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2章

第12章

  我拿着燕子的簪子和手镯问:“这是哪里来的?”

  他看看我,又看看豹子,不敢说。豹子说:“你说了实话,我们就给你留下半袋水,生死由天。”

  他犹犹豫豫地说:“我们来到暗河边,看到暗河边有一串女人的脚印,循着脚印走过去,看到有个女人坐在河边的盐生草中,似乎在等人。她见到我们,很惊慌,站起身来就走。我们说是自己人,没有恶意,她才停住了脚步。她说她要在这里等一个朋友,我们说我们是骆驼客,在沙漠里迷路了,干脆大家一起结伴走出沙漠。她答应了。在这种环境中,任何一个人都走不出沙漠,只有结伴才能走出。

  “她在暗河边已经等候了大半天,也没有等到她的同伴到来,我们说,你的同伴都到这个时辰还没有来,肯定死了。干脆就顺着暗河向下游走吧,一定能够走出沙漠。她犹犹豫豫地答应了。我们在前面走,她远远地跟在我们后面。其实,我没有害她,是本田要害她。

  “我们的干粮也吃完了,前面还不知道要走多远,如果走不出去,就要死。本田就说,把后面这个女人杀死吃了,就能够走出沙漠。杀那个女人是本田的主意,也是本田动手的。本田装着和她说话,从后面捅了她一刀,那个女人一句话没说,就倒下去了。

  “捅死了女人后,本田就把她的身体砍成了很多块,我捡拾了很多柴禾,放在火中烧烤。人肉我吃不下去,都是本田吃的。我看到这个女人身上的簪子和镯子不错,能卖钱,就摘下来装在身上。

  “我没有吃人肉,所以走不远。本田吃了人肉,走得快。我让他等等我,他不理会。我走着走着,又饥又渴,走不动了,就倒在了这里,后来就遇到了你们。你们认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你们的人?真的和我无关。”

  豹子满脸泪花,他转过身,大步向前赶去。我浑身颤抖,扑上去咬住这个日本特务一块肉。他长声嘶喊着。我咬下一块肉,吐在地上;再咬下一块肉,吐在地上……他的叫声停止了,我的嘴巴血淋淋的。我抹了一把嘴巴,追向豹子。

  本田全名本田次一郎,在中国化名老同。

  老同的同党,岂能放过!

  我的胸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肚子里丝毫也感觉不到饿,双脚踩在沙子上,像踩在弹簧上一样轻捷。豹子在前面大步走着,他甩开双手,像一只张开翅膀疾走的鸵鸟。

  前面有一座高高的沙丘,我们很快就爬上了沙丘。沙丘上出现了一行脚印,没有被沙尘暴淹没。那行脚印,一脚深一脚浅,是老同的。

  我们站在沙丘上,看到沙丘下有一条简易的道路,道路像带子一样从沙漠中穿过。一辆汽车远远地开来了,道路中间有一个人向着汽车举开双手摇晃,那是老同。

  在这里,只有日本人才有汽车。

  我颓然坐在沙丘上,嘶声长叫。声音像破裂的竹片一样,在天际回荡。

  豹子拉起我说:“回去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同死定了,就让他多活几天。”

  多伦被日本人占领了,我们回不去了;师祖在浑善达克沙地的地盘也被日本人占了,我们去不了了。

  多伦城外上百里,有一座废弃的喇嘛庙。此前,这座喇嘛庙中有一个喇嘛,老态龙钟。老喇嘛死后,这座喇嘛庙就倾颓了。喇嘛庙里,锅碗瓢盆,门窗被褥,一应俱全。

  骆驼客也是走江湖的,他们经过这座喇嘛庙的时候,黑白乞丐让骆驼客把三师叔放在喇嘛庙里。骆驼客要把货物送到张家口,而当时,整个察哈尔省已经沦陷,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被日本人占领。三师叔走进张家口,只会自投罗网。

  喇嘛庙成为了我们的栖息地。

  我在喇嘛庙中躺了七天,这七天里,我几乎茶水未进。第八天,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人瘦了一圈,胡须开始从下巴冒出来。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七天里,我一直想到了死,我丝毫也没有想到,我居然把燕子的肉吃进肚子里。燕子,那是我的未婚妻,是我最亲最爱的人。我没有想到,那么漂亮聪颖,又那么活泼可爱的少女,她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但是,我不能死,我如果死了,燕子就白死了。

  第八天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我,我的额头有了细细的皱纹,我的下巴密匝匝地长满了又短又硬的胡茬子,我的心在这七天里一下子长硬了,硬得像一块石头一样。

  此后,复仇成为了我唯一的目的。

  然而,要干掉老同,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黑白乞丐从多伦探听到的消息是,老同做了多伦宪兵司令。

  宪兵司令部,防守极为严密,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老同知道自己作恶多端,他出门的时候,都坐着汽车,两个日本宪兵拿着枪,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还喂养了一只日本狼狗,那只日本狼狗也像影子一样紧跟着他。

  要走近老同,千难万难,更何况还要干掉他。

  日本人兵力有限,他们占领了多伦后,暂时无法派出兵力占领乡村,我们在喇嘛庙里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

  骆驼客离开的时候,给我们留下了两张弓,几十支箭。草原因为草木茂盛,所以鸟类很多。有一种鸟叫大鸨,大鸨是他的学名,草原人叫做野雁,体型很大,飞不高,有十几斤重。三师叔箭法百发百中,每次射击大鸨,都是穿颈而过。而偏偏这种鸟又极为愚笨,三师叔射杀了一支,而另外的还呆头呆脑地望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天天都在想着怎么报仇,复仇的信念燃烧得我双眼通红,然而,想要杀死多伦宪兵司令,却找不到路径。

  有一天,我拿着一把刀,走出了喇嘛庙很远,看到草丛中有一支狼獾,我一路追击狼獾,翻过了一座小山丘。小山丘下有一座村庄,奇怪的是村庄里空无一人,狼獾从村道上跑过去,也没有人出来追击。

  村庄那边是一片密林,狼獾跑进密林里后,就再也找不到了。我失望地回到村庄,突然听到村中间的一座院子里,传出了一片叫好声。

  我循着声音来到了那座院子里,发现这里黑压压都是人头,原来全村人都来到这座院子里。院子后有一间大房,房檐下坐着一个说书瞎子,他小腿上绑着竹板,膝盖上放着三弦,手中拉着弓弦,他边唱边说,三弦响着,竹板打着,听起来有板有眼。

  时间还早,我索性就在这里听一段。

  那天,说书瞎子说的是“王佐断臂”。宋朝的时候,金军南侵,岳飞率军北上迎战,却被一个名叫陆文龙的人打败。陆文龙是潞州节度使的儿子,金军统帅金兀术攻占潞州,陆文龙的父母双方自缢殉国。襁褓中的陆文龙和奶娘,被金兀术掳到金国,做了他的义子。陆文龙长大后,武功盖世,丝毫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率军南下,连败岳飞的军队。岳飞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部将王佐砍断自己手臂,要求诈降金军,劝说陆文龙投降……

  我听到这里,头脑中电光火石般地一闪,我有了接近老同的主意了。

  我没有听完“王佐断臂”,就走出村庄,急急赶往喇嘛庙。

  我想到的是,折断自己的手臂,然后去见老同。在老同对我失去了戒心后,干掉老同。

  然而,没有人同意我的想法。

  豹子说:“你的做法太冒险,如果刺杀不成,你的手臂就白白地舍掉了。”

  黑乞丐说:“老同是日本特务,受过专门训练,你有两条胳膊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只剩下一条隔壁。”

  三师叔说:“这是苦肉计,是三十六计中的最最下策。”

  我说:“只要能够刺杀老同,我愿意舍弃一切。我不会和老同力拼,我只会智取。我是江相派的传人,对付别人,可以用千术,然而对付不信鬼神的老同,只有用苦肉计。”

  豹子说:“老同是我们这里所有人的敌人,不会让你独自涉险。”

  黑乞丐说:“有我们在,就不需要你打入他们内部。”

  三师叔说:“江相派的传人,沦落到了这种境地,实在是悲哀啊,悲哀。”

  白乞丐一直没有说法,他的眼睛望着远方,似有所思。豹子问他的意见时,他一言不发。

  豹子说:“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主意,什么事也难不住你,你倒是说话啊。“

  白乞丐说:“春秋时期,江浙一代有一个吴国,国王叫僚,人们叫他吴王僚。他的侄子阖闾派人刺杀了吴王僚,篡夺王位。吴王僚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儿子庆忌力大无穷,在外统兵,是当时第一勇士,阖闾担心庆忌为父亲报仇,惊恐万分。后来,吴国境内一个小混混叫要离,说他能够杀死庆忌。当时谁也不相信,因为庆忌又瘦又小,而且还有残疾。但是,这个要离打入庆忌身边,趁他不备,用长矛刺死了他。”

  豹子、黑乞丐、三师叔都不说话了。

  白乞丐接着说:“以至柔克至强,不是不可以,但是呆狗断臂这种方法不可取。”

  我说:“我和老同当初关在同一间监狱中,我突然离开,把老同一个人都在监狱里。如果我现在再回到老同身边,老同肯定是会怀疑的。他首先会问我那天晚上为什么不回去,如果我不回去,一定要有不能回去的理由。什么事情让我不能按时回到监狱,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身体受伤,而且是非常严厉的伤。如果这样,老同就不会怀疑了。”

  白乞丐说:“刺杀老同的方式有很多种,最笨的就是像王佐和要离这样自断手臂。我们怎么刺杀老同,你就不要管了,我们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那天晚上,我一直睡不着。我透过窗户望着星星,总感到有师祖和燕子的眼睛在看着我。天快亮的时候,我终于做好决定,走出了喇嘛庙。

  喇嘛庙的庙门是中国传统的木门结构,有门头、门脸、门扇、门槛。门头用来阻挡风雨;门脸是门头下装饰性的两个横伸出的木条,有方形的,有圆形的;门扇有单开的,有双开的,还有多看的;门槛是门扇下的木板。

  我找到一截绳子,捆上大石头,搭在门脸上,绳子的一段,绑在门扇下。我趴在地上,手臂搭在门槛上,然后一刀砍断了绳子,大石头落下来,我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

  我幸福地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