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0章

第30章

  我们站在南面,乞丐们站在北面,我们一点一点把丐帮赶往北面,不让他们靠近张家口。

  丐帮边乞讨边走向北方,其实不用他们张口乞讨,路上的人看到他们衣衫褴褛,满脸污垢,就想当然地认为他们可怜,值得同情,于是有饭的给饭,没饭的给钱,还有人把不穿的衣服送给他们,丐帮这一路上不需要自己动手,却能够丰衣足食。

  赶出了十几里后,我们回身向南方走,可是丐帮又跟在了我们后面。丐帮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也甩不掉。

  黑乞丐愁眉苦脸地说:“这样不行啊,一定要想个办法。”

  我皱着眉头说:“唉,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些乞丐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我们路过了一座关帝庙,关帝庙里供奉着关老爷,关老爷的两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替关老爷拿着大刀的周仓,一个是替关老爷捧着卷宗的文官,我不知道文官叫什么名字。

  北方有各种各样的寺庙,最常见的是关帝庙和土地庙,这类寺庙通常都没有人看管,里面供奉着关老爷和土地神,点着香火,谁进去看到香火快要燃尽了,从旁边拿起一根,续上就行。这些寺庙不让你买票,也不让你捐钱。

  我一看到周仓,突然灵机一动,我对黑乞丐说:“把关老爷的大刀拿过来。”

  黑乞丐走进关帝庙,把一人多高的青龙偃月刀握在手中,显得威风凛凛,异常威武。黑乞丐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他手持青龙偃月刀,宛如天神下凡。

  我拿着手枪,黑乞丐手持青龙偃月刀,我们紧紧地跟在乞丐后面,再遇到有人给乞丐钱,或者给乞丐饭,我们就大步冲过去,黑乞丐举着青龙偃月刀,我举起手枪,给钱和给饭的人吓得仓皇逃遁。

  他们逃出了很远后,大声唾骂我们是疯子。我们听在耳中,喜在心中。

  此后,乞丐们没有饭吃,他们饿得东倒西歪,摇摇晃晃。我们跟在后面,大声谈论着美食,我说:“我这一生最喜欢吃的是油泼辣子biang biang面,面粉加水,放盐放油,揉成面团,用湿抹布盖上一个时辰,然后再用擀面杖擀成两指宽的面片,两手捏着两端,一拉一扯一甩,面片就变成了比裤带还要长还要宽的面条。开水煮熟。捞在碗里,放上生姜末、大蒜末、辣椒粉,浇上滚油,只听嗞地一声,香气四溢,让人满口生津。”

  我偷眼看去,看到有几个乞丐侧着头过来听我讲述,喉结上下动着,真的在咽唾沫。

  黑乞丐说:“你们那个地方的人,就知道吃面,过来过去都是面,吃来吃去还不是同一个味道?”

  我说:“你这就不懂了,我们那里的人对面条最有研究了,同样的面粉,可以做出一百种花样,每一种花样的味道都很一样,但都好吃的不得了。你且听我给你细细道来这一百种面条:油泼面夹一口香的发抖,菠菜面营养多绝对很牛,裤带面粗得很挑战喉咙,BiangBiang面拌上肉真是筋斗,浆水面连汤带水记得擦嘴,岐山面哨子多历史悠久,蒜沾面有点辣小心舌头,炸酱面然一点吃不了咱兜着走……”

  我偷眼看到乞丐们的口水全都流下来了,他们像拉车上坡的老牛一样,口水一直拖到了地上。

  我们一路把丐帮赶到了崇礼。

  黄昏时分,丐帮住进了一家车马大店里,车马大店里都是通铺,一间房子里可以睡二三十个人。丐帮住进了同一间房子里。

  我们守在门口,不让丐帮出来,丐帮在里面饿得呻吟,想要出去讨东西吃,可是一看到凶神恶煞的我们,又赶紧退了回去。

  对付流氓,就要有流氓的方法;对付无赖,就要用无赖的方法。流氓,害怕更流氓的人;无赖,害怕更无赖的人。流氓和无赖都不讲道理,像豹子和白乞丐这样讲道理的正人君子,永远斗不过流氓无赖。

  车马大店的老板和伙计,看到我们一人拿枪,一人拿刀,守在房门口,就小心翼翼过来探问:“两位客官,这是为何?”

  我故意没好气地呵斥道:“没你的事,该干嘛干嘛,走远点。”

  黑乞丐也故意大声吼道:“你敢多管闲事,把你的店砸成碎片。”

  老板和伙计唯唯诺诺,赶紧退了回去。

  我们坐在房间门口,乞丐们不敢出来,他们饿得嗷嗷叫,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后来,我听到白胡子老乞丐苍老的声音传来:“都不要叫了,快点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

  听到丐帮饿成了这样,我和黑乞丐都捂着嘴巴偷偷笑。

  我悄悄对黑乞丐说:“你在这里盯着,我去去就来,给我们弄点好吃的。”

  黑乞丐说:“最好弄点肉,喝点酒。咱们有吃有喝,气死这帮孙子。”

  我跑出车马大店,在县城的大街上游荡着。夜已深,街道上只有零星灯火。只要看到哪里有灯火,我就悄悄跑过去,察看虚实。走到城墙下的时候,看到有一户人家院门紧关,但是门缝里有香味和灯光漏出来,我侧耳倾听,听见两个人在交谈,一个说:“狗肉越煮越烂,越烂越香。我们先睡觉,天亮后再吃。”另一个说:“那就要把火盖上,天亮了,煤烧透了,肉也烂了。”

  我一听有狗肉,口水立即涌了上来。

  狗肉是最好吃的东西,猪吃食,羊吃草,狗吃肉。猪肉羊肉都香得不得了,狗肉那可就更香了。吃狗肉喝烧酒,那是神仙的日子。而且,乞丐们都知道狗肉好吃,也最爱吃狗肉,他们到处跑,看到没有主人的狗,就打死了吃。

  那两个人去睡觉了,我悄悄爬上墙头,溜进厨房,揭开锅盖,浓郁的狗肉香立即扑鼻而来,把我香得口水直流。我用钩子勾出一块狗肉,尝一口,已经熟了,满口生津。我二话不说,扯下两条狗腿,回头看到案板上还放着一坛烧酒,不由分说就抱在怀中,可见这家主人也是一个高尚食客,知道吃狗肉必须喝烧酒。

  怀揣两条狗腿和烧酒,我兴冲冲来到车马大店里。黑乞丐流着口水迎上来,他说:“我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好吃的来了。”

  我们坐在房门口,一人拿着一条狗腿,咬一口狗肉,喝一口烧酒,这条狗估计是条五六十斤重的大狗,仅仅一条后腿上的肉,就有两三斤重。

  我们吃着喝着,得意万分,房间里又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乞丐们这会儿都在忍受痛苦的煎熬,而且痛不欲生。

  我大声唱道:“人生在世如春梦。”

  黑乞丐唱道:“且自开怀饮几盅。”

  我接着唱道:“酒里自觉乾坤大。”

  黑乞丐唱道:“壶中日月大不同。”

  我接着唱道:“烦恼苦闷都不想。”

  黑乞丐唱道:“有酒有肉好光景。”

  ………

  我们吃完了狗肉,喝足了烧酒,然后隔窗把两根狗骨头扔进去,里面传来了争抢的打斗声和吸吮的滋滋声。

  远处想起了梆子声,干燥的梆子声连敲四下,已经四更了。房间里哈欠声响起,那帮烂货要睡觉了。我心中突然诞生了一个天才的想法:偷走他们的衣服,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纠缠我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