有一天下午,天色阴暗,快要下大雨了,远处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我离开那截树桩,准备回到地窨子,突然,天空中响起了一声尖利的惊叫,我抬头一看,看到头顶上飞过了一只灰色的野鸽子,后面追赶着一只老鹰。

  老鹰张开翅膀,快如闪电,和前面野鸽子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快要被追上的时候,野鸽子一个急转身,摆脱了老鹰。然而,老鹰在空中略作停顿,也转过弯来,继续追击野鸽子。

  我天生见不得弱小被欺负,看到这种情形,就抬枪射击。枪声响后,老鹰歪歪斜斜地飞向了远方,然后,我看到它一头栽倒在远处悬崖下的树丛里。

  雷声响起,豆大的雨点落下来,我冒着大雨去寻找那只老鹰。在密林中,每一只动物都可以作为食物,这么长时间里,我们过的是原始人的生活,茹毛饮血,刀耕火种,那只巨大的老鹰,足够我们饱餐一顿。尽管,听人说老鹰的肉并不好吃。

  我攀着树木,溜到了悬崖下,刚刚直起身,突然看到有一道巨大的黑影从眼前闪过。我抬枪射击,好像没有射中,又好像射中了。等到我想要再开一枪的时候,那个巨大的黑影突然消失了。

  倏然而来,倏然而去,真如同鬼魅一样。我坐在地上,任瓢泼大雨淋透了我,惊惧万分,我想不明白那是什么怪物。

  悬崖顶上,响起了柴胡和赛哥的叫声,他们在寻找我。我从惊惧中醒过来,手脚并用爬上了悬崖。

  柴胡和赛哥站在一棵大树下,看到我爬上来,惊讶地问道:“呆狗,你怎么去了悬崖下,去哪里干什么?”

  我说了刚才打中老鹰,下到悬崖底寻找老鹰,看到那个怪物的情形。柴胡说:“我就说这里有鬼,看来真的有鬼。”

  我惊魂未定地说:“看来,确实有鬼。”

  赛哥说:“呆狗不是江相派的吗?怎么也相信鬼?”

  我说:“我的枪法已经练得很准了,如果他不是鬼,我肯定就打中了他;而我没有打中他,看来他真的是鬼。”

  柴胡说:“这片密林透着蹊跷,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

  这场暴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等我们来到地窨子的时候,太阳又出来了,雨也停了。

  陶丽从地窨子里走出来,她说:“今天有一队粮车要从山下经过,呆狗,带上枪跟我走一趟。搞一车粮食,就够我们吃一个冬天。”

  我问:“你怎么知道有粮车经过?”

  陶丽说:“这些天,每个村庄都要给城里的鬼子缴纳粮食。从这里向北三十里,有几个大村庄,这些村庄约定在今天给城里的鬼子送粮,他们拉着粮食,天亮出发,这个时间刚好走到山下。而刚才被暴雨耽搁了行程,我们现在出发,走到山下的时候,刚好就能够遇到粮车。”

  我暗自心惊。陶丽真是个好特工,这些天她不动声色地把周边的地形都侦察清楚了,而且还打听到了情报。这样心思缜密,有能力极佳的女人,世间少有。

  我问:“就我们两个人,怎么去抢夺粮车?”

  陶丽说:“两个人就足够了,一个出击,一个打掩护,太多人反而暴露了目标。”

  我背上枪,跟着陶丽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