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60章:下毒警察局

第160章:下毒警察局

  三师叔接着说:“目前,在到处找豹子他们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日本特务,一种是警察。我倒是有个好办法,能够整治这些人。”

  熊哥和我都来了兴趣,一齐凑过去问道:“有什么好办法?”

  三师叔说:“给他们投毒。他们中毒了,自然就不会找豹子他们了。”

  我笑着说:“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熊哥说:“这个办法好是好,不过很费时间。日本特务和警察住在哪里,我们要打听,毒药我们要买,在哪里买,如何下毒,都是个问题。”

  三师叔说:“日本特务和警察的住所,应该能够打听到;至于毒药,我们都对张家口不熟悉,不知道哪一家药铺是江湖人开的,估计很难买到毒药;如果买到了毒药,就想办法给他们下毒。关键问题是,怎么才能买到毒药。”

  我想起了那一年跟着二师叔跟踪那个玩嫖客串子的,我知道和药铺的江湖中人怎么联络。我自告奋勇地说:“我去找药铺买毒药。”

  三师叔指着远处说:“那好,小心为妙。买好了药材后,我们在岳王庙汇合。”

  远处有一道山坡,山坡上有一座庙,庙里供奉着岳飞岳王爷。很多年前,这片土地是大宋的,后来被金国人占领,金国强盛的时候,整个黄河以北都是金国的。沦陷了的大宋人盼望着岳王爷带兵打过来,他们在山上偷偷供奉岳王爷。后来,金国灭亡了,这座庙得到重修,一直保存到今天。全张家口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个岳王庙。

  张家口最大的那家药铺叫济世堂,里面光伙计就有十几个,药铺靠墙立着一圈木柜子,柜子上有很多小抽屉,抽屉里放着各种各样切割好的中药,抽屉口写着中药的名称,什么远志、防风、柴胡……但是我不知道哪些药材有毒。此前,我跟着二师叔追踪那个玩嫖客串子的时候,只知道半夏有毒,能够致人哑巴;这次跟着三师叔和熊哥在盐池,只知道曼陀罗有毒,能够致人昏厥。

  我走进济世堂,问一名正在扫地的伙计:“掌柜的在哪里?”

  伙计上下打量着我,问道:“你要抓什么药?”

  我说:“我有要紧事情,给掌柜的说。”

  伙计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你等一下。”就走入了后院。

  我坐在药房里,看到不断有人来抓药,药师用戥子称好药材,用粗糙的土黄色的方形纸张包好,用纸绳子包扎好,交到买药人手中。戥子是一种称量东西的工具,很小很小,用铜打制而成,上面有刻星,精确到了几两几钱。

  掌柜的出来了,他是一个保养极好的老年人,很瘦,筋骨凸显,但是很精神,眼睛炯炯有光。掌柜的问我:“是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说:“吃搁念的?”

  掌柜的疑惑不解地望着我,问道:“你说的是啥?”

  我明白他不是江湖中人,我说:“有一种药材叫吃搁念的,掌柜的你这里有没有?”

  掌柜的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我这里的药材是全张家口最全的,没听过你说的这种药材,吃搁念的?还有没有别的名字?”

  我说:“我可能记错了名字,回去再问一下,对不起。”

  掌柜的笑容可掬把我送到门口,他说:“没事没事,你回去问清楚了,再来抓药。”

  那天,我把张家口的几家大药房都跑遍了,发现没有一家是吃搁念的人开设的。江湖中人做生意,都是做的大生意,因为有江湖中人明里暗里帮忙。如果张家口的大药房都没有吃搁念的,那么小药房就更不会是吃搁念的人开的了。

  到了夜晚,我走在张家口愈来愈暗淡的街道上,心中充满了惆怅。我知道,如果没有吃搁念的在药铺,是根本不可能买到毒药的。如果你贸然走进药房里说:“给我来包毒药。”药房里的人轻则把你打出门,重则拉你去报官。

  我在街道上一直徘徊到夜半,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济世堂门口。济世堂早就关了门,只有门口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在风中无声地缓缓摇晃,照耀着牌匾上“济世堂”三个金黄色的大字。我在济世堂门口站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把这些药材,每样都拿上一点,打包拿回去,三师叔和熊哥行走江湖,见多识广,他们肯定认识的。

  济世堂是药铺,可能从建成之日起,就没有老荣光顾过,所以,我爬上围墙后,投石问路,院子里没有任何回应,他们压根就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人来偷药材。药材是治病的,治病的时候,每种药材需要多少,如何搭配,都有严格的规定,你有钱,就来买药;你没钱,郎中也会给你治病的,在过去,从来没有哪一个郎中因为你没钱,就不给你看病了。所以,自古到今都没有人去药房行窃。我可能是第一个偷药材的。

  我翻墙进去药铺,药铺后门虚掩着,我轻轻推门进去,从墙角拿了一个药包。这个药包很大,足有半人高,是装那些尚未切割的药材的。

  我把药包放在地上,张开口子,打开抽屉,见到什么药,就抓什么药,各种各样的药材,装了满满一药包,然后,我背着药包出去了。

  我气喘吁吁赶到岳王庙的时候,已经到了四更,三师叔和熊哥还没有睡着,他们在等着我。

  月亮照进庙宇,照耀如同白昼。月亮边有几朵浮云,看起来就像水墨画一样。我打开药包,让他们分辨,哪些药材是有毒的。三师叔抓起一把,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熊哥也抓了一把,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都摇摇头说,他们对医药不懂。

  医药博大精深,饶是三师叔和熊哥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也不精于此道。

  三师叔说:“人常说,是药三分毒。干脆这样,把这些药材全部投出去,看能不能毒死他们。”

  我说:“这么一大包药,怎么投毒?投到哪里?”

  熊哥说:“水缸里。”

  三师叔说:“水缸不行,药材放进去,就飘在上面,他们会怀疑的,把水缸里的水倒了,重新挑一缸。啊呀,对了,就丢在水窖里。”

  那时候,张家口和西北一样,都缺水吃。每个单位都备有水窖,没有水窖的,就只能去远处的河里挑水吃了。警察局那么大的一个单位,肯定有水窖的。

  我们商定,让三师叔和熊哥打掩护,我把这一大袋子药材,投进警察局的水窖里。

  快到五更,天色最为阴暗,人们把这段时间叫做黎明前的黑暗。三师叔和熊哥在前面走着,我背着一大袋子药材在后面跟着,去往警察局。

  此前,熊哥已经打听到了警察局的位置,也知道警察局是什么布局结构。

  警察局在张家口西街,门口站着一个拿着枪的警察,门楣上挂着电灯,不过灯光昏黄,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那时候的发电能力有限,总是电量不足。

  三师叔让我在树阴里藏好,他们要出去引开警察。

  三师叔站在距离警察局门口四五十米远的地方,拉起了一根绳子,然后突然高喊:“抢钱了,抢钱了!”

  三师叔一喊,熊哥立即向远处跑去,脚步声异常响亮,咚咚有声。三师叔向着熊哥逃走的方向追去,边走边大声叫喊。

  站岗的警察突然听到有人抢钱,而且是在警察局门口抢钱,这太让人不能忍受了。如果这事情传出去,警察局的颜面何在?站岗的警察于是就拿着枪追上去,边追边喊:“站住,再不站住老子就开枪了。”

  警察离开了,我赶紧闪身进入警察局,按照三师叔指点的位置,在东北边墙角找到水窖,把一大口袋的药材,全部倒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