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9章:三师叔中招

第109章:三师叔中招

  三师叔将大排扶起来,他装着诚恳地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学会禳星之法已有数十年,让数十人得以存活,不取丝毫报酬,只需要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行。”

  大排问:“我需要怎么做?”

  三师叔神情凄凉地说:“禳星大法,延续别人的性命,折损自己之阳寿,罢了罢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大排感动地望着三师叔。

  三师叔接着说:“你印堂发暗,面带忧色,两颊塌陷,双目无光,一定是妨你之物出现了。”

  大排问:“什么叫妨我之物?”

  三师叔说:“世间万事万物,皆有灵气,也有戾气。妨你之物,是你新近所得之物,当你的灵气压住了对方的戾气,则你平安无事;如果你的灵气无法压住对方的戾气,那么你就死期不远了。当年刘皇叔在荆州得一匹的卢马,爱不释手,等到被追杀时,骑着的卢马逃命。然而,前有悬崖,后有追兵,的卢马跃入山间溪水中,渡刘皇叔越过险境,是因为刘皇叔的灵气,压住了的卢马的戾气。后来,刘皇叔带着精兵强将攻取西川,军师庞统要与刘皇叔换乘坐骑。刘皇叔将胯下白马给与庞统,然而庞统的灵气,压不住白马的戾气,最终在落凤坡一命呜呼。”

  大排静静地听着三师叔讲述,脸上的表情随着三师叔讲述的情节而变换。

  三师叔继续说:“我观察你脸上气色,必定是最近得到了一匹马,而且是一匹戾气极盛的好马。”

  大排点点头。

  三师叔说:“此马对你不利,你需要速速将此人丢与他人,我好给你禳星。”

  大排说:“既然此马对我不利,我丢与别人,岂不是也对别人不利。”

  三师叔说:“当年刘皇叔得到的卢马的时候,也有人劝刘皇叔将的卢马丢与别人,刘皇叔也是这样回答。刘皇叔宁肯让自己遭灾受罪,也不愿连累别人,真是正人君子。你也是这样。所以,我拼却自己减损阳寿,也要救你。”

  大排问:“如何救法?”

  三师叔说:“当年,刘皇叔得知的卢马戾气极盛,担心自己的灵气压制不住,他就延请相师做法。相师连做三日法事,才削减了的卢马身上的戾气,让此马不再妨主。刘皇叔的灵气,足以压住的卢马的戾气,这才能在面临绝境中,拼死一跃,修成正果。我虽不知你今日所得的是什么马,但是我可以断定,你得到的是一匹和的卢马一样戾气极重的马匹。的卢马对刘皇叔尚且妨之,何况对于民间之人。”

  大排问:“先生也要做三日法事?”

  三师叔说:“我不想做法事,做法事比较麻烦。你最好把这匹马送给仇人,等到妨过了仇人后,你再乘骑,自然无妨。”

  大排说:“我刚才说过了,我不想把这匹马送给别人。”

  三师叔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那是一定要我给这匹马做法事,那么,明天早晨,你牵着这匹马,向东走十里,看到一件草屋,你将马拴在草屋门口,然后离开百步之远,等我三天。三天之后,马匹自然就不会再妨主了。”三师叔想的是,只要把马交给他,他就会逃之夭夭。纯血马追风逐月,迅疾无比,大排想要追上他,难于上青天。

  大排说:“好的,就依先生。”

  千户寨向东走十里,是一片西瓜地,西瓜地边搭建有人字形瓜庵。这个季节,西瓜早就被采摘完了,但是瓜庵还在,看瓜人到明年还要继续使用。

  第二天一早,我们早早就从山神庙出发了,踏着满地的露水,披着早晨清冷的空气,来到了那座人字形瓜庵的旁边。三师叔径直走进了人字形瓜庵,我和老念藏在附近。

  我们等候着大排会牵着那匹纯血马来到这里,可是,太阳出来了,大排没有来;日上三竿了,大排没有来;到了正午了,大排还是没有来。

  到了这个时候,大排没有来,肯定就再也不会来了。我失望地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老念也一脸沮丧地走出来。

  三师叔从人字形瓜庵里钻出来,同样是失望加沮丧。三师叔一贯神机妙算,然而这次却落了空。

  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山神庙里,看到山神庙里依旧是满院的黄表纸和黄表纸烧过的灰烬,像很多黄色的蝴蝶和灰色的蝴蝶。三师叔打了一声长长的呼哨,想把他的白马呼唤过来,可是,没有。三师叔的额头上急出了汗水,他连打几声呼哨,都没有反应。

  三师叔顾不得伪装了,他跑下斜坡,跑进了千户寨,找到大排的家,看到院门挂着铁锁。村子里的人说,大排和他的随从在半个时辰前离开了。

  三师叔坐在大排家门口的石墩上,脸如土灰。他没想到自己太过托大,着了大排的道儿。

  我们在演戏,大排也在演戏;我们演戏让大排看,大排也演戏让我们看;大排的表演骗过了我们,而我们的表演没有骗过大排。大排不但骗过了我们,还骗走了三师叔的纯血白马。纯血马,就是民间所说的千里马。

  而且,我们在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被大排看穿的?我们不知道。大排什么时候开始给我们下套的?我们也不知道。

  现在,大排不但骗走了我的马,还骗走了三师叔的马,我们偷鸡不能反倒蚀把米。

  我对三师叔说:“算了,不要这两匹马了,我们快点追赶镖队吧。”

  三师叔说:“一定要找到这两匹马,你知道这两匹马有多么珍贵,一万匹马中也难以找到这样两匹马,怎么能说丢就丢了?当年,皇上问岳飞,什么马才叫好马?岳飞说:以前我有两匹马,它们吃饭很挑剔,不是粟麦不吃,不是泉水不喝,我跨上它们征战,刚开始,它们缓步疾跑,被别的马拉在后面,但是过了二十里后,就越跑越快,跑过了一百里,身上没有汗湿。后来,这两匹马在战场上战死,不得已,我只好有挑选了两匹驽马。这两匹马不挑食,什么饲料都吃,什么饮水都喝,一听说上战场,它们就跃跃欲试,拉都拉不住,一开始奔跑,就冲在最前面,将别的马远远拉在后面。但是,仅仅跑过二十里后,它们就气喘吁吁,浑身瘫软,汗湿浸背。这就是千里马和驽马的区别。岳飞那个时候,在他的两匹战马死亡后,尚且难以再找到两匹千里马,我们现在有了两匹千里马,怎么能不珍惜?”

  我懊恼地说:“我们本想给大排设套,没想到大排没有入套,还让我们白白害死了几条人命。”

  三师叔说:“话不能这样说,我们帮助那些病人去死,岂不是做了好事?”

  我说:“配制毒药,害死人命,怎么能算是做好事?”

  三师叔说:“那些人本来就是将死之人,他们卧病在床,形容枯槁,心如死灰,痛苦难当,我送他们药丸,是救他们出水火,这岂不是好事?”

  三师叔所说的,其实就是安乐死,不过那时候还没有这样的做法。三师叔可能是中国最早实行安乐死的人。不过,他的做法确实让我难以接受。

  大排带着四个随从、两匹纯血马逃走了,他们逃向哪里,沿着什么路径?我们一概不知。

  我们铩羽而归,又来到了丝绸之路的通天大道上,老念要离开了,他的追捕期限到了,如果他不能按时回去点卯,他的家人就要受到官府惩罚。

  我们在丝绸之路上与老念依依惜别,老念说:“我这次回去,交过差使后,就会带着家人远走高飞,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安度余生。江湖险恶,江湖风急,我只要平静地度过以后的日子。”

  老念远去了,我看着他的背影问三师叔:“老念真的会从此息影江湖吗?”

  三师叔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是你想进就能进来的,也不是你想退就能退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