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07章:拜师不成功

第207章:拜师不成功

  长头发汉奸邀功地对鬼子和八字胡说:“这个人的手掌上没有老茧,他不是长工。”

  我说:“我不是熬长工的,我是在家里管理杂物的,挑挑水,扫扫地。”

  八字胡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他问:“你家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柴胡抢着说:“张爱学。”

  八字胡说:“我没有问你,你抢着说什么。”

  柴胡说:“这是个刚从乡下来的瓜娃子,屁都不懂,我是管家,你问我。”

  八字胡狠狠地训斥柴胡:“马槽里咋伸进来一张驴嘴,我问你了吗?我问你了吗?他妈的你再多嘴,老子把你当兵匪抓起来。”

  柴胡装着很害怕的样子,赶紧说:“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八字胡又面对着我,问道:“你家主人在哪里?”

  我说:“听说打仗,他早早就带着家里人跑了,留下我们几个给他看门。”

  八字胡说:“你不是本地人,你是当兵的。”

  我说:“老总,您真会开玩笑,您看看我这个样子哪里像当兵的?”

  八字胡说:“你是外地口音,是当兵来到这里,部队被皇军打散了,你冒充百姓,哼哼,岂能骗过我的火眼金睛。”

  我陪着笑说:“老总,我今个第一次才见到枪,怎么会是当兵的?我家在河南,发了大水,全家都让水淹死了,我一个人讨饭到这里。”少年时代,我跟着师父凌光祖学习相术,也学会了他满口的河南话。河南人是中国的吉普赛人,每个省都能够看到河南人;河南话是北方最流行的方言,每个北方人都能听懂河南话。

  八字胡对着我叫嚣:“你家在河南?谁能证明?你给我找个证明的人出来。我看你就是一个兵匪。”

  柴胡看到这里,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大洋,塞进了八字胡的口袋里,笑着说:“老爷家干粗活的一个下人,什么礼节都不懂,您老何必和他一般见识。”

  八字胡说:“好的,好的,还是你懂规矩,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八字胡对长头发摆摆眼,长头发上前摸摸我右手的食指,没有摸出什么名堂,就对着八字胡点点头,让我过去了。八字胡把一张纸片发在我的手上,我看到上面写着“良民证。”

  我知道这伙汉奸和日本人在寻找当兵的。如果是当兵的,经常开枪,右手的食指上就会有一层硬硬的老皮。没有这层老皮的,他们才会发给良民证。

  那天,我、柴胡、赛哥都顺利领到了良民证。

  在回去的路上,我悄悄地问柴胡:“你怎么知道这户人家的主人叫张爱学?”

  柴胡说:“我在他们家的柜子里翻到一个包袱,包袱里是一大堆荣誉证。上面都写着张爱学的名字。这个人看起来是一个乡绅,德高望重,他还掏钱修桥修庙。”

  我说:“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暂住在他家,东西也不损坏,等到他回来,我们就搬走。”

  柴胡说:“是的。”

  我问:“八字胡也知道张爱学的名字?”

  柴胡说:“这些个汉奸基本上都是本地人,熟门熟路,本地有名望的人住在哪里,家里有什么人,他们都知道的。”

  我说:“那个老渣保长怎么也当了汉奸?”

  柴胡说:“保长是外地人,他是跟着人家做汉奸的,你看他跑来跑去,跑得满头发汗,看起来挺卖力。而人家八字胡和长头发坐在十字路口,风不吹雨不淋,还能捞点好处。”

  我说:“如果这些汉奸只是想捞点好处费,我们就放过他们;如果他们还干坏事,就干掉他们。”

  赛哥笑着说:“那自然。日本人的话咱听不懂,想要给他们设套,还有点难度;想要干掉这些狗屁汉奸,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们回到院子,关上大门,看看左右无人,就搬开柴禾,揭开木板,下到了钱库里。

  钱库里,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我们。白头翁问:“外面什么情况?”

  我说:“日本人和汉奸在登记人数,发给良民证。没有良民证的,不让出去。”

  白头翁说:“我们要是出去,他们也挡不住。”

  我笑着说:“良民证只能防住普通百姓,想要防住吃搁念的,根本不可能的。”

  我们正在说话的时候,梨花走了过来,她对我弯下腰去,说:“谢谢呆狗大哥。”

  我看到梨花行走自如,感觉很神奇,她伤得那么重,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好了?我再看海棠花,看到海棠花脚上的布片已经去掉了,而脚腕上的肿块,早晨还有馒头那么大,现在只有枣核那么大的一点点了。海棠花也能够站起来行走了。

  我感到万分惊奇,就问白头翁:“怎么会这样?不就是红小豆吗?怎么会怎么神奇?”

  白头翁摸一把胡须说:“红小豆是凉性,可以消肿化脓。”

  我问:“我小时候毛毛躁躁,经常就碰伤了,身上经常是肿块,那时候也不知道你这种办法。除了红小豆,还有什么什么办法能消肿的?”

  白头翁说:“办法多了,再给你说两种吧。一种是把清油涂抹在肿块上,慢慢揉,肿块就会慢慢消失;还有一种是把韭菜捣烂,抹在肿块上,肿块也会很快消失。但是有一点要记住,如果碰破了,就不能用捣烂的韭菜,不然就会一辈子给皮肤上留下绿色的疤痕。”

  我问:“那如果碰破了,该怎么办?”

  白头翁说:“办法也很多,最好是什么有什么,就采用什么。比如,身边有蜂蜜,就把蜂蜜吐在伤口上;身边有槐树,就把槐树枝烧成灰,用清油拌上,涂在伤口上;身边是柿子,就用柿子蒂。”

  我感到很奇怪:“柿子蒂怎么也能治伤?”

  白头翁说:“柿子蒂也不是盖在伤口上的,要把柿子蒂研成粉末,洒在伤口上。这样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我越听越神奇,感到白头翁就是一本医药活字典。他居然能够懂得这么多的民间偏方。如果把他的这些本事学到手,以后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给人治病治伤,哪里的人都会尊敬你。

  我想要跟着白头翁学医,又担心他不答应。就故意问道:“先生您今年高寿?”

  白头翁说:“七十有二。”

  我说:“自古人生七十稀,您满身的医药绝学,可一定要流传下去啊。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千秋大业,您无论如何也要流传下去。”

  白头翁突然听到我说了这么一大通莫名其妙的话,他一愣,问道:“你怎么了?说这个干什么?”

  我问:“您有徒弟吗?”

  白头翁说:“有啊。”

  我问:“在哪里?”

  白头翁说:“在京城。”

  我说:“当今兵荒马乱,人人自危,您怎么就会多收几个徒弟,走到哪里,把您的绝学传授到哪里……”

  我看到白头翁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看穿了我的诡计,就说:“呆狗看起来呆,其实一点不呆,满肚子的弯弯肠子。”

  我看到白头翁笑了,赶紧纳头就拜:“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白头翁说:“免了,免了,我可没有说要收你做徒弟的。”

  旁边围观的人全都笑了。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管不顾什么脸面不脸面了,我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说道:“师父大恩大德,徒弟永志不忘,为了国家民族,为了医学发扬光大,徒弟一定要学会师父的绝学。”

  白头翁笑着说:“说这些大话干什么?你如果能够干成几件大事,我自会收你为徒。办不成几件大事,那我自然就不能收你为徒。”

  我说:“请师父明示。”

  白头翁说:“我暂时还没有想起来。”

  旁边围观的人又笑了。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锣声,接着传来了保长的喊声:“各家各户,都到巷口集合。各家各户,都到巷口集合。有不去的,立即烧毁房屋,赶尽杀绝。”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柴胡。柴胡说:“肯定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三个人走吧,都在日本人那里备案了。其余人留在钱库里,不要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