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8章 伏击追踪者

第38章 伏击追踪者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豹子才回来。豹子的衣兜里装着弹弓,弹弓的牛皮筋像小鸟一样蹦蹦跳跳。豹子把弹弓取出来,交给光头。光头说:“别看走镖的刀呀枪呀的,其实最管用的还是弹弓。”

  我感到很奇怪,走镖这一路,暗藏危机,说不上来响马会突然出现,想要打退响马,必须真刀真枪对着干,怎么会说刀枪还不如弹弓呢。

  光头把我偷回来的那张纸条递给豹子看,他说:“呆狗这次立了大功。”

  豹子眉毛轻轻动了一下,脸上不动声色,其实我已经看出来了,他是压抑着心中的喜悦。我是豹子带来的,而光头当着豹子的面表扬我,豹子肯定非常高兴。

  豹子说:“这群人,我还以为是老渣,没想到会是响马。”

  光头说:“没想到我们这么早就被响马盯上了。”

  小眼睛说:“这群响马真难缠,估计前三次的镖,也是他们劫走的。”

  光头问豹子:“这些响马知道今晚是我们动手的吗?”

  豹子说:“应该不会知道的,呆狗他们两个离开后,我故意带着响马在城外绕了一大圈,摆脱了他们后,我就回来了。”

  光头让大家快点休息,天一亮就立即赶路,甩开三绺长须这群响马的眼线。

  我看到我们有十几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有功夫,而三绺长须他们只有五六个人,我建议说:“今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些响马干掉了。”

  光头没有说话,他低着头在沉思。豹子因为是客人,也不说话,他轻易都不会发表意见。

  小眼睛听到我这样说,也趁机说:“呆狗说得对,我带上几个人,把这几个响马做了,刨坑埋了,不留痕迹。”

  光头突然发了脾气,他对小眼睛说:“你净说些不着边际的疯话,快点睡觉。”

  大家散开了,我和小眼睛走在最后面,我用探询的眼睛望着小眼睛,小眼睛对着我摇摇头,看起来他很无奈。

  我们有这么多人,响马只有五六个,而且还有几个被豹子的弹弓打伤了,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消灭了他们。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是,光头为什么不同意呢?

  我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豹子还在和光头商量事情。

  我不知道豹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许他一夜没睡,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远近都响起了公鸡竞相的啼鸣声。它们每叫一次,天色就亮一分。

  我们把行李绑在骆驼背上,给水囊里装满了水,给背囊里装了几个坨坨馍,又是不洗脸,就匆匆出发了。

  定边向西,就是宁夏,这里只有一条路,满眼都是戈壁荒滩,满眼都是石头疙瘩,走很久才能够看到一棵树,而树木也是落满了一层尘灰的低矮的灌木。有时候,我看到远处有一堆石头,走到近处了,那石头突然站起来,摇晃着屁股跑远了。那是盘羊,他头上的两只漂亮的角,似乎比身体还大。

  我们加快脚步走出了很远,人和骆驼都走出了一身汗水,回头看到太阳从东边的山巅升上来,远处没有一个人影。我想,三绺长须他们没有跟上来。

  我们继续前行,人和骆驼都走得气喘吁吁,太阳越升越高,天气越来越闷热,有人提出歇一会脚,架火做饭,光头叫骂着,让所有人加快脚步,饿了就啃口坨坨馍,不准停脚。坨坨馍是陕北的一种特产,铁锅里放小鹅卵石,小鹅卵石加热,把面饼埋进去,闷一小会儿,就会烤熟。这就是坨坨馍。

  翻过一座山,趟过一条河,后面还没有看到人影,想着我们已经摆脱了响马的眼线,光头让大家稍微放慢脚步,继续西行。

  小眼睛提出要拉一泡屎,光头让他快点。我感到肚子鼓胀,就提出过会儿和小眼睛一起追赶队伍。

  我们找到一条一人多高的埝畔,蹲在埝畔下拉屎,从这里看到那条我们刚刚涉过的河流。

  我问小眼睛:“你们怎么早晨起来不让洗脸,这一路上我很不习惯,总感觉脏脏的。”

  小眼睛说:“西北风沙很大,太阳很毒,如果洗了脸赶路,脸上就会被风吹得裂了口子,被太阳晒得脱一层皮,所以,走镖的人都知道,不能洗脸。”

  哦,原来是这样。

  我又问:“那我们要干掉响马的眼线,他们为什么不同意干掉?”

  小眼睛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要是把响马的眼线干掉了,谁也不知道。今天我们也不用起这么早赶路了。昨晚没睡好,现在好困啊。”

  我说:“我也好困啊。”

  我提上裤子,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正准备转身追赶镖队的时候,突然看到那条河面上出现了几个人影。

  小眼睛也看到了,他指着那几个人问:“那是谁?”

  我说:“我看不清楚。”

  小眼睛说:“我也看不清楚。”

  我笑着说:“我的大眼睛走看不清楚,你的小眼睛怎么能看清楚。”

  小眼睛说:“我眼睛虽小,但聚光。”

  我说:“我们赶快藏起来,先看看这是些什么人。”

  我们藏在了一堆乱石后,紧张地盯着那几个过河的人。他们在水中缓慢行走,水深齐膝,他们像螃蟹一样一步一挪。我们向前路看着,看不到镖队,他们已经走远了。

  那几个人涉过河水,向着我们走来,风吹过来,我看到其中一个人胸前飘着长长的胡须。啊呀,那是三绺长须他们,那是跟踪我们的响马眼线。

  我对小眼睛说:“这就是昨晚为难我的响马眼线,他们居然一路跟踪我们。”

  小眼睛问:“怎么办?”

  我说:“干掉他们,你敢不敢?”

  小眼睛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世上就没我不敢干的事情,干!”

  我说:“他们好几个人,我们只有两个,要干掉他们,有点难度。”

  小眼睛说:“要不,我们追上大部队,找几个帮手。”

  我说:“他们不同意我们动手的,给他们说了也是白说。”

  小眼睛问:“那怎么办?”

  我说:“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我们偷偷摸摸干掉他们,即使干不掉他们,也能让他们缓下脚步,然后我们再追赶大部队报信。”

  小眼睛说:“就这么干。”

  我和小眼睛飞快地向前跑着,眼睛向两边张望,寻找可以利用的地形。我的脑子也在飞快地转着,想着可以干掉这几个响马的计策。响马一般功夫都不弱,要靠我们两个干掉这五六个响马的眼线,没有计谋是万万不行的。

  我们跑出了三四里,跑进了一条峡谷,峡谷的两边是悬崖峭壁,只有一条小径从峡谷的裂缝中通过,抬起头来,只能看到一线天。一只老鹰从峡谷上空一闪而过,它在影子在悬崖上转瞬即逝。

  我说:“就是这里了。”

  小眼睛说:“这个地方叫一线天,我们每次从这里通过,都格外小心,担心悬崖顶上会有埋伏。不过,想要在上面布置埋伏,只能沿着这些悬崖峭壁攀上去。你看看这两边,就像斧子砍出来的一样,根本爬不上去。而想要从山外绕上悬崖顶,至少需要三四天的路程。所以,这个地方有惊无险。”

  我笑着说:“别人攀不上去,我却能攀上去。我是马戏团走绳索出身的,猴子都爬不上去的悬崖,我都能爬上去。”

  小眼睛仰头看着悬崖说:“要是在这个地方伏击那几个响马,再好不过了,可是,这么高这么陡,你怎么会爬上去?”

  我说:“你向前走,藏起来,看我怎么干掉这几个土鳖响马。”

  小眼睛向前走去,我弓着腰身,攀着石缝,爬上悬崖。从下面向上看,看到悬崖非常危险,没有可以攀附的地方;其实,悬崖不是一整面石头切成的,而是很多块石头垒成的,石头和石头之间都有石缝,只要手指头插进石缝里,就能够爬上去。当然,攀爬的时候,你是不能向下看的,否则会吓得头晕目眩,带来危险。

  爬到了悬崖顶上后,我看到那几个响马眼线刚刚走进一线天,而小眼睛已经在前方一大块石头后藏好了。石头后的小眼睛,比一只小鸟大不了多少,他一直抬着头,关切地望着我。

  悬崖上方是一片平地,有一亩地大小,平地上堆满了石头,有的像粪笼那么大,有的像拳头那么小。我挑拣了一堆大石头,推到了悬崖边。

  然后,我看到那些人走到了悬崖下,他们眼睛望着前方,没有抬头看,他们压根就不会想到我埋伏在悬崖上方。我把大石头一块接一块地推了下去,这些声势显赫的大石头,即使砸不到他们,也会挡住他们前行的道路。一线天的道路狭窄得像一条裤带一样。

  我在悬崖上方,听见了大石头落地的沉重的声音,听见了他们惊讶而恐怖的叫喊声,听见了小鸟振翅腾空的尖叫声。我看到小眼睛向我招手,我兴高采烈地向他回应,然后沿着山脊向前跑去。

  跑出了很远,再也看不到那些响马眼线的身影,我顺着悬崖溜下去,和小眼睛在悬崖下汇合。

  我兴高采烈,小眼睛也兴高采烈,我问:“砸中了狗日的吗?”

  小眼睛说:“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听到他们的惊叫声像杀猪一样,估计是砸中了。”

  我笑着说:“现在他们想要追上我们,难上加难,那堆大石头起码够他们搬运半天的。”

  我们蹦蹦跳跳地向前赶去,像两个刚刚放学的小学生。我们追赶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追上了大部队。光头和豹子他们正在一片低矮的灌木丛中休息。

  光头问:“你们怎么现在才赶上来?正准备派人去接你们哩。”

  小眼睛满脸都是笑容,他绘声绘色地讲起我怎么在悬崖上伏击那些响马眼线的故事。

  其余的人都听得津津有味,唯独光头一脸严霜。我想着他会和我们一样兴高采烈,然而他没有。他神色凝重地问我们:“有人死吗?”

  小眼睛说:“估计有人被砸死了。”

  光头懊恼地说:“你们闯了大祸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些响马不是我们的仇家吗?我们干掉了仇家,走镖的光头应该高兴才对,他怎么会说我们闯了大祸呢?

  我的心情从沸水跌入了冰窖,沮丧到了极点。我躺在地上,望着天上的白云,对光头的举动,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光头走镖十几年,还救过三师叔和我们的命,他显然不会害我们。他这次亲自出门护镖,一路小心谨慎,显然也不是响马的内线,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天空中,有一只老鹰掠过,展开翅膀,径直飞向西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