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48章:生死一线间

第148章:生死一线间

  我一看,势头不好,顺手操起棉大衣,灯笼掉进了水井里。左侧一个人向着我扑过来,我抡起棉大衣,兜头罩住了他,他慌手慌脚想要拉开棉大衣,我趁机从他这个方向逃走了。

  我逃向县城。关中平原地处西部,土壤肥沃,多少年都没有打仗了,所以这里很多县城都没有城墙。

  我跑得飞快,感觉到耳边风声呼呼,树木像被砍倒了一样向身后倒去。我左拐右拐,拐入了一条巷子里,我认为我这么快的速度,足以摆脱追赶的人了,可是回头一看,后面的几个人牢牢咬住了我,他们距离我只有几丈远。

  这几个人是经受过训练的人,只有老荣和捕快才有这么快的速度。我的脑子飞快地转着,这是些什么人啊,为什么就会知道我今晚在这里偷窃?为什么对我紧追不舍?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可是他们是谁呀。

  前面,一堵墙壁拦住了去路,好在墙壁不高,我一跃就可以上去。这是我事先侦察好的线路。快到墙壁前,我回头看去,看到有一个人距离我只有两三丈了,我这会儿也顾不上金银财宝了,抡起手中的小盒子砸向他,那个人啊呀叫了一声,蹲下身去,其余的人在后面追赶着,丝毫没有停止。我跑到了墙壁前,一只脚踩着墙壁,一翻身就跃上了墙头,突然,身后扔来了一块砖头,砸在我的头上,将我从墙壁上砸了下去。

  我从地上爬起来,摸一摸头部,摸出了一把血,我只穿着紧身夜行衣,明知道流血,可也不能包扎,我向着县衙的方向,拼命跑去。

  县衙的后门边开着一道小门,这是过去的衙门特意开设的一道小门,以便粪便从这里运出。过去的人都很讲究,认为污垢之物不能通过正门,污垢之物运送的门也要与人行走的门分开。

  我一跑进小门里,就身体虚脱,一跤跌倒。小门没有关,这是我们特意给自己留下的。每当夜晚,我和熊哥出去偷窃的时候,这扇小门就虚掩着。

  那几个人看到我跑到了县衙边,也不敢贸然进来。衙门是神圣之地,百姓只有从正门外鸣冤击鼓,得到许可,才可以进来。

  县衙里,三师叔和熊哥将我从地上扶起来,扶进房间里,我说起了今晚这群追赶的人,三师叔和熊哥都感到很诧异,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路数。熊哥趴在后门,向外望去,看到外面有人在盯梢。

  天亮后,县衙外响起了密如雨点的击鼓声,一声接一声,非常急促。县长三师叔不得不走出来,门外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中年人自报家门说,他是省府主管监狱囚犯的人,并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纸片,上面印着他的姓名和职务,三师叔一看,这个人是科长。这种红色纸片,相当于现在的名片。

  三师叔问:“您光临敝处,是要检查监狱工作吗?”

  中年人说:“不是的。昨晚我带着几个手下,追赶一名盗贼,看到盗贼钻入了县府里,因为不便打扰,就没有进入,只是派人看守。天亮后,才敢打扰父母官,请让我们进去捉拿盗贼。”

  三师叔说:“县府是何等地方,怎么会有盗贼?”

  中年人说:“卑职昨晚一路追来,亲眼看到他逃进县府里,况且,此贼头上被砸一砖,已经受伤,只要找到头上受伤之人,就是窃贼。”

  三师叔听了,心中暗暗惊慌,可是他的脸上却不动声色,他说道:“居然有这等事?你是怎么发现这个贼的?”

  中年人说:“家父住在卫谷浴,家中已经短时间里失窃两次,家父让人捎话到省城,我听说后便回家,带着几名手下,决心抓住此贼,为民除害。果然,蹲点守候的第三天,此贼就出现了,打扮成更夫,来到我家门外,把灯笼放在水井里,用砖头压住灯笼杆,脱下棉大衣盖在井口,穿着夜行衣翻墙进入我家。”

  三师叔惊讶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中年人说:“卑职推测,此贼把棉衣盖在井口,是为了遮住灯笼光亮。此贼得手后,还会穿上棉大衣,把赃物藏在棉大衣里,打着灯笼,继续假扮成更夫,从容离开。但是,昨晚,我等追赶甚紧,此贼来不及穿上棉大衣,就仓皇逃遁。我们一路追赶,来到了县衙门外。”

  三师叔脸露愤慨之色:“有这等事情?此贼胆大包天,上天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逃进县衙,就是自投罗网。师爷,快将县府所有人叫出来,伙夫更夫,一个都不能遗漏,让科长查看。”

  师爷就是熊哥。熊哥带着几个人走入了后院,他故意高声喊道:“县府所有人,到前院集合。”他故意让前面的那几个人听见。

  熊哥走进我的房间里,悄悄对我说:“一会后院没人了,你就从三师叔县长的书房逃走。搬开书架,有条秘密通道,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走,就能走出县城。你在外面躲几天,伤好了再回来。”

  熊哥和后院所有人都走到了前院,我悄悄起身,来到了三师叔的书房。三师叔的书房里,靠墙竖立着一排书架,上面放着线装书。过去的书架和现在的书架差别不大,但是过去的书籍摆放和现在的书籍摆放车别很大。现在的书籍,是一个挨着一个竖立起来,塞进书架里;而过去的书籍不是这样摆放的,因为都是线装书,所以每套书籍都有几本,这几本是摞放在一起,所以,书架虽大,但摆不了多少书。我一个人挪开书架,果然看到书架后有一个洞口,我钻入洞口,看到书架后有两个把手,拉着这两个把手,就能够将书架挪回到原来的位置。

  我沿着黑漆漆的地道一直向前走,走到尽头,看到已经来到了县城之外。因为要在县城外呆几天,避过这阵风头,我就想到了那个秀才家,那个丢失了猪娃,又被三师叔找回来的卢三娃。卢三娃是一个老式秀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和村子里任何人都没有过深的交往,而且他还对三师叔评价极高,说三师叔是岐山设县以来最贤明最有能力的县长,我躲在他家,万无一失。

  我来到了卢三娃家,卢三娃对我的到来受宠若惊,我说我爹给我说了一门亲事,我不同意,我爹就找到县衙,用门关子打破我的头。卢三娃说:“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能更改,但虎毒不食子,你爹将你打成这样,又毫不顾及父子情分,哪里有做爹的样子。唉,你呆在我家吧,你爹不会找到的。”

  在卢三娃家,我过上了几天安生日子。

  但是,我逃走后,县衙却并没有平静。

  三师叔将县衙所有人叫到了前院,让那个省府科长辨认。省府科长看到没有一个人头上带伤,就问:“所有人都在这里吗?”

  三师叔说:“都在这里。”

  科长说:“卑职斗胆,请求父母官让卑职带人进后院查看,卑职怀疑有窃贼躲入后院,想要对县府行窃。”

  三师叔让在一边说:“请便。”

  科长带着人在后院上上下下查看了好几遍,也没有看到窃贼,就显得非常失望。他明明看到窃贼进入了县府,怎么就看不到呢?既然县府里没有窃贼,他就只能离开了。他满含歉意地对三师叔说:“卑职告退,叨扰父母官了。”

  三师叔勃然变色:“堂堂县衙,乃国民政府办公场所,岂能让你说进就进,说走就走,而且空口污蔑县衙有贼,来人哪,把这几个大胆狂徒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