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96章

第96章

  那天,我们一直不远不近地跟踪着这个瘸腿麦帮主,大街上庆祝胜利的人很多,所以,他没有发现我们。

  他走到了南街,走进了一座院子里。我们徘徊在院门口,想要进去,里面冲出了一只气焰嚣张的大狗,齿牙咧嘴,向着我们扑过来,我蹲下身,从地上随便抓了几块石头砸过去,大狗呜呜叫着,夹着尾巴溜了回去。

  狗走了,人来了。院子里出来了几个恶丐,他们对着我们横眉冷对,骂骂咧咧,我想还口,燕子拉住了我,她说:“师祖都不知道在哪里,你还有心情和别人骂仗?”

  我不服气地梗着脖子说:“一帮臭叫花子,也敢在爷的头上撒野。”

  燕子说:“我们和丐帮接触了这么久,难道还看不出来?丐帮是世界上最邪恶的一个帮派,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都敢做。人们都认为他们可怜,其实那种可怜都是装出来的。”

  我说:“那丐帮也有师祖和黑白乞丐这样的好人。”

  燕子说:“丐帮中当然也有好人,但是好人少,我总觉得这个帮派很邪很坏,既有欺骗,又有残忍。江湖上哪个帮派是这样?江相派是这样吗?偷窃帮是这样吗?哪个帮派还能做出采生折割这种极端邪恶的事情?”

  我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丐帮确实是世界上最邪恶最具有欺骗性的一个帮派。别的帮派,骗取的是你的信任,而丐帮骗取的是你的同情心。

  认准了麦帮主家的大院,当天夜晚,我们就准备去他家一探虚实。

  他家喂养着一头气焰嚣张的大狗,我事先把一块肉骨头在酒中浸泡了好几个时辰,然后藏在怀中,来到了麦帮主家的院墙外。

  麦帮主家大门紧闭,院墙高耸,然而,再高的院墙也挡不住吃老荣这碗饭的。老荣整天练习的,就是怎么翻墙入院。

  我捡起一块石头,隔墙丢进去,我听见院子里传来了爪子拍打地面的声音,和呼哧呼哧粗重的喘息声。我知道此刻,在一墙之隔的院子里,那只大狗正在狐疑地闻着我丢过墙去的石头,我趁机从怀里取出散发着酒香的肉骨头,隔墙丢了进去。

  院墙内传来了那只狗吞吃东西的声音,它吃得很囫囵,我能够听见狗舌头伸进吐出的畅快的声音。然后,我听见那只狗发出了一串奇形怪状的声音,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我从腰间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软竿,三两下就爬上了墙头,然后把绳索的一头丢下去,燕子也爬了上来。

  爬在院墙上,我们看到麦帮主家的院子很大,比我很多天前看到的赤峰最有钱的财东家的院子还要大。有的房屋很陈旧,屋顶上长满了荒草和苔藓;有的房屋是崭新的,能够闻到青砖那种湿漉漉的呛人的气味。

  西北角有一线灯光,忽明忽暗,有一个人的影子映在窗口,能够看出来他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他的影子映在窗口,墙角就一片黑暗;他的影子离开窗口,就有了一线灯光。

  我们顺着院墙溜下来,悄悄地摸到了那扇亮着灯的窗户下。那时候的窗户都是用纸糊住的,窗格外刷一层浆糊,把绷紧的白纸糊上去,这样的窗户纸可以使用好几年,最后变得又黄又脆,直到裂开一条缝隙,才需要更换。

  我倾听着里面的谈话。我听见是麦帮主和一个说话不利索的人在交谈,他们说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话。那天晚上,在赤峰城外的草地上,我和原木藏在旷野的小木屋后,曾经听见有几个人说着这样的话。这种话的语速很快,每句话都像碎石滚落山坡,响亮而紧密。

  我学着江湖人的做法,把右手的小拇指在舌头上舔湿,然后在窗户纸上划出了一个小洞。我把一只眼睛凑上去,看到一个矮胖的家伙坐在屋子中间的太师椅上,伸长双腿,看起来很慵懒,而麦帮主则在不停地走来走去,他的额头上亮光闪闪,不停地用手背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我想继续听他们说什么,幻想着他们说一说那堆叽里咕噜的话,说累了,会不会说上几句我能够听懂的话。我看到房间里不见了麦帮主,就伸长脖子继续寻找,突然,燕子一把拉倒了我,我和她都摔倒在地,与此同时,一支利箭带着风声射在了窗棂上,箭杆颤动着,发出呜呜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