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23章:给老月设局

第123章:给老月设局

  我们来到了一片树林中,熊哥提出来大家继续喝酒,我放下抱着的一坛子美酒,没有碗,我们就端起坛子,一人一口。

  熊哥说:“我出身于书香门第,祖辈几代都是进士出身,有的做到了陕甘总督,权倾一时;有的著作等身,立身立言。因为出生在这样的家庭,爹娘小时候都希望我能够和祖辈一样。我13岁就考取了秀才,被我们那里的人誉为神童。可是,只有我知道,我不会考取功名的,因为我的志向不在于建功立业,也不在于著书立说,我的志向在于结交天下豪杰,行走江湖。那时候在私塾学堂里,老师在上面讲‘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在心中偷偷念‘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怪不得熊哥如此,原来他出身不凡,自小就梦想过上侠客的生活。

  熊哥接着说:“行走江湖那时候一直是我的梦想,我现在还记得,每次,买了新书,我都会在扉页上写一些充满侠气的诗歌,比如李白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比如李贺的‘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比如辛弃疾的‘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胜雪。’比如贺铸的‘少年侠气,结交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我每次写到这些诗歌,就感到热血沸腾。我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成为除暴安良的侠客,不做百无一用的书生。突然有一年,科举考试取消,爹娘忧心如焚,觉得我满腹才学,没有了用武之地,可我兴奋不已。没有了科举考试,爹娘就甭想再逼着我读那些没用的线装书了。”

  三师叔说:“我那时候也是这样,被父母逼着读四书五经,可是我知道读这些没有任何用处。全国有那么多读书人,读书人都梦想着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过去的寥寥无几,剩下的绝大多数都被挤到河里淹死了。人们只看到状元探花风光无限,可没有看到成千上万读书人白白地葬送了一世光阴,到老来一事无成。四年一次京考,无数人来到京城,没有考中,无颜回家面见江东父老,只好流落异地,了此残生。可是,人们看不到这些人,他们只看到状元探花。其实,每一届的状元探花,都是踩着无数莘莘学子的尸骸登上荣耀之位的。”

  熊哥问:“那你以后怎么加入了江相派?”

  三师叔说:“我在私塾学堂里,喜欢做各种坏事,就是不喜欢读书。有一次,我给先生的尿壶里放了一只蛤蟆,先生半夜起身,对着尿壶撒尿,蛤蟆受惊,上蹿下跳,先生受惊,尿在了床上。后来,先生想,蛤蟆不会平白无故钻进尿壶里,就追查是谁干的。结果有人告密说是我干的。先生气愤不过,就打肿了我的手掌,将我赶在门外罚站。那天风很大,冷得我直打哆嗦。远处来了一个算命先生,他对着我左看右看,问我愿意跟着他走吗。我说愿意。算命先生就带着我走入了此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江湖没有回头路。”

  熊哥说:“我也是的。大清覆灭后,我们那里没有了私塾,上新学吧,年龄又大了,会被那些坐在一间教室里的小屁孩嗤笑,我就在家里晃荡。有一次,遇到一伙老荣,我就加入了。这一晃,就是二十年了。”

  我说:“大清覆灭好几年了,我们那里还有私塾学堂。”

  熊哥说:“一些偏远的小地方,确实在大清覆灭后十多年,还在办私塾,因为那些地方没有新学,把孩子放在私塾里交给先生,总比满世界奔跑放心。”

  我们谈兴正浓的时候,熊哥突然脸色有异,他凑近我们,悄声说:“左边第三棵树上,有人偷听。”

  我问:“会不会是大排的人?”

  熊哥说:“还能有谁?”

  我说:“我上树去,把他赶下来。我上树很快,在树枝上和在平地上没有什么两样。”

  三师叔说:“没必要,我还担心他们不派人盯梢呢,有人盯梢我们,正中我下怀。”

  三师叔喝了一大口酒,故意放大声音说:“呆狗,你去百里外的县城通知我的拜把子弟兄,让他们明天午时之前,带着砍刀木棒,在灵鹫峰顶集结。明天绝对会有一场大战,负伤的兄弟不在少数,我建议他们每个人剃成光头。”

  我问:“剃光头干啥?天气已经不热了。”

  三师叔说:“剃成光头,就会对对手构成威慑力,远远望去,一片青皮脑壳,谁能不害怕?”

  我说:“明天我也剃光头。”

  三师叔说:“你告诉大家,明天只要看到不是光头的,齐排砍杀。只要是光头的,都是自己人。”

  熊哥说:“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们都必须剃光头了。”

  三师叔说:“那当然。”

  熊哥又问:“大排手下会有多少人?”

  三师叔说:“估计会有三百人吧。”

  熊哥问:“你的结拜弟兄手下有多少人?”

  三师叔说:“二百来人。”

  熊哥说:“这样吧,我有一个师兄,在远处的山中做老荣,手下估计也有百十号人,我邀请他们参加明天的决战。”

  三师叔说:“那实在太好了,雪中送炭啊。”

  熊哥说:“路程遥远,还是让呆狗赶快动身吧。记住,也要让他们都剃成光头,明天只要看到不是光头的,齐齐砍杀。”

  我知道熊哥和三师叔说话的意思,就站起来说:“我现在就动身。”然后,走出了树林,在外面兜了一圈,回到了破窑洞里。

  我回来后时间不长,熊哥和三师叔也回来了。我问情况怎么样,熊哥一脸坏笑地说:“大排这下要中招了。”

  我们三个哈哈大笑。

  妙手空空儿的熊哥,耳力极好,他听到树上有异常响动,就知道树上有人偷听;探花郎的三师叔,脑子转得很快,他马上想到了将计就计,让那个盯梢的人把假情报回报给大排。

  明天午时,天降冰雹,大排的三百名爪牙喽啰,一定剃光了头发,走在没有一个树木,也没有一个山洞的灵鹫峰上。他们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用他们刚刚剃好的赤裸裸的脑壳,与坚硬的漫天吹落的冰雹作战。我一想到冰雹接连不断地落在他们的光头上,打得他们满头疙瘩,就想笑。

  老月一向设局骗人,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已经设好了局,等着他们钻进来。

  夜晚来临了,何为善带着高买来到了破窑洞里,高买是一个身材挺拔,身体健康的青年。

  高买带来了一个令我们吃惊的消息,那两匹纯血马,居然还没有离开此地,它们被大排藏在一眼秘密的窑洞里,有专人饲养和看管。

  老月毕竟是老月,我们中了她的计策,差点离开这里追赶寻找。

  高买还说,他在路过村道的时候,看到周围十里的剃头匠,都在大排家集合。剃头师傅们忙得不亦乐乎,因为有三百颗脑壳需要他们剃光。

  我听到这里,禁不住哈哈大笑。明天一定有好戏看了。

  三师叔问高买:“那两匹马藏在什么地方?”

  高买说:“由此向北四十里,有一排废弃的羊舍,那两匹马就喂养在里面。”

  熊哥说:“要让这两匹马失而复得,易如反掌,明天,肯定大排手下的人都跑去打架,我们正好可以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