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84章

第84章

  我手持铁锨,站在那户人家的门口,不敢再走进去。黑暗中,我不知道那户人家的院子里还有没有埋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如果我丢了性命,豹子他们肯定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死的,死在哪儿。如果我丢了性命,丽玛靠谁去解救?

  我大概站立了半个时辰,看到远远的地方走来了一盏灯光。灯光忽明忽暗,到了近前,才看到是打更老人手中的纸糊灯笼,老人还带着一条和他一样苍老的狗。那条狗很安分,摇摇晃晃地跟在同样摇摇晃晃的老人后面,他们的生命都行将暮年。

  老人看到我,似乎吓了一跳,他退后一步问:“谁?干什么?”

  我用想好的话语搪塞说:“走亲戚,看看天色不早了,想出门上路。”我指了指那户人家的院门。

  院子里的父女俩明显是骗棍,也可能不是父女俩。但是,我知道他们是骗棍,又该如何向打更老人解释?说他们是骗棍,而他们至今尚未骗到我一分一厘,我顶多也只是怀疑罢了。所以,打更老人来了,我编造一个理由,和他一起走进马厩,我牵着马就能够堂而皇之地离去了。

  打更老人看到院门开着,就没有怀疑,他走进院子里,大声叫喊着:“朱老三,朱老三。”房间里有了回应声,老者披着衣服走出来,他看着我说:“天还早呢,你咋个跑起来了?”

  我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进马厩里,牵出了我的河曲马。

  打更老人说:“天也不早了,五更都过了,一会就天亮了。”

  我对着打更老人说声谢谢,就骑着马离开了。

  高台县城有城墙,城墙因为年代久远而残破不堪,但是异常高大,这是过去防范异族入侵而建造的城墙,难以攀爬。城墙四周开有城门,但天没有亮,城门是不会打开的。我骑着马来到城墙角,靠着城墙迷瞪了一会儿,把马缰绳拴在我的手腕上。

  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我身上没有多少钱,但是这匹河曲马却是值钱的宝贝。我骑着一匹河曲马,走在河西走廊,就像手捧金子,走在大街上一样。河西走廊几乎家家养马,也几乎人人都会相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抬头看到一缕阳光从城墙上泻下来,照在河曲马的身上。河曲马安安静静地站立着,等候我睡醒。

  河曲马真是通人性,怪不得这是世上最好的马匹。

  我骑着马,走出了高台县城,一路向西,走到正午的时候,远远看到路边的山上有一座小庙。

  西北地广人稀,虽是通衢大道,但也难得见到几个行人。有时候,行走几天几夜,也见不到一座村庄,见不到一个行人。

  我走到山下的时候,突然听到山上传来了呼救的声音。声音断断续续,听起来有气无力。

  在此荒山野岭,有人呼叫救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测。我担心如果我把马拴在山下,会有人趁机偷走。这里虽然是荒山野岭,但也要提防骗棍给我设置圈套,念家亲说,这一带的骗棍特别多。但是,上面有人呼叫救命,我又不能见死不救。

  我牵着马,沿着山坡,慢慢向上攀爬。越向山上行走,呼救的声音越大,最后,我听出来呼救声是从山顶的破庙里传出来的。

  我观察四周,看到周围没有可疑的迹象,就走进了破庙里。破庙早就废弃了,地上落着一层尘灰。破庙中间有一根柱子,柱子上绑着一个人。这个人神情萎靡,突然看到我,两眼放光。他穿得破破烂烂,皮肤粗糙黧黑,和西北随处可见的农民毫无二致。

  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谁把你绑在这里?”

  他说:“大哥快给我解开,我的胳膊都快要断了。”

  我上前给他解开绳索,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努力摇动着胳膊,他的两条胳膊上都被绳索勒出了深深的红印子。

  我问:“怎么回事?”

  他说:“我饿死了,给我点吃的。”

  我从鞍鞯旁的布包里给他取出了一个饼子,他几口就吃完了,噎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又把水囊递给他,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这才顺过气来。

  他说:“我叫顺城,你呢?”

  我说:“我叫呆狗。”

  顺城给我讲了一段他的故事。

  从破庙向西边走二三十里,有一座村庄叫商家台,顺城家就在商家台,家中只有夫妻二人。顺城老实巴交,克勤克俭,家中有点积蓄。

  十多天前,顺城正在地里干活,看到远处的山上有一个少年走走停停,手中拿着几张纸片,对着每一棵大树都要端详片刻。顺城处于好奇,就问:“那个娃,你在干啥哩?”

  少年没好气地回敬他:“干你的活,关你屁事!”

  顺城觉得这个少年太没家教了,就不再理他。

  少年在山上踅摸着,徘徊着,看到每一棵大树,都要端详一会儿,他距离顺城愈来愈近。顺城有心探询,想到刚才遭受的抢白,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次,那个少年开口了,他问:“老伯,这里是商家台地界。”

  顺城不想理他,但还是出于好奇,想知道少年在干什么,就说:“是的,是商家台,你在这寻啥哩?”

  少年说:“不瞒你说,我是西宁府的人,我爹早年发了财,途经这里,听说前面有土匪劫道,我爹就把金元宝埋在商家台的山上,为了避免被人偷走,就分埋在了几棵树下。前段时间,我爹快不行了,就告诉了我这个秘密,还给我写了这几页纸,让我去找财宝。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树都长大了,我找不到了。如果你能帮我找到,财宝分你一半。”

  顺城听说有这么好的事情,赶紧放下锄头,迎上去。

  少年让顺城看纸片,但是顺城不认识一个字。少年就照着纸片给顺城念道:“青扦树下,有元宝一。”

  顺城一听到青扦树,就笑了,他说:“你这城里娃儿,在松树下寻什么哩。你连松树和青扦树都分不清。青扦树在山坡那边,不在这边。”

  顺城扛着锄头,带着少年来到了山坡那边,他指着几棵高大的树木说:“这几棵都是青扦树。”青扦树是西北极为高大的树木,一般都能够长到五十米以上。

  少年接过顺城手中的锄头,在第一棵青扦树下挖掘,没有挖出东西,又在第二棵青扦树下挖掘,挖出了三尺,突然。锄头发出了当的一声轻响,碰到了什么东西。

  顺城和少年一起跳进坑里,从里面果然起出了一块金元宝。金元宝亮光闪闪,灿烂夺目。

  少年问:“你有锯子没有?我俩一人一半。”

  顺城下地干活,哪里会带锯子。少年说:“干脆这样,我跟你回家,回到家一人一半。”

  顺城说:“那你别的元宝呢?不寻啦?”

  少年说:“当然要寻,我从西宁府来到这里,走了上千里路,就是来寻回我爹留下的宝贝。我也没处吃没处睡,干脆就吃住在你家,你帮我找到金元宝,我走的时候给你分一半就得了,行吗?”

  天降元宝,顺城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年拿着纸片说:“这上面还有30个金元宝。”

  顺城赶紧接口说:“好的,好的。”

  西北乡村异常偏僻,人数稀少,一年也难得会有一张生面孔出现。少年跟着顺城走进商家台,一定会有很多人问东问西,顺城不想让人知道他家来了财神爷,就对少年说:“别人要问你,你就说我是你舅舅,你是我外甥。”

  为了进一步骗住村里人,顺城把自己父母、姐姐、姐夫、妻子的名字,全都告诉了少年。在西北农村里,村中的每个人都是一部活字典,村庄所有人的祖宗八代,远亲近亲,他们都了如指掌。这些人农闲时节没事干,坐在一起就是谈论谁家的亲戚怎么样了,谁家和谁家沾亲带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