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98章

第98章

  剃头铺子很小,宽而扁,门扇是用一块块木板拼起来的,木板的上方和下方各有凹槽,把一块块木板放进凹槽里,就组成了门扇。最后一块门扇和门框分别钉着门环,把两个门环连起来,挂上铁索,门就打不开了。关门的时候,每块木板都要按照顺序来放,否则也是关不住门的。为了便于辨认,每块木板上分别写着甲乙丙丁,戊己庚辛……

  可是,那天晚上,剃头铺子的木板缺了两块,我们就顺着那两块木板的缝隙钻进了剃头铺子。那时候的剃头铺子,今天叫做理发店,或者发廊。那时候男人普遍留光头,只是一些有知识有学问的人才会留着分头这样的发型。所以,那时候从事理发手艺的,都是一些老年男人。

  那时候的剃头匠不单单剃光头,还包括刮胡子、剪鼻毛、掏耳朵、捏肩膀等一套行头。剃头铺子也不经常开门,很多的时候,剃头匠挑着挑子走村串巷,手中拿着一块马蹄形的铁片,铁片一碰撞,就会发出嗡嗡的响声,人们听到这种特殊的声音,就知道剃头匠来了。剃头匠肩上的挑子,一边放着剃头工具和铜盆,一边放着煤炭炉子,煤炭炉子是用来烧水的,所以民间有“剃头挑子一头热”的谚语。

  剃头匠没在铺子里,但是他的一整套行头都在铺子里。门板打开着,煤炭炉子烧着,剃头刀、剪刀、刮刀布、磨刀石、耳勺……都在,唯独不见了剃头匠,估计剃头匠出去上茅房,没想到我们钻了进来。

  我们的眼睛刚刚适应了剃头铺子里的黑暗,丐帮就追到了,他们在剃头铺子门前站成一排,谁也不说一句话。我们站在剃头铺子里,等待着他们进来,也没有说一句话。

  远处的街巷,呆狗的叫魂声停止了,代之而来的是另一种声音,一个苍老的男子在黑暗中嘶声叫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夜睡到大天亮。”那时候,如果有小儿夜晚惊哭、失眠,家中的大人就会把上面这四句诗歌写在黄表纸上,贴在十字路口,过往行人如果看到这张黄表纸,念上三遍,据说小儿就会一觉睡到天亮。

  丐帮在短暂的静寂后,有一个人手持长刀慢慢地摸上来,他藏身在门板后,倾听屋内的动静,然后,他慢慢地移身到了缺口,向房屋里探进了上半个身子。房间里很黑,他什么都看不到。然而我能够看清楚他的轮廓,我藏在门板后,操起剃头匠敲打的那块中空的铁片,狠狠地砸下去,那个人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那个人倒下去后,门外的人都吃了一惊,燕子顺手操起剃头刀,扔了出去,剃头刀插在了门外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轻轻叫了一声,也倒了下去。

  门外的丐帮躲在了巷道的两边,门口那个被我砸中的人也滚到了门外。门里门外又陷入了对峙状态。

  双方都不说话,但是空气紧张得就像绷紧的弓弦。

  我在剃头铺子里摸索着,寻找着趁手的武器,找来找去,只找到一张扁担。这张扁担因为浸透了剃头匠的汗水,而显得异常光滑。我把扁担操在手中,躲在门后,门外不论谁摸进来,我都会先给他兜头一击。

  门外没有人再走进来,但是却有几十支箭镞射进来,有的箭镞射在木板上,有的箭镞射在房间里,多亏我和燕子躲在了木板后,要不然,会被乱箭射中。

  我正在庆幸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声音愈来愈近,我透过木板的缝隙,想看看外面的情形,突然看到一道亮光逼近,如一道闪电,我本能地一闪身,木板的缝隙间伸进了一把快刀。快刀从缝隙伸进来后,直上直下地滑动,划得木板的边缘嘘嘘作响。如果我站在木板后,肯定会被刺中。

  门外响起了压低喉咙的声音,一个沙哑的嗓门说:“里面的小子听着,乖乖走出来,爷们也不为难你,放你走。你要是继续顽抗,爷们把你剁成碎片。”

  我和燕子不说话。

  门外那个沙哑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听不到屋里的任何声响,有一个人轻声说:“都死了吧,肯定都死在里面了。”

  门外的人渐渐逼近了房屋,他们在房屋门前仅仅几尺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商量着用什么办法冲进来,有的说,用夜战八方式,抡着刀片保护全身,就不怕屋里的人袭击;有的说,找块木板当做盾牌,只要冲过这扇门就什么都不怕。

  我紧张地思虑着该怎么办,无论是用夜战八方式,还是用木板盾牌式,众寡悬殊的我们都无法抵挡。燕子爬在我的耳边说:“炉子,炉子。”

  燕子一说炉子,我一下子开窍了。剃头匠的炉子昼夜不息,到了夜晚就加盖沫煤,只在炉膛里留一个筷子粗的空隙,方便火焰窜出。如果不留这个空隙,炉子肯定就会熄灭。剃头匠的炉子看起来好像熄灭了,其实沫煤下面全是烧红的炭块,敌众我寡的情势下,炉子是再好不过的武器了。

  我把炉子端在手中,一步步挪向了房屋门口。门外,丐帮们仍在讨论用什么方法通过木板门,突然,滚烫的煤炭扑面而来,扑在了他们的脸上和身上,他们不由自主地惊叫着,向后狂奔了几十米。

  趁着门外的危险暂时解除,燕子用手摸着我的脸,她问:“刚才在院子里的那支箭,伤得厉害吗?|

  我说:“不碍事。”

  燕子用手摸到了我脸上的伤口,我本能地一哆嗦,燕子说:“都流血了,还说不碍事。”燕子从墙角的木板床上,撕开剃头匠的棉花,撕下一大块,放在炉膛里。房间里立即有了焦糊的气味,燕子把棉花烧后的灰烬,涂抹在我脸上的伤口处,她说:“这样就可以止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