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3章 酒场如战场

第73章 酒场如战场

  瘦子身后一个年轻人看到这种情形,就走上一步说:“让我先和大哥喝,大哥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和我先喝。”

  瘦子乐得看到有人先和豹子拼酒,他想用连环车轮战灌倒豹子,他让在一边,指着那个年轻人说:“咱们的小兄弟,叫铁栓。”

  豹子还没有说话,性急的小眼睛先走了上去,他对豹子说:“大哥给我个面子,我先和这位兄弟碰几杯。”

  其实,我也想先上去替豹子挡酒,没想到被小眼睛抢了先。

  铁栓是个闷葫芦,他端起海碗,连喝三碗。小眼睛不甘示弱,也连喝三碗。

  铁栓喝完三碗后,面不改色;小眼睛喝完三碗后,面红耳赤。

  喝酒最怕空腹,人家是有备而来,肯定在喝酒前吃了饭;而我们吃完饭后,行走了五里,早晨吃的牛肉煮馍早就消化完了。

  铁栓和小眼睛三碗为一回合,他们喝到第三个三碗的时候,小眼睛已经脚步发飘,他口无遮拦地喊道:“你们做人不地道,你们做人不地道……”他翻来覆去就只是这一句话。

  豹子把小眼睛扶下去,他说:“我这位兄弟性子直,想啥说啥,但是条好汉,你们不要见怪。”

  瘦子带着得意的笑容说:“不妨,不妨。”

  铁栓洋洋得意,斜睨着我们。

  瘦子身后另一个年轻人走出来,他指着我说:“这位兄弟,咱俩切磋切磋。”他的口气居高临下。

  我说:“我可喝不了酒,你也一定要承让。”

  瘦子介绍说:“这位兄弟叫铁柱,他才叫性子直,想啥说啥,他才是条好汉。”

  我知道瘦子是对豹子介绍说小眼睛是条好汉心怀不满,我就故意说:“你们都是好汉,我不是好汉,也没人叫我好汉,因为我喜欢学人说话,学人说话的都不是好汉。”

  瘦子听了我的话,脸色很不好看。

  铁柱给海碗里倒了三碗酒,然后说:“我们这里,进了客人先碰三碗,表示恭敬。”

  我说:“我们那里,来了客人,主家做好饭,给锅里连倒四碗酒,一起吃下,表示诚心。”我连喝四碗酒。

  铁柱惊讶地看着我,既惊讶于我的酒量,又惊讶于我们那里待客给锅里倒酒的习俗。

  其实,我们那里没有这种习俗,是我随口胡编造的。

  铁柱伶牙俐齿,他和铁栓不一样,铁栓只会闷头喝酒,而铁柱边喝酒,边谈笑。会喝酒的人都知道,大声谈笑,会将酒气挥发出去,人就变得轻松,就能喝更多的酒。喝酒就像走夜路,大声叫喊,大声歌唱,就会给自己壮胆。

  铁柱连喝三大碗,然后大声说道:“我们这里,只有来了客人,就用就招待,有一次,我们村子里来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吹牛皮说,他们走遍天下,和人对酒,没人有喝过他们。我说,我一个人对你们三个,每个三碗,你猜结果怎么样?”

  我问:“怎么样?”

  铁柱说:“三个人,每人喝了三大碗后,全都哭了,说这酒这么高的度数,哪里是酒啊,这是火。”

  西北地寒,酒极烈,陕西出产的西凤酒在函谷关内很有名,老老少少都喜欢喝,而在函谷关外,没有人喝,就因为度数太高,外地人受不了。

  我也连喝三大碗,然后说:“有一次,我和四个人对酒,他们喝一碗,我喝三碗,他们也都说自己喝遍天下无敌手,结果,几轮过后,我一点没事,他们中第一个爬在桌子上哭,第二个笑得差点岔气,第三个跪在地上对着我直喊救命,说他本来就不敢来,是他老婆逼着他来的,让我放过他。”

  铁柱问:“第四个呢?”

  我说:“大家都找不到第四个,找呀找呀,终于在墙角找到了,一看,他吓得瑟瑟发抖,发誓说,大哥我再也不敢和你斗酒了,谁要和你斗酒,谁就是王八。”

  我偷眼看到豹子脸上微露喜色,瘦子和铁柱脸上露出愠色。

  铁柱又在面前的海碗里倒满酒,一饮而尽,如是者三。他说:“有一次,我去了一个村子,和人喝酒,全村人都喝不过我,后来,他们牵来一头骆驼,我们用盆子干,它喝一盆子,我喝一盆子,你猜最后怎么着?”

  我知道他在吹牛,就故意笑着问:“怎么着?”

  铁柱说:“骆驼醉了,我啥事没有。”

  大家知道他在吹牛,就一起爆发出笑声。

  我说:“有一次,我也去了一个村子,全村人一看我,就不敢和我对酒,后来,他们牵来了三个东西,三个东西都穿着黑衣服,这么长,这么高。”我在地上比划着。

  我一说到这里,豹子已经猜到了我又在夹枪带棒地骂瘦子他们,所以他的嘴角微微动着,因为瘦子他们都穿着黑色衣服。但是,瘦子他们都没有听出来。

  铁柱问:“哦,后来呢?”

  我说:“后来,我就和这三个东西对酒,它们喝了一瓮,我也喝了一瓮,它们喝醉了,我啥事没有的。”

  小眼睛知道我在吹牛,就故意在旁边帮腔:“后来呢?这三个东西是啥?”

  我连喝了三大海碗,然后不紧不慢地说:“我把这三个喝醉了的东西装到马车上,准备拉回家,路过一个村子,我把这三个烂醉如泥的东西卸下来,准备送给人家,可是人家不要。我说,你们可以杀了吃,它们的肉很好吃。人家还是摆手不要,你知道为什么?”

  铁柱问:“为什么?”

  我说:“人家说,我们是回回,不要你送来的这三头猪。这三头猪尽管穿着黑衣服,装得人模狗样的,可他还是猪。”

  这下,铁柱终于听懂了我说的是什么,他拍着桌子喊道:“你不要欺人太甚!”海碗倾翻,酒液流下来,流在他的黑衣服上。

  小眼睛哈哈大笑,他喝醉了,毫无顾忌。

  瘦子看到铁柱在我的面前一再出丑,而且我神情没有多大变化,知道我能喝酒,而铁柱头上热汗淋漓,身上汗流浃背,脸色忽红忽白,知道铁柱再喝两碗就会醉倒。他上前说:“这位小兄弟不但酒量豪爽,人也豪爽,我们对喝。”

  我还没有说话,豹子上前一步说:“兄弟,我们俩对喝才合适。”他指着我说:“这是我侄儿,我侄儿和我兄弟喝酒,没大没小,侄儿肯定放不开,放不开,就喝不好,喝不好就不如不喝。”

  瘦子说:“好,那我们俩对喝。”

  我退后几步,靠墙站立,肚子里翻江倒海,酒液像被围困的军队一样,左冲右突,寻隙突围。我咬紧牙关,把酒液逼回去。在这些响马的面前,绝对不能出丑。

  我以前其实并不能喝酒,自从师祖被害,燕子被吃,我满腹的郁闷无处发泄,日日对酒浇愁,练出了好酒量。

  豹子和瘦子已经喝开了。他们别喝酒边聊天,说得投机,喝得尽兴。

  瘦子说:“我十岁那一年,村中的恶霸欺负我家,想要我家最好的一块地,我爹不答应,恶霸就牵着狗,天天蹲在我家门口,我爹一出门,他就放狗咬,我爹腿上被咬得全是伤。我爹问你为什么放狗咬人?恶霸说,狗要咬你,又不是我咬你,你找狗说理去。”

  豹子说:“这个恶霸太可憎了。”

  瘦子说:“我爹回来这么一说,我就决心杀了这条狗。村子里有个酿酒坊,每年小麦收割后,就开始酿酒。我去酿酒坊,要了一碗酒浆,把一块牛肉放进去,酒浆比烈酒的浓度还要高。这一天,我爹出门,我跟在后面,身上藏着一把杀猪刀和那块牛肉。恶霸一看到我爹,又放狗咬。我跟在后面,大声吆喝着,把牛肉丢给了狗。狗看到牛肉,就低下头去吃,吃完牛狗,就在原地打转,我趁机抽出杀猪刀,一刀捅进了狗肚子里。”

  豹子说:“干得好。”

  瘦子说:“杀了恶霸的狗,恶霸不答应,要让我爹给他赔狗。我爹没钱赔,他就要走了我家那块地。第一年,那块地里种的包谷,包谷快要成熟的时候,已经长了一人多高,我就天天藏在包谷地里,等恶霸过来。有一天,终于让我等着了。恶霸洋洋得意地来看他的包谷长得怎么样,我从后面一道捅翻了他,上山投了响马。”

  豹子说:“兄弟有血性,干得好,大哥敬你一杯。”

  两人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