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26章

第126章

  中年男人抽出刀,向着熊哥砍去,熊哥一纵身跑开了,中年男子在后面追赶着,而且大声叫骂,熊哥笑嘻嘻地兜了一个大圈,他身体矫健,左蹦右跳,中年男子总是难以追上他。

  熊哥跑到我们跟前,三脚两脚就爬上了一棵大树,坐在树杈上,晃荡着两条细腿。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追过来,对着树上的熊哥,跳着脚叫骂。

  熊哥充耳不闻,他慢悠悠地撕开了信封,朗声念道:“设计置龙威于死地,联手对付之。”

  熊哥在树上念得声调柔和,树下的人却听得惊心动魄。中年男子手中的刀脱了手,扔向空中的熊哥,三师叔一箭射过去,将刀射落在地上。中年男子打声呼哨,和另外几个人向远处逃去,却被响马们兜圈截住了。

  响马们向后扭住中年男子的胳膊,推到了瘦子的面前,瘦子阴沉着脸问:“谁写给你的信件?”

  中年男子很硬气,他说:“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休想让我吐露一个字。”

  瘦子喊来远处的三绺长须,他说:“这个人交给你,你想办法让他开口。”

  三绺长须找到一根绳索,将中年男子牢牢地捆住了,然后牵着他走到了远处。铁柱走到我跟前,悄悄问:“想不想看热闹?”

  我问:“什么热闹?”

  铁柱说:“三绺长须满肚子的坏点子,他会让这个人开口的,我们去看看。”

  熊哥从树上溜下来,把那封信交到了瘦子手中,瘦子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满脸都是愧疚之色。

  三绺长须和两个小喽啰拉着中年男子走向了远处一座村庄,我和铁柱随后跟过去。

  铁柱问:“杀害大当家孩子的,真的是嘉兴镖局?”

  我说:“真的。”我讲起了怎么和念家亲遇到两个人交谈,我又怎么跟踪他们,怎么和三师叔设计诱骗他们说出实情,怎么和三师叔嫁祸于他们,将他们关进了永昌监牢里。

  铁柱说:“你这个三师叔真是个奇才,怎么会有这么多谋略?”

  我骄傲地说:“我三师叔是江湖上的探花郎,探花郎绝不是浪得虚名的。人们只知道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其实那些计策都是打仗用的,而我们平时用的是三师叔这些刁钻古怪的计策。但是,三师叔也有失手的时候,我们对付大排的时候,就中了人家的计策。”我又简单说了几句大排的事情。

  铁柱问:“你三师叔这么能干的人,怎么还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我说:“大排是地头蛇,三师叔是强龙,强龙难压地头蛇。再说,大排是江湖上有名的老月,老月精通各种骗术,要用你的骗术对付老月的骗术,一般不会凑效,如果用熊哥的二杆子方法,老月就会倒霉。这就叫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而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铁柱说:“我一看你带回来的这两个人,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我说:“他们两个可都不一般,在江湖上大大有名,都是我的师叔辈。”

  铁柱羡慕地说:“就单单说这个熊哥,一看到中年男子为难你,就从他身上偷了一封信,然后爬到高高的树上。中年男子向他撂刀子,三师叔一箭把刀子射落。这种箭法实在是出神入化。我要是有这样两个人陪着走江湖,我谁都不怕。”

  我看到三绺长须牵着中年男人走进了村庄,就催促铁柱说:“快点走,不然找不到他们了。”

  我们跑进村庄,看到他们几个走进了一户人家。我们奔过来,也走了进去。这户人家只有一个老头,老头独眼短须,模样看起来挺吓人的。独眼老头和三绺长须用江湖黑话交谈几句,我立即明白了,这座院子是响马的据点。

  和镖局一样,响马在很多地方都有据点,目的在于打探消息、提供食宿等情况。我看到老头的那只独眼有一块狰狞的疤痕,应该是被箭镞之类的东西弄伤的。看来,这个老头以前也是响马。

  老头带着我们走进了最里面的一间房屋,房间里散发着一股腐臭的气味,房门一打开,就看到无数只老鼠仓皇逃窜。有的溜到墙角,有的钻进鼠洞,有的爬上房梁,所有的老鼠都面朝我们,圆滚滚的绿豆般大的眼睛,骨碌碌地乱转。

  房屋最里面的墙角有一个粮仓,粮仓是用篾席一层层一圈圈向上包裹起来的,最上面用绳索捆扎,有一人多高。北方人在长达几千年里,使用的都是这种粮仓,这种粮仓的好处是,篾席有空隙,空气通透,能够保证粮食干燥。

  三绺长须让我们将中年男子抬起来,隔着篾席丢进去。篾席里传来了迟钝的落地声,但是,中年男人很硬气,他一声不吭。

  三绺长须又让独眼老头拿来了几个馒头,馒头上沾着蜂蜜,把馒头丢进了粮仓里。蜂蜜的香味吸引来很多老鼠,老鼠浩浩荡荡地爬上篾席,跳进了粮仓里,粮仓里传出老鼠争抢馒头的撕咬声。

  粮仓里,只有中年男子和无数只老鼠。

  中年男子仍然很硬气,他睡在粮仓里,仍旧一声不吭。这种人,真是做响马的好材料。

  接着,好戏上演了。

  三绺长须拿来了几个炮仗,点燃了,扔进粮仓里。一声又干又脆的响声过后,粮仓里传来了老鼠惊恐的尖叫声,接着是中年男子撕心裂肺的恐惧喊声。我和铁柱端来一张凳子,站上去俯视,看到无数只惊恐的老鼠,爬在中年男子身上撕咬。我们看不到中年男子,只看到密密麻麻如同蚁群一样的老鼠,层层叠叠地覆盖在他的身上。

  炮仗的爆炸声响后,粮仓里恢复了平静。

  三绺长须问:“现在说不说?”

  中年男子在里面高喊:“你杀了我吧,老子一个字不说。”

  三绺长须又拿起一个炮仗,点燃了,丢进粮仓里,爆炸声响后,里面又传来了老鼠惊恐的尖叫声,中年男子恐惧的叫喊声,声音在房间里回旋往复,让人浑身都起一层鸡皮疙瘩。

  粮仓里的声音停歇后,三绺长须又问:“说不说?”

  中年男子在里面喊:“日你妈的,你杀了老子吧。”中年男子真是硬气。

  三绺长须让拆开粮仓,独眼老头解开捆扎篾席的绳子,粮仓就一层层被剥开了,成群结队的老鼠,浩浩荡荡地奔逃,他们像水流一样流向了门外,刚才那两声炮竹让他们惊惧万分。

  粮仓里,只剩下了中年男子,他的衣服被撕成了一片片一缕缕,他的身上血迹斑斑,体无完肤,就连裆间的那个不务正业的玩意儿,也被撕烂了。

  中年男子一看到三绺长须,继续破口大骂,他满脸都是鲜血和划痕,看起来异常恐怖,好像从地狱中走出来。

  三绺长须让独眼老头拿来盐罐子,抓了一把盐,撒向中年男子。白色的盐沫一挨上中年男子的身体,立即融化了,变成了红色。中年男子嘶声叫喊着,声音像被刀子割开了一样。

  三绺长须又问:“说不说?”

  中年男子依然在大骂不止:“日你妈,日你妈。”

  三绺长须又让独眼老头拿来一包辣椒面,倒在了盐罐子里。他的手指伸进去搅拌了一番,然后抓住了一把,扔在了中年男子的裆部。

  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剧烈的尖叫,声音异常刺耳,像竹篾破裂的声音,又像铁皮撕扯的声音。

  三绺长须问:“说不说?”

  中年男子哭喊着说:“我说,我说。”

  三绺长须问:“那封信是谁写给你的?”

  中年男子说:“嘉兴镖局。”

  我们对望一眼,果然是嘉兴镖局。嘉兴镖局不但嫁祸于人,而且借刀杀人;不但借刀杀人,而且还联手杀人。嘉兴镖局是镖局,中年男子是响马,镖局和响马联手起来杀人,这实在让人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