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3章

第103章

  老念穿着普通,貌不惊人,随便丢在西北哪座村庄里,都很难找到。

  我们都知道老念是个江湖中人,如果不是江湖中人,谁能够看出客栈里那伙江湖老月的鬼把戏,所以,我们说话都很谨慎。

  三匹马并辔而行,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显得非常客气。老念突然问我们:“听说过宋锡朋吗?”

  三师叔说:“略有耳闻。”

  老念说:“宋锡朋是几十年前闻名关外的响马,为人强悍,武功高强,带人抢劫了十万镖银,北京会友镖局出动几十人,趁夜围住了宋锡朋的住宅,将他擒获。宋锡朋押解到北京,慈禧老佛爷也听说了宋锡朋的名号,就想看看是咋样一个人。宋锡朋见了慈禧,吓得瘫软在地,说不出一句话,他害怕慈禧老佛爷一刀砍了他。慈禧老佛爷看到大名鼎鼎的宋锡朋这副模样,就说:‘敢情是这样一个人哪。’后来,宋锡朋被拉下去砍了。宋锡朋,最强盛的时候,手下有几千人,纵横京津唐和东三省,也都被砍了。所以,做贼的最后都没好下场。”

  我正想着老念怎么莫名其妙地给我们说这段话的时候,三师叔接过了话茬子,三师叔问老念:“听过曾国藩吗?”

  老念说:“大清的擎天一柱,咋能没听过?”

  三师叔说:“江南战事结束后,曾国藩入朝做官,慈禧老佛爷让他分管缉捕京城盗贼。曾国藩放出了大话:‘百万长毛都已荡平,区区小绺算个什么。’有一天,曾国藩退朝回来,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男子,衣着光鲜,满面含春,对着曾国藩作揖问候。曾国藩心想,这个人不认识啊,他怎么对我这么热情。可是,既然人家对他这么热情,那就一定认识他,再说,京城里公子王孙、皇亲国戚多了去了,他不认识也在情理之中。于是,曾国藩就抱拳回礼。那个人掀起曾国藩的胡须说:‘多年不见,大帅胡须都这么长了。’说完就离开了。曾国藩回到家中,这才发现脖子上佩戴的一块玉佩被人偷走了。第二天,还是在退朝时候,还是那个人,他见到曾国藩,说道:‘百万长毛算什么,小绺已存几千年,谁也不敢吹大话说他能剿灭。’曾国藩看着那个人扬长而去,只能含羞忍垢,打道回府。”

  三师叔接着说:“纵使曾国藩这样的人,也不能奈何小绺,别人又能把小绺怎么样?”小绺,就是小偷。京津一带把小偷叫小绺,绺子客。

  我听出来了,双方都是话里有话,借助讲故事,给对方施压。

  老念接着说:“既然都是吃搁念的,我就不瞒你了。你这个小兄弟在嘉峪关做下了大案,官府催得紧,我要带着走。”

  我一听,心中一阵加紧,啊呀,我在嘉峪关和懒龙偷窃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三师叔不动声色地说:“看起来老兄不是鹰爪孙,咋干起了鹰爪孙的勾当。”

  老念说:“实不相瞒,我也是吃搁念的,以前走江湖做响马,道上的朋友都认识,去年失手被捉,关在嘉峪关大牢里。你这位兄弟在嘉峪关犯下事儿,失主家的儿子在省府任要职,给嘉峪关下了死命令,必须找到偷窃人。懒龙也提供说,你这位小兄弟是个过客,不是嘉峪关本地的。官府没有办法,就到牢房里找到几个吃搁念的,让我们分头查找。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听得暗暗心惊,偷偷望去,看到老念和三师叔脸上都非常平静。这才是江湖中人,心中波推浪卷,脸上风平浪静。

  三师叔问:“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老年说:“我在这一带转悠了很久,前两天才看到你们。你们在岳家原设局,拿出了那颗大坠子。那颗大坠子就是嘉峪关丢失之物。”

  三师叔说:“你在哪里?我那天没有看到你。”

  老念说:“我那天确实不在岳家原。但是我第二天来到了岳家原,看到人们都去观音庙祭拜,就上前查看仔细,看到了嘉峪关的失窃之物,被供奉在高台上。我问是谁放在这里,他们就说出了你。我问清了你的体貌特征,就一路追上来,我们有缘,终于相见了。”

  我听得暗暗心惊,我知道遇上江湖高手了。

  三师叔问:“你有什么打算?”

  老念说:“请您老哥高抬贵手,让这位小兄弟跟我回嘉峪关,我也好交差。”

  三师叔说:“这位小兄弟和我情同手足,朝夕相伴,怎么能跟你回嘉峪关?”

  老念说:“如果这样的话,那兄弟就只好得罪大哥了,这条道上,兄弟的朋友到处都是,我让他们好好照顾大哥和这位小兄弟。”

  老念在威胁我们,然而他威胁的话也能说得这么文雅有礼,真不愧是老江湖。我听得暗暗心惊,只有丽玛一脸欢快,她根本就听不懂老念和三师叔说什么。

  三师叔也不动神色,他说:“我手头有点紧事,需要一天办理。省府的要人,我几乎都认识。我看这样吧,我们明天还在这里见面,我把写好的那封书信交给你,让你带回嘉峪关,让转交给省府,自然就没有人查这件事了。”

  老念说:“君子一言……”

  三师叔说:“快马一鞭。”

  老念说:“我信你。”

  三师叔说:“我若食言,有如此树。”他从身上抽出快刀,一刀砍断了路边一棵指头粗的小树。

  老念掉转马,轻快地离开了。

  老念离开后,我问三师叔:“现在该怎么办?”

  三师叔说:“此人不是江湖上的鹰爪孙,只是贪财,才甘替鹰爪孙效劳。对付此人,容易。”

  我说:“那就把我身上的钱财分一部分给他……全部送给他都行。”

  三师叔说:“只怕全部送给他,他也不会放我们走。此人胃口很大,不能满足。”

  我问:“那怎么办?”

  三师叔说:“我有办法,要让他知难而退。”

  当天黄昏时分,我们走进了一座小镇,小镇上有一家茶馆,很多人在里面喝茶聊天,喧嚣的声浪,几乎要把屋顶掀翻了。

  我们把丽玛安顿好,然后走进了人声鼎沸的茶馆里,坐在一张长凳子上,三师叔把一枚事先准备好的康熙黄放在了桌面上,然后看着聊天的人群。我前面说过,康熙黄是一枚边缘磨得锋利的铜钱,是老荣最常用的偷窃工具。

  时间不长,一个留着黄胡子的人坐在了我们的对面,他也摸出一枚康熙黄,和我们的康熙黄放在一起。此前,我看到他在茶馆里挨挨蹭蹭,寻找机会下手。

  三师叔看到那枚康熙黄,眼前一亮,他问:“吃隔念的,来牙淋窑儿多大个时辰?”(江湖上的朋友,来茶馆多久了?)

  黄胡子说:“柳儿”(一个时辰。)

  三师叔又说:“师爷、师傅,孩儿们都好?”(大小头目和弟兄们都好吗?)

  黄胡子:“师爷土了点啦,师傅和人抿山,孩子们都上道了。”(大头目死了,小头目和人在喝酒,弟兄们都在干活。)

  三师叔看到和这个老荣对上了号,就走出了茶馆。我和黄胡子在后面跟着。

  走出了茶馆,我们来到一个背风的地方,三师叔说:“我想见师傅,想要一个妙手空空儿,替我送一封信。”

  黄胡子老荣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给师傅说一声。”

  黄胡子老荣走了后,我很好奇三师叔给谁去送信,难道是给嘉峪关官府,不对,今天三师叔明明是说让那个老念捎回去的。难道是给豹子和光头他们送信,还不对,老荣一般都不会离开自己的巢穴。离开了自己地盘的老荣,就什么都不是,如果偷窃被同行抓住,是要被砍手的。你让老荣跑这么远,而管好自己的手,不偷窃,比登天都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