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7章:路遇假和尚

第107章:路遇假和尚

  三师叔问:“玉面狐狸现在在哪里?”

  老念说:“从这里向南走上百里,有一座大村子,叫做千户寨。这个村子因为在元朝时期,出过一个千户,所以叫做千户寨。又因为这座村子坐落在河川地带,土壤肥沃,饮水方便,所以远远近近的人都来到千户寨定居,至今这里已经有了上千户人家。在西北甘陕一带,千户村寨实在太少了,所以远近闻名。玉面狐狸被逐出老千行当后,加入了老月行当,学成后,就定居在千户寨。她每次捞了一大票后,就躲在千户寨避风。这次,她骗了呆狗的纯血马,不知道会不会又躲在千户寨。”

  三师叔说:“纯血马价值连城,玉面狐狸骑着它招摇过市,不会不被人发觉。想来要找到她的行踪,应该不难。”

  老念说:“我也这样想吗,但是江湖上的朋友说,在这一带没有发现纯血马,也没有发现玉面狐狸。”

  三师叔说:“这可真奇怪。”

  我问:“玉面狐狸会不会躲了起来?”

  三师叔说:“玉面狐狸是一个性格张扬的女人,他即使躲起来,也不会躲这么长时间。我想明白了,玉面狐狸从东向西走的时候,是女扮男装;而这次回来,从东向西走,一定是还原了女儿身,或者是,又改变了别的装束,所以没有人留意到。他见到你的时候,假扮成书生,而回去的时候,也可能会假扮成猎户或者难民,这个女人鬼大得很,而且精于化妆易容,要逃过别人的视线,不是一件难事。还有,纯血马这一路上都没有留下踪影,肯定也被易容了。”

  我不明白,马怎么会被易容?

  三师叔说:“窃贼中的拾账头和牵鼻头,水平极高,虽是毫末技艺,却是顶上功夫。”

  三师叔所说的拾账头,是指窃贼中偷鸡、偷猫的杂贼。我在前面写到过,杂贼属于窃贼中的下等角色。牵鼻头,是指偷马、偷牛。我在前面写到过杂贼怎么偷马、偷牛。跟着我一起去营救燕子的原木,是个偷马高手;我在去西域的路上,见到过偷牛的杂贼。现在,我只写拾账头的偷鸡贼和偷猫贼。

  偷鸡其实很简单,无论是在村道上,还是关闭的栅栏门外,只要看到有鸡在觅食,偷鸡贼就抛出细绳,细绳的一端牵在他手中,另一端绑着玉米粒,或者一只蚂蚱、知了。鸡吃东西,不会咀嚼,只会吞噬,鸡没有牙齿。等到鸡把细绳一端的东西吞下去了,偷鸡贼就收紧绳子,把鸡拉到自己跟前,鸡因为喉咙里卡着东西,不会发出叫声,所以人不知鬼不觉,甚至连狗都不知觉。所以,有的农夫感到很奇怪,明明家里养着狗,栅栏门关闭着,没有听到狗叫声,怎么会丢了一群鸡?

  偷猫也不难,拿块肉,肉里藏着钢针,猫看到肉,扑上去咬,就被钢针刺中了上下颚。偷猫贼走过去,把猫夹在衣服里。每一个偷猫贼的衣服里,都放着几根不同颜色的猫尾巴,丢猫的人怀疑自己的猫被偷走,偷猫贼就手放在衣服里摇晃着猫尾巴说:“你看看,这是你的猫吗?这是你的猫吗?”丢猫人一看颜色不对,就会放他离开。

  三师叔接着说:“牵鼻头不但能够偷走马,而且他们还善于给马染色,染过了色的马,就萎靡不振,因为连它自己都不认识了自己,别人看到这样的马,根本就不会想到会是一匹良驹。这样,偷马贼就能赶着马,一路回家。我估计玉面狐狸这伙人中,有一个会给马染色的人。”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听三师叔这样一说,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我问:“我们要急着赶回去,又要找那匹纯血马,现在该怎么办?”

  三师叔说:“响马和镖局那边,有豹子和胖大和尚赶去就行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回纯血马。”

  老念说:“此前多有得罪,此后就是朋友。我也跟着你们去。”

  我们骑着马向千户寨走,走过了五六十里,看到前面有两顶轿子,我们也没有留意,擦着轿子向前赶,经过轿子的时候,我无意中一回头,看到里面坐着一个胖和尚。

  我们超过轿子后,继续向前走,我赶上三师叔和老念后,笑着给他们说:“那座轿子里居然坐着一个很肥很大的和尚,抬轿子的又是两个瘦子,这实在太不公平了。”

  老念听我这样说,勒转了马头,他说:“哪里有出家人坐轿子的?出家人讲究修行,怎么能坐在轿子里,这肯定是一个假和尚。”

  我笑着说:“假和尚,那就好办,让他吃点苦头。”

  我也勒转马,打马向后奔去。马跑得风驰电掣,耳边风声呼呼,几步就跑到了轿子跟前。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瘦子一路都在埋头抬轿,突然看到马奔到眼前,叫声啊呀,轿子就从肩头滑落,轿子里的假和尚一个倒栽葱,从轿子里滚了出来,他大声呻吟着,左手揉着光头,右手揉着屁股。

  马在第一顶轿子旁稍作停顿,又奔向第二顶轿子。抬着第二顶轿子的,走在最前面的轿夫,已经看到有危险,他先保命要紧,把轿子扔下去,闪在路边,轿子里又滚出来一个胖大和尚,这个和尚左手揉着屁股,右手揉着光头。

  我看到两个秃驴都在呻吟,就举起马鞭说:“谁再他妈的给老子呻吟,老子就抽一鞭子。”两个秃驴赶紧闭上了嘴巴。

  我问:“玄奘法师是谁?”

  两个秃驴你看我一脸茫然,我看你茫然一脸。我对着他们一人抽了一鞭子,骂道:“连玄奘法师都不知道,就敢冒充和尚。”两个和尚的光头上各挨了一鞭子,赶紧跪在地上,齐声喊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我说:“饶命可以,把袈裟给老子脱下来。”

  两个秃驴听说我只要袈裟,不要命,就争先恐后地脱下袈裟,双手捧着递给我,一脸谄媚。我接过袈裟,放在马鞍旁的背囊里,转过身来,我举起马鞭说:“继续脱。”

  两个秃驴只剩下了内衣内裤,听说我要他们继续脱,路上一齐露出了难堪的表情,我说:“你们这两个秃驴,坑蒙拐骗,早就没脸了,还要脸面做什么。”

  两个秃驴看看我们三个,看到我们马鞍边挂着快刀弓箭,眼中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们没办法,就脱光了衣服。我跳下马,从他们口袋里搜出了一沓纸币,分给了四个轿夫,然后把秃驴的内衣全部点着了。

  秃驴看到我这样做,满脸惶恐焦急,又不敢上前阻挡。

  我对轿夫们喊道:“快跑,不准走,也不准回头,谁回头,我就用鞭子抽谁。”

  轿夫们拿了两个秃驴的钱,巴不得快跑,他们两人一顶轿子,脚下生风,跑得飞快,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我看着站在马路边的两个惶恐不安的秃驴,打马离开了。

  追上了他们,老念说:“呆狗这个主意挺好,让他们再不能骗人了。”

  三师叔笑着说:“呆狗小时候看起来那么老实,长大后,怎么满脑子的歪主意。”

  我拍着背囊说:“社会是一座大熔炉。两件袈裟在此,兴许以后我们用得上。”

  当天下午,我们来到了千户寨。

  千户寨说是一千户人,其实都有几千户人,河川里密密麻麻都是房子,一眼望不到边。而且两边的山坡上,还是星星点点的房子。

  距离千户寨三四里开外,有一面斜坡,斜坡顶上有一座山神庙,山神庙已经荒废多年。站在庙门口,整个河川尽收眼底,我们决定今晚就住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