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章

第1章

  引子

  江湖从未消亡,江湖一直存在

  上世纪60年代中期,我在一家工厂里跑采购。那时候,出门的人很少,夜晚旅社里有限的房间也经常住不满。

  有一天,我住在粤北一座县城的小旅社里,那座县城也只有这一家旅社。夜晚时分,我听到隔壁传来了说话声,居然是用江湖黑话在交谈。江湖黑话在江湖上不这样叫,而叫江湖春点。

  那两个人说的是豆花。豆花就是姑娘。

  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听过江湖黑话了,陡然听到江湖黑话,感觉特别亲切,那些如烟的往事,一下子浮上眼前。本来以为,过去的事情,就永远过去了,像水一样流走了。其实,它一直没有流走,它就沉睡在我的身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突然唤醒。

  人这一生,有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些事情,就像伤疤一样,无论过了多少年,它都会刻在那里。

  我说的是翠儿和燕子。

  这一生,我对不起的人很多,而最对不起的是翠儿,如果那天我没有听评书,而是早早跟着翠儿逃离高树林,逃离那个马戏团,翠儿也不会遇害,我们的生活也完全是另一番样子。如果那天我拦住了燕子,不让燕子深入险地,我们的生活也会是另一番样子。

  男人这一生,你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绝不能对不起你深爱的女人。否则,你会一生生活在追悔中。

  那天晚上,旅社隔壁的两个人,在用江湖黑话交谈着他们各自的经历,我听到一个说,要防备隔壁那个人偷听,他说的是我。另一个洋洋得意地说:“那是个空子,不是吃隔念的。”

  我感到一惊,我和他们没有打过照面,他们怎么会说我是空子。空子,就是不懂江湖事理的人;吃隔念的,我在前面写到过多次,就是江湖中人。

  旅社房间里有一张钉在墙壁上的镜片,我拉亮电灯查看,看到镜子里的那个人满脸胡茬子,眼角满是皱纹,脸上饱经风霜,眼睛里的神色迟钝而胆怯。这个人怎么看都像个刚刚从田间走回来,把锄头放在门后面的老农民,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江湖中人。

  我感到黯然神伤,离开江湖十多年,十多年的岁月之刀,竟然将那个英俊青年镌刻成了这样。果然是岁月催人老。

  隔壁房间的人继续在交谈,我听出来他们是两个小偷。他们在那边感叹着说,现在的人都很穷,撬开一家家房门,都没有什么值得拿走的。不像原来,原来走进一个大户人家,金银首饰,古玩字画,随便哪样送进当铺,都能够吃上一月半月的。

  他们感叹完了后,就把话题扯到了我身上,看出来我身上装着钱,钱在地道里,他们准备在我身上下手。

  地道这个春点,我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说了,在盗窃行当里,把上衣上面的口袋叫天窗,上衣下面的口袋叫平台,裤子口袋叫地道。我的钱确实装在裤子口袋里,一沓子崭新的十元钱,不过那时我给工厂买设备的钱。这钱要是被他们偷走了,我就得进监狱。

  他们把我当成了空子,其实我是老江湖。他们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估计我开始闯江湖的时候,他们还穿着开裆裤。我过的桥都比他们走的路多,我吃的盐都比他们吃的饭多。

  我不动声色地躺在床上,我知道他们今晚要动手。

  过了夜半,月亮西斜,一缕月光从顶窗照进来,落在了床铺的被子上。门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知道是隔壁的两个老荣在动手。老荣也是春点,意思是小偷,我在前面多次写到过。

  对于老荣来说,再坚固的房门,都能够打开。何况,旅社的房门都很简陋。

  需要说明一点,过去的房门,都是两扇对开,中间用门闩关上,老荣只需要把刀片从门缝插进去,就可以拨开门闩。现在的房门,都是单扇关闭,用的是暗锁,但是这种房门更好打开,首先用第一代身份证,或者银行卡之类的片状物,顺着房门和门框连接处插进去,用力一捅,房门就打开了;如果这种方法不能打开,还有一种方法,城市里面很多人家的门上都有猫眼,老荣可以从门外拆开猫眼,然后把用铁条特制的U型工具,从猫眼伸进去,一端触及门后的把手,一端用力,房门也会轻易打开。

  打开房门,是老荣的必修课,也是基础课。

  所以,过去的人夜晚睡觉,一定会给门后面支上一根顶门杠;现在的人夜晚睡觉,一定要反锁房门;而走出房门,更应该反锁房门。

  又说多了,人一上年纪,话就多。人老三不才,口水多如海,迎风就落泪,放屁屎就来。谁都甭笑话谁,谁都有这一天的。

  我上面说的是防盗技巧,要是谁跟着我这个帖子偷学了这招,和我没得关系的,我给你叮咛过了,只怪你自己睡觉和出门太大意,不反锁房门。

  那天晚上,旅社的房门被打开了,月光把两个老荣的影子也铺在了地面上,我当时很害怕,但是又不敢大声叫喊。如果贸然叫喊,老荣可能就会捅我一刀子,然后逃走。

  两个老荣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后,就慢慢摸进来。他们走到了床边,我突然说:“排琴,我也就是个水码子,有嘎,是老东家的,不是我的。”我说的是,兄弟,我是个穷人,有钱,是公家的,不是我的。

  两个老荣吃了一惊,我在暗淡的天光中,看到他们愣住了,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趁机打破尴尬说:“亲不亲,一家人,我也曾是老荣。”

  他们赶紧说:“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是老前辈。”

  我拉亮电灯,我们就坐在旅社的房间里聊天。如果不是采生折割那样十恶不赦的暴徒,江湖中人见面都是蛮亲近的。江湖说起来很大,其实就只有那么小,说不定啥时间就会碰面的。

  他们俩,都很消瘦,那时候的胖子不多。一个高,一个矮,很好区分。

  那天晚上,我们说起了各自经历过的最残忍的事情。

  因为是萍水相逢,所以我毫无顾忌,我说起了这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我说得泣不成声。这件事情,是我在亲眼看到日本鬼杀害了师祖后,寻找燕子的时候发生的。

  他们两个说,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几件痛不欲生的事情。

  高个子以前也在马戏团呆过,当时他也只有十来岁。马戏团里有一个怪物,人头狼身,会发出呜呜的叫声。每次马戏团表演到高潮,这个怪物就会被牵出来。它能听懂人话,让他翻跟头,他就翻跟头;让他鞠躬作揖,他就鞠躬作揖;围观的人非常惊异,也非常高兴,纷纷把钱抛到场子里。有人就问,这是什么动物?马戏团老板说,这是一个狼孩,母狼丢了孩子,就会抱走人家的孩子,吃了狼奶的孩子,就会变成人头狼身的怪物,不信?让它叫几声。那个怪物果然发出了狼的叫声。

  因为相信了它是狼孩,村中的孩子就向它丢石头,用棍棒打它,它不敢还手,只敢躲开。因为疼痛,它的眼泪流下来,孩子们就笑着拍手说:“快看,快看,这个怪物还会流眼泪。”

  高个子问我:“你知道这个怪物是什么?”

  我说:“我当然知道。”

  贼的体型都非常小,而且有的贼还会江湖上的缩骨术。你家的钢管防盗网,他一侧身就进去了。很多人说,他家失窃了,门窗都好好的,不知道贼从哪里进来的。要么贼从你家的防盗网钻进来的,要么贼打开你家房门进来的。

  还有,现在的门锁也很烂,越是高科技的,贼却容易打开。汽车的锁子够高级的吧,但是贼只需要两秒钟就打开了。反而是过去的老式锁子,让贼无法打开。

  说到锁子,想起了,前面还有一个美女说到了他家有一把老式锁子,我找找看,那是把什么锁。

  记住一点,出门一定要反锁房门。

  高个子接着说:“有一天,我们来到了一座小城表演,这个怪物正在表演的时候,突然冲出场子,抱着一个中年女人的腿,人们纷纷围过去,不知道这个怪物为什么会这样。那个中年女人也不知道,她想要摆脱那个怪物,但是那个怪物抱得很紧,这个中年女人就发出尖叫,用脚踢着这个怪物,围观的人也帮忙过去用脚踹它。怪物被踢倒了,那个中年女人惊惶逃走了。”

  我问:“他为什么不叫喊?”

  高个子说:“他的舌头被拔掉了。”

  我听得毛骨悚然。

  高个子接着说:“中年女人离开后,这个怪物就不吃不喝,马戏团老板害怕他饿死了,死了马戏团就少了一大把收入,就让人撬开他的嘴巴,给他喂食。但是,夜晚,这个怪物用裤带把自己吊死了。”

  我说:“这是采生折割。”

  高个子说:“是的,十年前,有老渣从这座小城里偷走了一个孩子,卖给了马戏团,马戏团拔掉他的舌头,把他包在一张狼皮里,密密地缝起来,几年后,孩子长大了,将狼皮撑得滚圆。马戏团为了限制孩子生长,就把他的骨头砸碎了。这样,这个孩子的身体,就永远都被包在狼皮里。为了担心会被熟人和家人认出,马戏团还把孩子的鼻子和嘴巴割开,让鼻子和嘴巴长成奇形怪状的样子,这样,即使他的父母看见了,也不会认识的。”

  我说:“平生我最恨老渣。”老渣是江湖春点,意思是人贩子。

  高个子说:“那个怪物死了后,我心里总觉得不是味,后来就找个机会离开了,在江湖上入了另一门。”

  高个子说完了,矮个子接着说:“我没有见过人头狼身的怪物,但是我见面到花瓶姑娘。”

  高个子问:“什么叫花瓶姑娘?”

  矮个子说:“就是花瓶上有一个人头,非常漂亮,也是不会说话,脖子挨着瓶颈,身子在花瓶里,身子非常小,头颅非常大。”

  高个子说:“这是怎么长的啊,不成比例。”

  矮个子说:“这也是老渣做的孽。老渣偷出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卖给江湖杂耍的,杂耍的割掉小女孩的舌头,打断骨头,放在花瓶里。每次吃饭的时候,杂耍的敲敲花瓶,小女孩就探出头来吃饭。天长日久,孩子的身子不生长,而只有探出瓶颈的头颅在生长,到了后来,脖子卡在瓶颈,头再也下不去了,就成了花瓶姑娘。杂耍的把她的脸打扮漂亮,带出去让人观看,这就是花瓶姑娘。因为人们都没有见过,争相来看稀奇。杂耍的让她来笑,她就笑;让她眨眼,她就眨眼。人群兴奋不已,争相给钱。”

  我说:“马戏团和玩杂耍的,在江湖上都属于飘门,江湖八大门,只有飘门最为恶劣。妓女也属于飘门。”

  高个子和矮个子都惊异地望着我,问道:“什么是八大门?”

  我问:“你们入行的时候,开业师父没有告诉你们吗?”

  他们都说:“没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