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11章

第111章

  房间里越来越燥热,我和三师叔都大汗淋漓。我看到门后放着昨晚的洗脚水,端起来泼在墙壁上,墙壁发起了吱吱的声音,那些水很快就被蒸干了。

  房间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茶壶茶杯,三师叔抓起桌子腿,一掀,茶壶茶杯都声音清脆地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原来,地面也是铁的。

  墙壁是铁的,是为了防止房间里的人推倒墙壁逃出去;地面是铁的,是为了防止墙壁里的人挖洞逃出去。不知道的人住进来,而外面点燃木柴,房间里的人就会插翅难逃。

  三师叔抓起桌子,放在了土炕上,然后示意我站上去,他站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知道,他是看能不能从房顶上逃出去。

  房顶上铺着簿子,簿子是北方人盖房时必不可少的,是把很多细竹竿用绳子串在一起,不需要的时候,卷起来堆在墙角;需要的时候,抬上房顶铺开来。簿子上堆着柴草,柴草上铺层稀泥,稀泥上放着粼粼的一个压一个的瓦片,房顶就这样做成了。

  三师叔用拳头捣开了簿子,竹片草屑纷纷落下来,落了我一头一身,三师叔捣开了簿子和瓦片后,终于看到了一颗明亮的星星,在我们的头顶摇摇晃晃。

  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颗星星给我们带来了生命的曙光。还好,这家黑店的这座房屋,四壁是铁做成的,地面是铁做成的,房顶没有用铁。可能是担心铁会压垮了簿子。

  三师叔不断地捣着,房顶上的洞口越来越大,更多的星星从洞孔涌进来,每一颗星星都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和幸福。

  三师叔爬上去,然后将我拉上去。我坐在房顶上,大口大口呼吸着午夜有点冰冷的空气,感觉到劫后余生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铁屋子的外面只有火焰在熊熊燃烧,空中飘荡着一种腐烂的气味,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店家等待着火焰熄灭后,就进去寻找元宝银元;而街坊邻居以为这家在焚烧垃圾,也懒得出来观看。

  铁屋子的旁边有一棵梧桐树,梧桐树的叶片被火焰烤得卷曲,树枝从树干斜伸出来,我们站在房顶上伸手可及。我和三师叔抓住树枝,爬到了梧桐树上,然后沿着树枝走到了梧桐树的另一边,跳到了墙头上,顺着墙壁滑到了客栈外面。

  这是一家黑店,然而这家黑店和大排他们有关系吗?我们不知道。一家黑店能够开这么久,而且至今平安无事,一定有它的背景。我们有要事在身,不愿意再节外生枝,于是决定离开。

  我们悄悄远离了客栈,每当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藏身在屋檐和树木的阴影里,一动也不动,警惕四顾。而到月亮又隐入了云层里,我们加快脚步向前赶。

  大排凶悍又狡猾,她偷走了我们的两匹纯血马,本来应该是我们追踪她,而现在成了她追踪我们。本来我们想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而现在成了她要置我们于死地。

  这里不是我们的根据地,而这里到处是大排的耳目。

  大约到四更的时候,我们走到了一座庙宇边,看看后面没有人跟踪,我们就决定到庙宇中借宿。

  庙宇的大门已经关闭,庙墙的两边写着两个大大的佛字,庙前有一棵高大的桑葚树,我想要敲门进入,三师叔说:“我们还是在这里对付一会儿,天亮后我们就赶路,这一带是大排的势力范围,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要我们走出了这一带,就设套引诱大排进去,然后干掉她,这个女人留着终究是祸害。”

  我靠在庙墙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会儿,也许是一个时辰,我被三师叔推醒了。三师叔把耳朵伏在地面上,我也照着他的样子做,突然听见了马蹄声从远处传来,而且越来越响亮。从马蹄声判断出来,奔来的大概有六七匹马。

  三师叔说:“快上树。”

  我像一只猴子一样,三下两下就爬到了树梢,三师叔也随后爬上来。我骑在树枝上,向下面张望,看到有六个骑马的人,已经来到了寺庙前。

  这些人显然是江湖中人,他们四人分站四角,监视着寺庙内外的风吹草动,另外两个人敲响了庙门。

  过了一会儿,庙里亮起了灯光,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从庙里传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身影擎着马灯,从禅房里走出来,打开了庙门。

  站在庙门外的人问:“有没有生人住宿?”

  老和尚说:“没有,只有老衲一人。”

  问话的人继续问话,而没有问话的那个人闯入了庙宇里,点燃火把,到处搜索。庙宇并不大,只有高高低低几间房子。

  问话的人说:“这几天,发现有生人进庙居住,一定要告诉我们,否则,我们抓住了,就烧了你这个庙。”

  老和尚没有说话。

  问话的人声色俱厉道:“老东西,听见没有?”

  老和尚颤颤巍巍地说:“听见了。”

  那些人在庙宇里没有搜索到什么东西,就骑着马继续向东奔去。

  我坐在树杈上,看着那些人走远了,就悄悄问三师叔:“这是些什么人?”

  三师叔说:“不清楚,我们下去问一问老和尚吧。”

  我们溜下桑葚树,三师叔敲响了庙门,我向四周张望,看有什么可疑情况。

  庙宇里面又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咳嗽声,老和尚又擎着马灯出来了,一脸惊恐。三师叔从身上摸出了几张钞票,塞到老和尚手中说:“长老不必惊慌,我家主人让我给你送点钱,买点菜蔬。”

  那时候的寺庙不收门票,没有功德箱,没有香火钱,寺庙在周边有菜地,和尚依靠种植一点农作物,以供自己糊口。周围的香客,有时候也会给捐献一点东西给寺庙。那时候的和尚都生活很清寒,不像现在的和尚,依靠坑蒙拐骗,个个富得流油。

  老和尚接到三师叔给的几张钞票,非常激动,他颤抖着声音问:“你的主人是谁?”

  三师叔说:“我从东面来,急着赶路,起得很早,方才在路上遇到几个骑马的人,凶巴巴地检查我们的行囊,抢走了一些东西。这几个人是干什么的,干嘛这么横?”

  老和尚走出庙门,左右看看,看到没有什么人,这才大着胆子说:“这伙瞎怂,坏透了,谁招惹了他们,就打谁;看到谁不顺眼,就打谁。刚才他们还来了,要找人,看到庙里没有人,又离开了。”

  三师叔问:“这伙人是干什么的?”

  老和尚说:“他们是这个地方的一霸,领头的是一个女人,长得水灵灵的,心肠坏透了。女孩子家怎么能这样,领着一帮子男人不干好事,会遭报应的。”

  我听得暗暗心惊,他们果然是大排的人。

  我们告辞出来,老和尚把我们送出了大门,他说:“你们是外地人吧。”

  三师叔说:“是的,做生意的,我家主人多年前曾经接受了长老的接济,一直心怀感激,这次路过宝刹,我家主人叮咛我一定要来看看长老。”

  老和尚问:“你家主人是谁?”

  三师叔随便说了一个名字。

  老和尚仔细想了想,可他想不出来,他当然想不出来,三师叔说:“长老这一生接济过的人肯定很多,没有上千,也有几百吧。”

  老和尚说:“经常有人来寺庙里借宿,也在寺庙里吃饭,我都记不得了。”

  三师叔说:“长老大恩大德,普及众生。”

  老和尚说:“出家人慈悲为怀,接济他人,就是接济自己。”

  三师叔走了几步,回头说:“多谢长老。”

  老和尚说:“这个地方有两个人,你们一定要注意,一个是那个女人,还有一个是道士。”

  三师叔停住了脚步,怎么又冒出来一个道士?

  老和尚说:“此间有个老道,法术极高,会念咒语,会画符咒,如果得罪了他,就会中邪。你们千万要注意,不要招惹他。”

  三师叔和我对望一眼,都哑然失笑。我们是江相派的,最擅长的就是装神弄鬼,现在居然冒出来一个会鬼画符的牛鼻子老道,我们怎么能不会一会?即使他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一定会去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