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4章

第104章

  燕子说:“那封书信是关于军事布防的,寻找小偷是不会偷的,要偷走这封书信的,只会是熟悉这封书信内容的人,这封书信对他们大有用处。可是,谁熟悉这封书信的内容呢?是丐帮。但是,如果是丐帮,那么为什么又会只偷走书信,而不加害你们。”

  我听着燕子的分析,觉得句句在理。偷走书信的人,肯定不会是丐帮的人,也不会是普通小偷,因为普通小偷没有这样的身手。能偷走这封书信的人,只会是神偷。可是,这个神偷怎么又会知道这封书信的内容很重要?只有一种可能,这个神偷一直在暗中监视着黑白乞丐,或者说一直在暗中监视丐帮。

  白乞丐说:“那天早晨起床后,我们发现书信不见了,异常惊讶,但是猜不透是谁偷走了。当时,我们想到会是丐帮,留意丐帮的一举一动,但是,丐帮再没有派人出城送信。按说,如果是丐帮偷走了这么重要的书信,一定还会再派人送出城的。丐帮风平浪静,说明他们并不知道两个送信的人已经被我们杀死了,也不知道书信到了我们手中,还不知道书信又在我们手中丢失了。”

  燕子说:“和我的分析吻合。”

  白乞丐接着说:“我们的背后一直有人在跟踪盯梢,而这个人是敌是友,我们丝毫也不知道。按说,我们也是行走江湖二十年的老手了,可是这次却着了人家的道儿,想来都觉得可怕。于是,我们决定离开祖师庙,去城墙脚下的土洞里居住。居住在土洞里的,只会有一种人,就是流落异地的乞丐。一个乞丐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乞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你要给丐帮打招呼,因为这是丐帮的地盘。丐帮同意了,你才能乞讨。你别看大街上的乞丐东一个西一个,有瞎子有瘫子,好像彼此都没有关系,其实他们背后都有丐帮在撑腰。你要是欺负了其中的一个,你家的房子不是被点着了,就是被摧毁了。丐帮是天下第一邪恶帮派,他们什么下作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燕子说:“原来乞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是谁想乞讨就能乞讨的。”

  白乞丐说:“可是在多伦很奇怪,我们乞讨的时候,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驱赶。大街上的那些乞丐看起来都忙忙碌碌的,他们走路很快,见面很少交谈,不去民居周围,主要集中在部队驻扎地,和一些大型建筑的附近,比如银行、戏院、衙门周围。”

  我躺在床上想,多伦城中的乞丐,已经不是乞丐了,而是日本人的暗探。他们背后可能有日本人给钱,当然就不需要乞讨了。

  突然,屋顶上传来了一声轻响,那是瓦片碎裂的声音。屋顶上一直有人在偷听。黑暗中,燕子像一支利箭一样飞出了房屋,手一样,一支飞镖飞了出去。可是,奇怪的是,屋顶上再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道黑影像轻烟一样飘远了。

  燕子走回来说:“这个人身手好快,追赶不及了。”

  屋子里的人都不再说话,大家都觉得极度沮丧。我们说了大半夜话,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全被人偷听去了。

  确实有高手一直在背后跟踪盯梢黑白乞丐。

  天亮后,黑白乞丐将我抬到了地下室里。这个药铺的郎中是江湖中人,药铺有一条逃命的密道,密道要从地下室穿过。白乞丐对我说,因为有人盯上了我们,担心对我不利,就将我藏在地下室里。

  然后,整整一天,我都没有再见到他们。我躺在地下室的床上,醒了睡,睡了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回来了。外面大概是天黑吧,他们三个人都显得很累,黑乞丐的手臂挂彩了,用绷带绑着,挂在胸前。这种对外伤的包扎方式,不是药铺的,而是军队里的,药铺里没有绷带。

  今天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子走到我的床前,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额头,问道:“今天感觉好些了吗?”

  我对着她笑笑。我想问他们今天发生了什么,可惜没有力气说话。

  地下室里有一张木桌,木桌上点着一盏油灯,他们三个人围坐在木桌边。燕子说:“一定要把丐帮的阴谋告诉旅长,让旅长早作防备。”

  白乞丐说:“看今天的情况,应该是旅长得知了,要不然,也不会做出防备。可是,旅长既然知道了,为什么不把丐帮连窝端掉。”

  燕子说:“会不会旅长在放长线钓大鱼。”

  白乞丐说:“只会是这种可能,可是,看今天的情形,也实在太凶险了。”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很想知道,可是他们不说。

  过了一会儿,郎中走进来了,他先看了看我的伤情,然后也坐在了木桌边,对他们三个说:“你们怎么到这个时辰才回来,听着外面的枪声炮声,我的心都揪紧了。”

  白乞丐说:“天刚亮,我们从这里走出去,就听到城外传来了炮声,还有几发炮弹落在了城里,日本人的飞机也出动了,向着城墙里扫射投弹。我们知道打仗了,就赶紧跑到城门口,看到城门打开着,但是只有军队才能出入,别的人不能出入。我看到一支几百人的军队开出去,背着枪支和大刀,我就断定,打仗的地方,不在城墙边,可能在距离城墙还有一段距离的阵地上。”

  郎中说:“城北门外有一座山,山上驻扎了一支中国军队,可能战役是在那里打响的。”

  白乞丐说:“是的,应该是的。到了正午,就看到一个骑马的人跑进北门,浑身是血,他跑向教堂的方向。时间不大,就有人骑着马跑到北门口,大声叫喊关门,关门,守城的士兵把北门关闭了,城内的军队上了城墙,而城外没有一个人回来,早晨我看到的那几百人,估计都战死了。”

  郎中看到黑乞丐,他问:“则那么挂彩了?”

  黑乞丐说:“和丐帮那些败类打的时候,挂彩了。”

  郎中惊讶地问:“中国人和日本人打仗,丐帮跑出来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