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13章

第113章

  这是假麦帮主给镖师设置的一个圈套。这个卸磨杀驴式的圈套,既能够让镖师把这些金银珠宝和古董字画从多伦城中送到城外的日本人手中,又能够达到杀人灭口的目的。这个计策极端毒辣。

  突然,燕子说:“丐帮估计要开溜了。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不到最后一刻,帮主是不会轻易转手的。你们等等,我去南关查看情况。”燕子刚说完话,就闪出了房门,我想拦阻,已经来不及了。白乞丐推了黑乞丐一把说:“快点跟上。”黑乞丐也跑出了房门。

  可是,黑乞丐很快就回来了,他说燕子跑得飞快,他只转过两道弯,就跟丢了。

  我透过窗户,看到一弯残月挂在树梢,树影婆娑,印在了方格花窗上,为燕子捏了一把汗。

  燕子离开后,房间里的人都看着豹子,豹子身中两支箭镞,可是这里没有郎中,没有人敢拔开箭镞。这种犬齿倒钩箭,一旦强硬拔开,鲜血就会喷薄而出,中箭的人不是血尽而死,就是疼痛而死。

  豹子问镖师:“有金疮药吗?”

  镖师说:“有的。”凡是开镖局的,都离不开金疮药,就像开裁缝铺的,离不开剪刀一样。

  豹子说:“拔开箭镞,撒上金疮药就行。”

  镖师说:“没有郎中怎么办?”

  豹子说:“不需要郎中,你照我说的做,这点疼不算什么,我忍得住。”

  镖师招手让镖局的伙计取来金创药,所有人都胆战心惊地看着豹子,豹子豪爽地说:“拿酒来。”

  伙计双手捧来一坛酒,豹子单手提起坛子,仰脖灌下半坛酒,然后重重地把酒坛顿在桌上,喊道:“动手吧。”声震屋顶,嗡嗡作响。

  镖师伸出手臂,他叮咛说:“兄弟,你忍住啊。”

  豹子哈哈大笑,满屋都是酒气,他说:“男儿踏破千山阙,饮尽刀头血,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镖师拔掉一支箭镞,白乞丐把金疮药撒上去,豹子端直坐着,一动不动;镖师又拔掉一支箭镞,白乞丐又赶紧把金疮药撒上去,豹子身躯不动,指节捏得咯咯作响。他坐向身边的椅子,咔嚓一声,椅子碎了。

  大家七手八脚把豹子从椅子碎片中扶起来,然后将他放在床上,豹子说了一句:“两天没睡觉,我困了。”然后,他就呼呼大睡,似乎也不在乎自己身负重伤。

  豹子身中两支箭镞,谈笑自若,不动声色,而我中了一支箭镞,就虚弱成了这样,在豹子面前,我感到极度惭愧。

  天快亮的时候,大家都困了,呵欠连连,他们靠在墙角窗口睡着了,而我毫无睡意,牵挂着燕子。

  月亮落下去了,曙光尚未升起,这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我在黑暗中睁大双眼,等待着燕子归来。可是,燕子还没有回来。

  黎明来临了,外面响起了推门声,还有门铃碰撞的清脆的叮当声。所有睡着的人都霍然而起。房门打开了,我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窈窕的轮廓,那是燕子。

  燕子说:“我看到大钻石了。”

  我浑身颤抖,像打摆子一样,想要坐起来,可是上半身刚刚起来,又像被推了一把一样,重重的倒在床上,我结结巴巴地问燕子:“在……在哪里?”

  三师叔和镖师都吃惊地望着我,他们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豹子疑惑地望着我,又望着燕子,他知道大钻石被我们带到了塞外草原,但是不知道大钻石丢失了;黑白乞丐脸上露出了诧异和兴奋的表情,他们知道我们这一路上的遭遇,和大钻石的波折。

  燕子说:“大钻石在假麦帮主家中,天亮就要送走了。”

  我们都静静地看着燕子。燕子喝了一口水后,说:“凌晨时分,我才找到南关的假麦帮主家。那座院子里一片混乱,丐帮果然要开溜了。我趁着没人注意,溜到了后院一间房子里。刚进房屋不久,就听到了说话声传来,我左右看看,无处可躲,就顺着柱子爬上了房梁。房门打开了,前面是一个掌灯的,后面是假麦帮主,就是冒充师祖的那个人。那个人和师祖长得很像,但是,他瞎了一只眼睛,怪不得经常戴着茶色眼睛。掌灯的出去后,这个独眼狗把茶色眼镜摘下来,放在手中擦拭,我看到灯下他那张脸异常恐怖。过了一会儿,有两个人走进来,独眼狗又把眼镜戴上去。他和那两个人说话,声音平和而有威严感,和师祖的声音一点也不像,这是怎么回事?”

  三师叔说:“江湖上有人可以模仿几十种声音,别人的声音只要让他听一遍,就能够模仿得惟妙惟肖。”

  燕子说:“是的,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模仿的是师祖的声音,而他在私下里,才会用自己的声音说话。”

  三师叔说:“那么,他面对的这两个人,一定是自己的心腹。”

  燕子说:“确实是这样,这两个人是他的心腹,他交给了他们一件很重要的任务……”

  黑乞丐着急地问:“什么任务?”

  燕子没有回答黑乞丐的话,而是转向我说:“这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我们见过的。”

  我惊讶的问:“谁呀?”脑子里飞快地闪现出我和燕子在塞北草原上遇到过的一张张面孔。

  燕子说:“其中一个是金属声音,另一个人不认识。”

  我想起了那天晚上和胎记在土地庙守夜的情景,曾经有两个人走进了停放尸体的土地庙里,一个是金属声音,一个是公鸡嗓子,独眼狗曾经让公鸡嗓子给日本人送过信,而现在独眼龙要把一项重要任务交给两个人,一个是金属声音,另一个估计是更为亲近的公鸡嗓子。

  我问:“另一个人的声音是不是很干瘪难听,像公鸡叫一样。”

  燕子说:“是的。”

  我说:“这个人我见过。那天晚上在土地庙,我看到他们在一起,也是去执行什么重要任务。后来,高矮乞丐去追他们,不知道追上没有,只听到了枪声。既然这两个人混蛋都活着,估计高矮乞丐那晚凶多吉少。”

  三师叔问:“这两个是什么人?”

  黑乞丐抢着问:“他们要执行什么重要任务?”

  我说:“这两个都是中国人,是丐帮里的败类。”

  豹子说:“这两个狗杂种我也见过,要是再见到他们,一定活活劈了他们,师祖逃离多伦,就是这两个狗杂种勾结日本人害的。”

  黑乞丐说:“我见到他们,也绝不会放过,凡是当汉奸的,我知道一个,就除掉一个。”

  白乞丐说:“先甭岔开话题,听小妮子往下说。”

  燕子接着说:“那两个人走进屋子,和独眼狗说了几句话后,独眼狗打开墙角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件包裹,打开包裹,是几件棉衣,又打开棉衣,里面有一个盒子,我一见到这个盒子,就差点叫出声来,它太熟悉了。独眼狗打开盒子,果然是我们丢失了的大钻石。”

  黑乞丐说:“听你们说在赤峰丢失了大钻石,怎么又会在多伦出现?”

  白乞丐说:“这还不明白,是有人从赤峰带到了多伦。”

  我想不明白,当初赤峰城墙被日军攻破,警察队长带着大钻石向南逃窜,我和燕子曾经也向南追赶,可是,多伦在赤峰的西面,不在南面,大钻石在向南逃窜的警察队长手中,而现在大钻石怎么又会在多伦的独眼龙手中出现?

  我正在想着这个问题,听到燕子继续说:“独眼狗对那两个人说,这颗钻石价值连城,多少人为他葬送了性命,你们两个要把它安全带出城去,只要把这颗钻石带到安全地带,帝国会给你们记大功一件。到时候,荣华富贵,娇妻美妾,都是你们的。那两个人点点头。独眼狗说,你们乔装打扮,天亮后跟着难民混出城区,一定要保证钻石的安全。独眼狗说完就离开了,那两个人在房间里换衣服,打扮成难民的模样。我听到金属声音问另外一个人,这颗钻石有什么秘密?是不是有很多人为它送了性命?另一个人说起了这颗钻石的来历和一连串的事情。从这个人的讲述中,我才知道当初赤峰警察队长向南逃走,只是障眼法,他携带着大钻石向西逃往多伦。在多伦,他被一伙强盗杀死,抢走了大钻石,而独眼狗和一伙日本特务又从强盗手中抢到了大钻石,后来,就一直藏在南关那座宅子里。现在,丐帮身份被暴露,他们要赶紧逃走,担心路上有什么不测,就派这两个人携带大钻石,化装潜逃。”

  三师叔插话说:“这么说,这两个杂种知道大钻石的来历?”

  燕子说:“是的。”

  燕子接着说:“那两个人商量说,先睡一会儿,等到天亮后,就跟着难民出西门逃出。他们走出了那间房屋,我也趁机逃了出来。我刚刚逃出不远,就看到有一支几十人的军队跑步来到南关,那座大宅子里哨声四起,丐帮像老鼠一样四处奔窜,结果,军队只抓住了几个小喽啰,其余的人都逃走了。”

  豹子说:“这些军队做事太不机密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还能走漏风声,让人家有了准备。”

  白乞丐说:“谁不定军队里就有日本特务。”

  豹子说:“当务之急是,赶快夺回大钻石,那是晋北帮用几十条生命换来的。”

  三师叔问燕子:“你确定他们是向西逃走?”

  燕子说:“是的。”

  三师叔又问:“你确定他们知道钻石的来历?”

  燕子说:“是的。”

  三师叔还问:“你确定钻石就在他们手上?”

  燕子说:“是的。”

  三师叔说:“那就好办了。”

  黑乞丐说:“天色已经大亮了,估计那两个杂种逃出了很远,我们赶紧去追。我们先骗,骗不到手就偷,偷不到手就抢,我们这里什么本事的人都有,一定要把钻石弄到手。”

  三师叔轻描淡写地说:“不劳各位大驾,我和燕子出面就行了。三日之内,一定会带钻石完璧归赵。”

  黑乞丐看着身材瘦削的三师叔说:“你们两个?行吗?丐帮里采生折割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混蛋。”

  三师叔嘿然笑着说:“我是江相派的探花,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江相派办不好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