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8章

第108章

  我们都震惊地看着这个满身是血的人,不知道他是谁。三师叔走上去搀扶着他问到:“豹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看着他,看到他真的是晋北帮的二当家豹子,是那个在常家大院保护我和燕子先行撤退,而自己身负刀伤的豹子,是那个威势赫赫,武功高强的豹子。

  豹子说:“丐帮杀来了,有几十个人,刚才和我在院门外拼杀,被我连伤七八个人,他们就退回去用箭射,我身中两箭,知道难以抵挡,就关上院门,走进地下室通知你们。现在,丐帮正在翻越院墙。”

  黑乞丐操起靠在墙边的一把长凳,抡得呼呼风响,他喝道:“丐帮这些蝼蚁之辈,也敢上门挑战,你们先走,我在这里要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白乞丐拦住黑乞丐说:“我们有两个人受伤,要和他们拼杀,难免会有后顾之忧,当今之计,走为上策,以后报仇不迟。”

  三师叔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们有弓箭,说不定还带着枪,豹子这么好的身手都受伤了,我们犯不着再和他们死拼。”

  于是,黑乞丐背着我,三师叔搀着豹子,白乞丐在前端着油灯,走向地道深处。刚刚转过一道弯,就听见了地下室门被撞开的断裂声,燕子向着声音来处发了两只飞镖,那边传来了尖叫声。

  我们在地道中行走了几百米,遇到了好几处岔路口,白乞丐只引领我们朝着左边行走,后面追兵的脚步声愈来愈远。这条地道白乞丐似乎很熟悉,可是,他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多伦吧,为什么会这样熟悉呢?

  没有了追兵,燕子就赶上了我们,他问:“我们离开了药铺,郎中回来后不知道情况,会不会着了丐帮的道儿?我们这不是害苦他了?”

  白乞丐说:“不会的。郎中骑马出去,说明路程遥远,产妇大出血,一时半会儿不会消停,顺利的话,郎中会在天亮回家,而郎中也是江湖中人,他一看到院墙院门,就知道有危险,肯定不会自投罗网的。”

  黑乞丐背着我走在前面,三师叔搀扶着豹子走在后面,灯光照耀中,豹子脸上身上都是血,可是他谈笑自若,似乎丝毫也不知道痛苦,他问我:“呆狗,你伤得怎么样?”

  我还是不能说话,对他心存感激,也无比敬佩。我被射了一箭,就伤成了这样,而豹子被射了两箭,却还谈笑风生,豹子真是一条铁打的硬汉。他的武功和轻功都极为了得,盗术高超,能够在熟习阿摩搪墻拳的黑白乞丐手中盗走日本书信的,也只有豹子了。

  我们走出了上千米后,地道就到了尽头。地道的尽头是一口水井,隐隐有凉气从井底升起,让我打了一个哆嗦。这是一眼真正的水井,地道的尽头是水井洞壁,又怎么才能走出去呢?

  白乞丐端着油灯,向上望去,我也望向上方,只看到散发着微弱亮光的井口,井口上还吊着木桶,距离地道洞口有十几米高。我们有两个伤者,又如何才能爬上去?

  燕子走上前来,她让我们都向后退几步,然后从腰间解下软竿。可是,软竿仅仅四五米长,远远够不到井口。燕子看着我们,欲言又止,油灯光照着她脸上飞起了两朵绯红。豹子明白燕子想干什么,他说:“把腰带都解下来,交给燕子。”

  那时候的男人都穿着折裆裤,裤裆很宽很肥,裤腰很大很粗,穿上这样的裤子,需要把裤腰折叠起来,然后用布做的腰带拦腰扎住,才不会掉下去。所以,这种裤子就叫折裆裤。

  白乞丐把几条腰带绑起来,交到了燕子的手中。燕子把腰带与软竿连接起来,然后抡圆了,抛上井口。软竿一端的钩子,勾住了木桶的边缘,就可以将木桶拉下来。

  接着,燕子抓着井绳,攀到了井口。

  那时候的水井上方都有三脚架子,三脚架子上方架着辘轳,辘轳上缠着井绳,井绳下吊着水桶。人们吃水的时候,需要转动辘轳,把水桶放下井中,摇晃井绳,水桶吃满,然后再摇动辘轳,将水桶吊上来。辘轳上因为积年累月被井绳缠绕,而有了一圈圈的凹槽。人们放水桶吊水的时候,手搭在辘轳上,手指贴着凹槽,放开辘轳把,水桶就会自动落下井中。我们那里把这种方式叫“蹦轱辘”,只有经常吊水的人才会这样,小孩子是不敢放“蹦轱辘”的,弄不好会把辘轳连木桶都掉进井中。

  燕子爬上去后,把木桶放下来,黑白乞丐攀着井绳爬上去,而剩下的三师叔、受伤的豹子和我,则被黑白乞丐用辘轳吊了上去。

  我们离开井口,向前走去,突然看到前院有灯光透出来,还有说话声隐约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