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9章 夜晚遇荡妇

第39章 夜晚遇荡妇

  走到了午后,我们看到北面有蜿蜒连绵的古长城,古长城下有一条官道,无数代人在这条官道上走过,将这条黄泥巴砌成的道路踩踏得结实而光滑,官道上还有骆驼碗口状的蹄印,和牛羊花瓣样的蹄印。

  我们沿着古长城一路行走,两天后,来到了一个叫做盐池的地方。盐池的名字中带着一个盐字,其实这里不产盐,而产干草。干草是一味中药,每年都有很多内地的商人来盐池收购干草。

  午后,天空中起了黄风,西北这一带的人把龙卷风叫做黄风。因为龙卷风一来的时候,就飞沙走石,昏天黑地,天地之间黄乎乎一片,对面看不到人。光头看着这种天色,就让我们今晚住宿在盐池县城。

  我们住在了盐池县城的一座大院子里,这间院子很大,砖砌的围墙,围墙上还有一个用来观察瞭望的亭子。这样气派的院子,在西北很少,估计这家人是做生意的,而且做得很大。

  院子的主人让厨师给我们做了一锅糊饽子,这种宁夏小吃很像我当年跟着师父凌光祖在河南大别山中吃的烩饼。不同的是,烩饼里用的食材是猪肉,而糊饽子用的是羊肉。西北这一带,羊群遍地,数量远远大于猪的数量。

  吃完糊饽子,大家都躺在炕上休息,可是,黄风却过去了,天地之间澄明一片,那阵黄风不但吹走了地上的杂物,而且连天上的乌云也吹走了。我看着这样的天气,感到心情非常开朗。

  小眼睛看起来心情也不错,这股黄风似乎也吹走了连日来他心中的阴霾。小眼睛说:“去县城逛逛,去不去?”

  我说:“一个小县城有什么可逛的?”

  小眼睛说:“这你就不知道了,进入宁夏,就进入了回回区,回回的女孩和汉人女孩长得不一样。回回女孩普遍身材丰满高大,眼睛又亮又大,眼泡是肿的,鼻梁挺直,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我说:“肿眼泡还漂亮?”

  小眼睛说:“当然漂亮,回回女孩的肿眼泡和汉人女孩的肿眼泡不一样,回回女孩都是双眼皮,就像牛眼睛一样,亮光闪闪,你说那有多漂亮。”

  我戏谑地说:“你是小眼睛,看到每一双大眼睛都漂亮。”

  小眼睛生气了,他说:“你去不去?你不去,我一个人去。”

  我心里有点痒痒的,很想看看回回女孩是什么样子,听小眼睛说得这样好,我有点动心了,就跟在小眼睛的后面,走出了那座院子。

  大街上的人很多,似乎黄风过后,全县城的人都走出家门,享受清新的空气。我们的眼睛向四周探望,贪恋地看着每一个从眼前走过的女子,然而看了后都感到很失望,那些女子都穿着黑色的长袍,显不出任何身材,而且,她们的脸还都被轻纱遮住了,有的是绿色的,有的是黑色的,有的是白色的,根本看不清她们是高鼻梁还是塌鼻梁,是大眼睛还是小眼睛。

  我们都感到很失望。

  我还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有的女人面纱是绿色,有的是黑色和白色?

  我们在大街上游荡着,像两条无家可归的狗。走遍了半个县城,还没有看清一个女人的脸。我看到有一个女人走进了一个用苇席编成的小房间里,过了一会儿又出来,接着又走进了一个女人。

  我问:“那是干什么的?”

  小眼睛说:“那是洗澡的。”

  我说:“那么小的一个地方,怎么洗澡。”

  小眼睛说:“这里极度干旱缺水,人们所说的洗澡,不是脱光了赤条条跳进澡堂子里,而是用手捧着一捧水,抹湿眼睛和嘴巴,就算是洗澡了。洗完澡后,他们就要走进清真寺里做仪式。”

  我灵机一动,说:“他们要抹湿嘴巴和眼睛,那刚好就能看到脸长的是什么样子。”

  小眼睛说:“好,我们去看看。”

  我们悄悄绕到了那座苇席编的小房间后面,找到一根小棍子,从苇席的缝隙中伸进去。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吼,但是听不懂他喊的是什么。

  那个人的喊声过后,他的身后马上出现了三个人,一个个又高又大,又黑又壮,脸上是密密匝匝的胡须,他们看到我们在苇席后面偷看,不由分说,就向我们扑过来。

  我吓得向后躲了几步,而小眼睛没有躲,他矮下身子,一个扫堂腿过去,扑在最前面的刚才叫喊的那个人就倒了下去。

  第二个人看到小眼睛刚一照面,就放翻了一个,略一迟疑,小眼睛像灵猫一样窜出去,跳起来找准第二个的脸上打出一拳。第二个踉踉跄跄退后几步,一跤坐倒。

  第三个和第四个不敢再上前,他们哇啦哇啦地叫喊着,远处奔来了十几个人,小眼睛抖数精神,还要再战,我说:“快点走,要被缠住就走不脱了。”

  我和小眼睛回头就跑,后面那些人一路追赶着,他们边追边喊,后来,追来的有几十个人。

  我们无处可逃,逃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巷子弯弯曲曲,又窄又长,像鸡肠子一样。追赶人的脚步声在巷口响起,我们看到旁边有一户人家的院门打开着,就一头钻了进去。

  跑进来后才发现,这是一座废弃的院子,院子里覆盖着积年的荒草,黄泥巴糊成的房屋已经倒塌,一只野狗正在院子里寻找食物,突然看到我们,吓得像箭一样窜出。

  倒塌的房屋前有一个萝卜窖。西北农村家家户户都有萝卜窖,那是用来储藏萝卜的。西北苦寒,漫长的冬季里,人们的蔬菜只有秋天储藏的红萝卜和白萝卜,谁家的地窖里储藏的萝卜多,谁家就是富翁。

  我们藏身在萝卜窖里,把荒草盖在窖口,听见脚步声咚咚咚从院门前跑过,像鼓槌一样敲击着我们的耳膜。脚步声愈来愈远,我们正准备起身,突然听到脚步声又回来了。他们在四面八方搜索着,还有人用脚踢着地上的土疙瘩。

  天色渐渐阴暗下来,萝卜窖已经彻底坠入了黑暗,我感到一条什么昆虫爬上了我的脖颈,它多足的腿脚在我的脖颈蠕动着,我不敢动,害怕惹恼了它。还好,它爬着爬着,感觉没有兴趣,就又离开了。

  夜已深,萝卜窖外搜索的脚步渐渐远去,我和小眼睛看到没有危险,就探头探脑地钻出来,一路提心吊胆地回到了驼队所住的院子里。

  院子里,大家都在等我们。

  光头一见到我们,就勃然大怒,然而他没有向我发脾气,只是对着小眼睛。他的声音雷霆震怒,像狮子吼一样;小眼睛的眼睛眨巴着,像鸡啄米一样。

  光头问:“你们去了哪里?”

  小眼睛眨巴着眼睛说:“只是去外面逛逛了。”

  光头围着小眼睛转了一圈,扯着小眼睛衣服上的蛛网,怒吼道:“只是逛逛?只是逛逛哪里来的蜘蛛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小眼睛说:“没有。”

  我也赶紧说:“没有。”

  光头让小眼睛说清楚今天去了哪里,光头一口咬定只是出去转转,我也一口咬定只是出去转转。偷看人家女人洗脸,差点被人家围殴,躲进了萝卜窖里,这么狼狈的事情绝对说不出口,我们就干脆都不说。

  光头看到再也问不出什么情况,就叫进两个放哨的人,让我们两个今晚顶替他们放哨。

  我们走出了房门,登上院墙角落的小亭子。站在小亭子上,能够看清院内院外的一切动静。

  盐池县城的灯光逐渐熄灭,院子里的灯光也熄灭了,月光在云层中穿行,时明时暗。这个夜晚很静谧,这个夜晚很安宁。

  我想起了白天在县城看到的各种颜色的面纱,就问小眼睛:“为什么那些女人的面纱颜色不同,有什么讲究?”

  小眼睛说:“没结婚的女人,戴着绿面纱;结了婚的女人,戴着黑面纱;而有了孙子的女人,戴着白面纱。”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我又问小眼睛:“你的武功跟谁学的?是不是学武的人都爱打架?”

  小眼睛说他老家在河北沧州,那里的男孩子从小都开始练武,他七岁那一年,跟着父亲来到了张家口,此后就没有再离开过。来到张家口的第二年,父亲就把他送到了镖局里,镖局里的很多镖师都和他一样,自从来到镖局,从最基本的武功练起,练成功夫后就在镖局里做镖师,赚钱养家。他的师父是光头。

  哦,怪不得光头骂起小眼睛来,从不留情面,原来小眼睛是他的徒弟。

  小眼睛接着说,刚刚学会功夫的人,看别人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一股杀气狠气,一言不合,就想和人动手。而时间长了,这股杀气狠气就磨平了,看人的时候,眼神是和善的。

  小眼睛问我:“你不会功夫?”

  我说:“我不会。”

  小眼睛说:“走江湖的人,怎么能没有功夫?有了功夫,你就有了护身符,走到哪里都不怕。”

  我说:“以前没有师父教我,现在要学,恐怕晚了。”

  小眼睛说:“不晚,练功什么岁数都不晚。我见过一个人,六十岁才练功,现在都连得像模像样,寻常的小伙都不是他的对手。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你的花架子套路打得再漂亮,不顶用,还是要有真功夫。”

  我问:“什么叫真功夫?”

  小眼睛说:“真功夫就是两个字,一个是快,一个是准。你和人打架,出手一定要快,他还没有出手,他的拳脚已经上去了。再一个是准,想打哪里,就打到哪里。至于那些各种各样的武术套路,没用的,打架的时候根本用不上。打架的时候,不是像评书中说的那样,大战几百回合,往往只是一两招,就要见效,就要把对方整趴下。”

  我说:“快,好理解,出手快;可是准,就不一定了,对方一直在移动。”

  小眼睛说:“想要准,先要心理平稳,不能慌张,不能胆怯,不能心急。你一害怕一紧张,肯定就打不过对方,拳脚也落不到实处。你要判断对方下一步的动作,盯着他的眼睛,就能够看出他的企图,然后你再应对,肯定一打一个准。”

  我们正在亭子里交谈着,突然听见院子外传来了说话声,是两个女人的声音。两个女人从院墙外路过,她们谈论的是各自勾引男人的事情,边说边吃吃地笑。

  小眼睛的眼睛发亮了,他低声对我说:“哇,两个玩嫖客串子的。”玩嫖客串子的,是一句江湖黑话,意思是荡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