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5章:大排的底细

第105章:大排的底细

  我睡醒后,看到天色已经大亮,通过窗棂望出去,看到外面是几棵树木。一只鸟雀嘴里叼着一只虫子,站在树枝上,晃晃悠悠;另一只鸟雀飞过来,落在另一棵树上,对着这只叼着虫子的鸟叫喳喳;而在更远处,还停着一只鸟,贪婪地望着这边。

  过了一会儿,第二只鸟飞过来,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向,抢走了第一只鸟口中的虫子;第一只鸟气急败坏,追赶第二只鸟,而蓄势已久的第三只鸟也加入了战团,又从第二只鸟的口中抢走了虫子。三只小鸟早空中展开了一番激战,杀得翎毛乱飞,而他们争来抢去,只是为了一只虫子。

  我突然想到,人类又何尝不是这样?我看到这三只小鸟在抢夺一只虫子,感到可笑;而再过几十年后,后人们看到我们在江湖上争来抢去,是不是也感到好笑?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然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够看穿这一切?能看穿的,就是圣人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圣人,剩下的都是俗人。尤其是在当今社会,圣人都被饿死了,剩下的俗人,为了金钱抢得头破血流,身败名裂。

  干巴老头早就回来了,他和三师叔坐在客厅里说话。他们看到我起床了,就准备开饭。

  饭菜非常丰盛,摆了满满一桌,有一个女佣人端着盘子在房间里出出进进,我想,这里可能是干巴老头的家。

  吃完饭后,我鼓足勇气问干巴老头:“那个波斯女子啥都好吗?”

  干巴老头说:“探花郎都告诉我了,那是侄儿媳妇,我已经派人给她送去吃的,猪肉她不吃,我就让佣人做了牛羊肉送过去,你放心,在我的地盘上,出不了任何事情。”

  干巴老头的地盘,大小相当于一个县域。县域之内,最高官员是县长;而在地下江湖,一切都要听从干巴老头。干巴老头的权利,甚至比县长还大,县长有时候都得听命于他。县长为官一任,将地皮刮走一层后,就去异地赴任。而干巴老头在这里经营了几十年,树大根深,他的影响力比县长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吃完饭后,我们就出发了,来到了昨天和老念分手的那个地方。

  时间不长,老念就来了。老念依然是孤身一人。三师叔敬佩老念是条汉子,良心未泯;老念敬佩三师叔是条汉子,一诺千金。

  老念问:“大哥要让我带一封什么信件,现在交给我吧。”

  三师叔说:“四更时分,书信已放在你的枕头下面,你昨晚住在秦家岭秦二蛋家。另有一份礼物奉上,放在炕角被子下面,请笑纳。”

  老念一听,脸色大变,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知道,能够在深夜将书信放在他的枕下,就能在深夜取他枕上人头。

  老念说:“虽然如此,但我已在嘉峪关立下生死状,绝不能空手回去。”

  远处飞来了一行大雁,叫声凄切,飞向南方。三师叔左手从后背抽出弓箭,右手抽出箭杆,仰面倒在马背上,右足开弓,右手拉箭,一声弓弦响后,箭镞破空而去,射中了飞在最前面的大雁。其余的大雁看到这一幕,拍打着翅膀,仓皇远遁。

  三师叔露出了这一手,让老念彻底折服了。老念看到三师叔手脚极快,这一箭要是射向他,他早就被射一个透心凉了。老念在马上行礼说:“大哥神箭,百步穿杨,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万望恕罪。以后大哥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只管吩咐。小弟姓单名雄林,江湖人称林中雁。”

  我一听他报上名号来,就觉得好笑,他在江湖上绰号林中雁,而三师叔一箭射穿头雁,他怎么能不气馁。

  三师叔说:“兄弟当下就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老兄,希望老兄能够帮忙。”

  老念在马上挺直了腰杆,他说:“大哥请说。”

  三师叔指着我说:“这位小兄弟,在嘉峪关失窃了一匹纯血马,也失窃了部分盘缠。盘缠就算了,钱财乃身外之物,来之江湖,去之江湖,只是那匹纯血马,乃是朋友的至爱之物,要完璧归还。请老兄打听一下,是谁在嘉峪关盗走了纯血马。”

  老念说:“这位小兄弟看起来就是良善之辈,绝不会大奸大恶之徒,取人钱财,原来事出有因,兄弟实在不知道,多有得罪。您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查明,向大哥禀报。”

  三师叔疑惑地看着老念,他觉得老念在说谎,老念也看出了三师叔的疑惑,他表白说:“从这里到嘉峪关,路途险阻,骑上快马两天也不能到达,但是,我有飞鸽传书。”

  老念从背囊里取出一张纸,一杆笔,寥寥数笔,就写好了便条,然后,他将便条卷成一个圆筒,仰天打了一声长长的呼哨,一只纯白色的鸽子,从云层后翩翩飞来,落在了老念的手掌心。它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显得异常机警。

  鸽子的脚脖处有一个细竹筒,老念把纸条塞入竹筒里,一抬手臂,鸽子飞入天空,它的身影很快融入了远处的蓝天中。

  两天后,还是在原地,我们又见面了。

  老念说:“兄弟我调查清楚了那伙人的底细,他们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最先是江湖老千,后来做了江湖老月。这伙人的首领是一个女子,此人天生丽质,妩媚秀美,江湖人称玉面狐狸,真实姓名叫大排。她时而男子装扮,时而女儿装扮,实际年龄三十多,而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她的师父在盐池,因为体型庞大,人称巨月神。”

  哦,我想起了那个盐池的大胖子,那个布置人马和镖局比拼的大胖子,他果然是老月行当里的成名人物。

  老念接着说:“玉面狐狸家在江南,因为水土的原因,皮肤白皙,所以经常做少女打扮。最初在江浙一带,从事老千骗术,后因为心狠手辣,骗走一名客商所有家产,逼得客商悬梁自尽,被同道中人逐出,无处落脚,便来到了西北。”

  响马行当里,不抢穷苦百姓;算命行当里,不骗穷苦百姓;偷窃行当里,不偷穷苦百姓——这都是自古以来就形成的“道”。而且,即使要取贪官污吏和巨商富贾的钱财,也不会全部取走,还要给他留条活路。我早就听闻江湖老千,没想到江湖老千也是这样。玉面狐狸大排逼得人家客商自杀,她被逐出师门,那就在情理之中了。

  老念接着说:“江湖老合,各式各样,唯有老月最没有人性,所以,玉面狐狸就来到盐池,加入了老月行当。老月这个行当,集中的都是老合中没有人要的渣滓,这伙人毫无信义,不讲礼仪,只有为了钱,什么无耻的事情都能干出来,什么亲情友情都能抛弃。这伙老月,其实都是披着一张人皮的禽兽。不,禽兽尚且知道知恩报恩,而这些人极端自私,寡廉鲜耻。”

  我想起了在嘉峪关的时候,玉面狐狸居然用药将我麻翻了,不但偷走了我的纯血马,还拿走了我的盘缠,让我身份分文,流落异地。老月手段之卑劣,确实是江湖别的行业远远不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