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7章 老道士算卦

第47章 老道士算卦

  第二天,天还未亮。我们就出行了。本来想等到路面彻底干透后,再出行,然而,盐池县城里危机重重,杀机四伏,我们都想早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们给骆驼的四蹄绑上棉布,牵出了院门。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一是避免了响亮的蹄声惊醒别人,二是免得骆驼细长的蹄子陷入泥沼,三是避免追踪的人循着骆驼蹄印追上来。

  我们顺着残破不堪的长城,一路急急走着,走到天亮,走到了一座山峰下。山峰不高,但是异常陡峭,我们赶着骆驼,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走上去,一步步都走得很小心。路面湿滑,好几次骆驼都跌倒在地。我们好几个人一起用力,才将骆驼庞大的身体扶起来。

  走到山峰上,道路更为难走,一边是悬崖峭壁,笔直如削;一边是万丈深渊,深不见底。骆驼看着一尺多宽的倾斜而湿滑的路面,止步不前。我把手掌放在骆驼的大腿上,能够感到它因为恐惧而大腿微微颤抖。

  然而,到了这里,纵然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驼队已经没有退路了。往回走只有一条通往盐池县城的道路,县城里,老月和响马都在等着我们。

  光头指示大家分开,两人一组,一组一头骆驼,前面的人拉着骆驼缰绳,后面的人随后驱赶着,骆驼在大家齐声的吆喝声中,不得不上路了。它像山羊一样一步一步试探着,硕大的眼睛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小个子说,这条道路叫做鬼见愁,每次驼队经过这里,都会心惊胆颤。

  这次,我们都顺利通过了,但是损失了一头骆驼。那条由小眼睛牵着的骆驼,走到半途的时候,因为紧张而浑身颤动,小眼睛无法控制它,它庞大的身躯蹭在悬崖上,然后反弹了回来,掉落悬崖,它一路都发出悲鸣的声音。过了很久,我们才听到沉重的落地声,从黑暗的悬崖下传上来。

  走过了鬼见愁,光头派我和小个子埋伏在鬼见愁,看看后面是否有人追上来。驼队继续前行。

  我们爬在石头后,观察了半个小时,没有见到一个人影。太阳越升越高,天空瓦蓝瓦蓝,我们站在山峰上可以望到很远的地方,视线里没有一个人影,我们从山峰下跑下来,追赶驼队。

  我们沿着道路向前追赶,追到了一条河边,河边有青石板铺就的台阶,我们沿着台阶像下走,水面从膝盖开始,慢慢齐到我们的脖子上。双脚在水面下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我们再也不敢向下试探了。

  小个子说:“往常过河,河水很浅,我们徒步涉水过去,但是下了一场暴雨,河水暴涨,我们过不去了。”

  我们过不去,那么驼队肯定也过不去。即使驼队冒险涉河,也得不偿失,因为驼背上的盐巴,一见到水,就会化开,被水冲走。

  驼队去了哪里?我们四望茫茫,找不到踪影。

  我和小个子在河边查看着,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因为驼队要改道行走,一定会给我们留下印记的。

  果然,我在草丛中找到了一堆布片,那是驼队用来包裹骆驼蹄子的棉布,骆驼走了这么久,那些棉布已经被磨穿了。

  那堆破布片放在道路的西边,驼队来到河边后,看到河流暴涨,一定是沿着河流向西面行走。我们追了一阵,追到了一片沼泽地带,看到地上果然有深深的骆驼蹄印。

  继续前行,穿过一片盐碱滩,远处出现了一行人群,那正是慢悠悠行走的驼队,而在驼队前方,是一片平缓的山坡。山坡上,有一座古老的房子巍然挺立。

  那是一座道观。

  我们追到道观门口,终于追上了驼队。

  从天没有亮,就一直走,一直走到了现在,粒米未进,大家都感到饥肠辘辘,就准备走进道观里,生火做饭。

  道观里到底有没有人,或者有没有埋伏,大家都不知道。

  镖师们站成一排,对着道观齐声高喊:“合吾——”

  合吾是一句江湖黑话,意思是“我们是江湖上的,如果你听到了,就观照点,注意点。”江湖人称江湖人为老合。合吾最初为江湖人所通用,后来就成了镖局专用了。镖局每逢走到陌生的,和认为有危险的地方——比如山岗、树林,都会先喊一声合吾,意思就是告诉江湖上的人,我们来了。

  这样一亮嗓子,震天动地,个别不怀好意的小毛贼,就会被吓走。

  遇到寺庙道观、孤村野店,走镖的也要喊一声合吾,意思是说,如果有贼人埋伏,你们就走远点,我们人多势众,不怕你。

  驼队喊完了合吾后,道观里走出了一名老道士,老道士手执佛尘,须发皆白,一副得道成仙、超然忘我的模样。

  老道士看到门外来了一群人和一群骆驼,就躬身相应,他说:“贵客盈门,贫道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驼队没有进入道观,小眼睛和一名镖师先走进去了,在道观里查看。道观外,光头和豹子陪着老道士说话。

  光头说:“叨扰道长,不好意思。”

  老道士说:“各位先生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豹子说:“我们是走镖的,因为河水暴涨,不能涉过,绕道来到这里,想借道观一用,生火做饭,不知道长是否方便?”

  老道士说“当然可以。”

  光头说:“请教道长尊号,此后我们会专程登门拜谢。”

  老道士说:“贫道名念家亲,在此道观修炼二十余载,专程拜谢就不必了。”

  小眼睛和那名镖师走出来,偷偷对着光头点点头。光头说:“大家进道观。”

  镖师们牵着骆驼,逶迤走进道观的黑漆大门。道观里供奉的是神话传说里那个会炼丹的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塑像前,放着一个竹筒,竹筒里装着卦签。

  道观显得很陈旧,房顶上的瓦楞间,长着荒草和苔藓,屋梁上落满了尘灰,屋角还有蜘蛛在结网。道观里只有念家亲老道士一个人,再没有别人。

  豹子和念家亲老道在屋檐下攀谈,小个子他们在厨房里烧水,我感到无聊,就在道观里四处转悠。

  豹子问:“道长老家不在本地?”

  念家亲说:“是的。”

  豹子说:“我从道长尊号推断而出。念家亲,应是思念远在家乡的双亲,是不是?”

  念家亲说:“是的。我家在云南红河,二十年前来到此处做生意,折了本钱,不能回家,急火攻心,就昏倒在路边,恰好被该处道观的道长救醒。后来,我跟着道长学黄老之术,太极八卦。道长去了西天极乐世界,我就继承道长衣钵,在此安身。”

  豹子说“山河破碎,风雨飘摇,世间皆是有家难归的游子。”

  我看到佛像前的竹筒,就拿起来看,竹筒里装满了竹签,每个竹签上都有一首诗歌,诗歌是七言绝句,字体极小,比划细若蚊足,显然是用钢针之类的东西刻上去的。

  念家亲看到我在翻看竹签,就走过来说:“此副竹签已有上百年,是道观一代代传下来的。你想算,我就替你算一卦。”

  我说:“好。”

  我依照念家亲的吩咐,拿起竹筒摇动竹签,然后放下竹筒,从里面随意抽取一根,交到了念家亲手中。

  念家亲看着竹签,脸上波澜不惊,然后说:“你这一辈子经历非凡,坎坷不断。”

  我惊讶地睁大眼睛,我这一辈子确实经历非凡,坎坷不断,难道他能够看出来?

  念家亲看到我脸上的表情,就把竹签递给我,让我看。我凑到阳光下,看到那上面是这样一首诗歌:

  困龙他乡志不伸,忧愁寂寞到而今,事来又逢知己友,抱团取暖大放心。

  我感到很震惊。这副卦签好像就是为了预留的,它说的就是我啊。我早年被人贩卖,跟着马戏团四处漂泊,后来流落到河南,加入了江相派,从事了做旧行;又阴差阳错来到雁北,参加了晋北帮;没想到晋北帮被人告密,遭到毁灭,为了寻找师祖而流落草原……我确实是“困龙他乡志不伸,忧愁寂寞到而今”。但是,我又遇到了三师叔、豹子、黑白乞丐,和现在的小眼睛、小个子,他们都是我的知己朋友,甚至是我的忘年交,也确实是“事来又逢知己友,抱团取暖大放心。”

  我是江相派状元郎凌光祖的大弟子,我深知算命先生都是骗人的,可是,我此前从来没有涉足过太极八卦,难道太极八卦就这么神奇。

  小眼睛看到我在算卦,也跑过来看热闹,他一连声地问我:“怎么样?卦象对不对?”

  我说:“很对。”

  小眼睛同样很惊讶,他问念家亲:“奇怪了,你是怎么算的?”

  念家亲依然是一种波澜不惊的神情,他说:“此卦筒里有六十四根卦签,对应着六十四卦。每个人在他摇动卦筒的时候,他的精气神就会集中在某一个卦签中,然后,他就会抽出这根卦签,这根卦签上的诗歌,正好可以解释他的命运。”

  我听得越发神奇,江相派是假的,难道道家问卦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