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95章:郎中架子大

第95章:郎中架子大

  我知道,鹰隼这是去报信了,一场大战即将来临。我想给他们说,如果真的打起来,一定不要伤害豹子和光头。豹子是条光明磊落的汉子,光头也是条表里如一的汉子。最好是能够找到杀害瘦子孩子和念家亲的凶手,冤有头,债有主,不要让光头他们背黑锅。但是又想到我即使说了,也是白说,他们不会听我的。于是,作罢。

  实际上,凶手到底是不是光头他们,我现在还拿不准。按照箭镞上的字迹来说,是龙威镖局,按照念家亲临死前保持的证据来说,也应该是龙威镖局;可是,我又觉得光头他们不是这样的人,经过这大半年的朝夕相处,我觉得他们这些骆驼客都是响当当的好汉,不会做这么下作的事情。

  然而,光头他们不做,难道别人就不做?比如朝天鼻这个心胸狭窄的小人,比如那天和我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对朝天鼻极尽奉承的那些喽啰。

  我对铁柱说:“凶手可能是龙威镖局的人,但是龙威标记也有好人,你们一定要区别对待。。”

  铁柱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他说:“你放心,我们恩怨分明,只找出凶手,不会为难镖局别的人。”

  我说:“豹子和光头都不错,还有小眼睛,很讲义气,都是好汉。”

  铁栓一听到我说小眼睛,立即就有了怒气,他说:“你是说小眼睛,就长得那个鸡巴样,还是好汉?”

  我知道铁栓还在为上次喝酒的事情,对受了小眼睛的奚落念念不忘,耿耿于怀。

  我说:“人谁都有缺点,小眼睛的缺点就是急躁,爱面子,其实人还挺不错的。”

  铁栓说:“不错个屁,上一次要不是看到你和豹子在跟前,我早就打他一个狗啃地。”

  铁栓也是一个好吹牛的家伙,小眼睛再不济,也是一条功夫不错的好手,就凭你铁栓,就能把他打个狗啃地,你也太能吹牛了。

  我本来也想奚落铁栓几句,心想算了,他们三个人,而我们两个人,要是吵翻了,我们也占不到便宜。

  铁柱对铁栓说:“你怎么总是和小眼睛过不去,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行走江湖,不是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走江湖得靠这个。”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说:“以后,真相在没有弄明白前,你不能和龙威镖局的任何人动手。”

  听到铁柱这样说,我就略微有些放心了。

  我们一路向东行走,天气越来越凉,树叶渐渐变黄,又渐渐飘落,刚开始,天空中还有大雁飞过,后来,天空中再也见不到飞鸟的翅膀。落光了叶子的树枝,瑟缩成一团,衰草连天,望断天涯,让人心生出无限苍凉。

  因为没有草料吃,我从西域骑回来的马也迅速瘦了下去,他本来就不是一匹能够奔跑的战马,他只是一匹普通的仅能拉车的马。终于有一天,这匹马倒毙不起。此后,我和丽玛只能一路步行。总想着到下一个村庄,买上一匹马。但一直没有买到,那些马都是冷血马,要是和铁柱他们的温血马走在一起,只会拖了他们的后腿。

  有一天夜晚,我们住在一处破窑洞里,风呼呼地从外面灌进来。我让丽玛睡在外面,我睡在了里面,用身体给他阻挡了呼啸的寒风。早晨起来,丽玛突然头晕目眩,口干舌燥,站起身来摇摇晃晃,我的手掌放在他的额头上,感觉到火烧火燎。天气渐渐寒冷,秋天已经悄无声息地到了,而丽玛还穿着夏天的薄纱。我们都是皮粗肉厚、行走江湖多年的人,江湖的风浪早就在我们的身上吹出了一层老茧,而金枝玉叶的丽玛还不能适应这种剧烈变换的气候。

  我让铁柱他们先走,我等到丽玛病情好转后,就追赶他们。

  然而,丽玛高烧很离开,她一直在说胡话。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放眼望去,四外都是黄乎乎的一片,阴沉的天空是黄色的,收割完庄稼的地面是黄色,落光了树叶的山坡是黄色的,干涸的河床是黄色的。我不知道该如何让丽玛的身体恢复正常,只好抱紧她,嘴唇贴着她的前额,想让她的高烧传染给我,这样她的体温就正常了。

  可是,没有用。

  我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把丽玛放在破窑里,用残缺不全的砖胚垒好窑门,我对她说:“你等等我,我去买药,很快就会回来的。”丽玛躺在地上没有动,我不知道她听见了没有。

  沿着覆盖着一层风沙的小路,我发疯般地向前跑,想要找到药铺,可是,前面一片黄乎乎的山梁,连一棵像样的树木也看不到。我继续向前跑着,我相信只要有路,就一定有村庄。在广袤的西北,道路是连接村庄的桥梁,主要沿着一条路走,不停地走,就一定能够找到村庄。

  我跑到正午的时候,终于看到前面有一座村庄,我敲开第一户人家,问村里有没有郎中,他说村中间那座盖厦房的,就是郎中家。这个村庄有几十户人家,基本上都是黄泥小屋,房顶上苫盖着稻草,只有郎中家是墙砖绿瓦,金碧辉煌,可见,这个郎中给人看病,没少挣钱。

  我推开郎中家的院门,看到院子里有一个老妈子在打扫院落,他们家院子里有几棵冬青树,在这个季节,也只有这种树还绿着叶子,院子里落了一层冬青树卷曲的叶片。

  我问:“郎中呢?”

  老妈子没有说话,只是指指后面的房屋。

  我走进后面的房屋时,看到一个肥大男人爬在炕上,一个穿着绸布衣裤的十几岁的女孩子,站在他的身上,女孩子每踩一脚,这个肥大男人就喊一声“舒服”,踩脚的女孩子就咯咯大笑。

  我问:“谁是郎中?”

  躺着的肥大男人没有说话,踩脚的女孩子也没有说话。

  我加大声音问:“谁是郎中?”

  女孩子从肥大男人的背上走下来,肥大男人光着上身站起来,一伸脚,就勾住了地上的鞋子,他的声音比我更大:“喊什么喊什么,没见到我正忙着。”

  我继续大着声音问:“你是郎中?”

  他没好气地说:“是的,咋了?”

  我说:“有个病人发高烧,你快点去瞧瞧。”

  肥大男人说:“你带过来。”

  我说:“带不过来,她发高烧。”

  肥大男人摆摆手说:“我看病从来不出门,都是把病人送过来。你走吧。”

  这个肥大男人架子好大,我一看就来气了,丽玛烧成了那样,烧得一直说胡话,我跑了这么远才跑来,你居然让我回去把人送过来,简直太不讲道理了,太欺负病人了。

  我睁大眼睛问:“你今天跟我走不走?”

  肥大男人生气了,他声色俱厉喊道:“不走,咋了?你来请我看病,还这种口气给我说话,老子今天就不去。”他脱了鞋子,躺在床上。

  我一看他这种架势,禁不住怒气冲天,我岔开两臂,将他肥大的身躯架在了肩膀上,向门外撞去。

  门外,站满了他家老老少少十几口人,但看到我眼睛血红,一副拼命的样子,没有人敢拦我。我边向外走,边向他怒吼:“今天你要是看不好我媳妇的病,我就把你砸个稀巴烂。”

  我走出大门,大踏步向村外走,脚步咚咚,震得地面都在抖动。村庄里有人听到我们的吵闹声,就走出门观看,但一看到我架着的是郎中,他们赶紧走回家,关上门,从门缝向外偷望。看来,胖大郎中确实在村中没有威望。

  我扛着胖大郎中,像扛着一麻袋麦子,肩膀上的胖大郎中死沉死沉,比一口猪还要沉。我扛到村外的时候,他突然说:“放下我,放下我,我没有拿药。”

  我一想,确实是这样,他没有拿药,我即使把他扛到了破窑里,他即使把丽玛的病情诊断得再精准,没有药材也是白搭。

  我担心他会逃跑,又扛着他往回走。我心中牵挂着燕子,担心他给我使诈,我把所有的药材,都捡取几粒装在药囊里,然后背起药囊,扛着他继续向前走。

  走到村外,又走了两三里,我气喘吁吁,这才不得不把胖大郎中放下来。我本想歇歇再走,没想到胖大郎中一放在地上,马上踮起脚尖奔跑。他两条粗短的肥腿迈得飞快,肥大的屁股表情丰富,左右摇摆。在这个四外没人烟的地方,他害怕挨打,就一路跑在我的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