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92章

第92章

  我想继续听他说采生折割的事情,就故意说:“采生折割是个好生意,你挣了不少钱吧。”

  捻子说:“当然好了。我们丐帮的人分工明确,谁踩点,谁拐骗,谁动手,谁止血,都分得清清楚楚。采生折割,采生折割,有折有割,折的时候不流血,割的时候流血。我们有两扇木板,一边两个半圆,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圆圈。我们用两扇木板卡住娃子的手肘或者膝盖,使劲向外一折,咔嚓一声,他的胳膊腿就断了,但没有一滴血流出来。这个叫做折。我们还有一把斧头,把娃子的手臂或者腿脚放在石头上,一斧头下去,他的半截胳膊和半截腿就蹦出了很远,伤口的血喷出来,负责止血的人,拿起一把草药,按在断口上,用布片包上,就不流血了。这个叫做割。”

  我听得毛骨悚然,头发倒竖,偷偷看捻子一眼,看到他眉飞色舞,唾沫乱喷。这是一个丧尽天良的邪恶之徒,他已经没有人类的任何怜悯和慈悲。

  捻子接着说:“采生折割后,过一段时间,骨头长好了,伤口长住了,我们就带娃子出去乞讨。天还没亮,我们就将娃子装上车,拉到路口,一个路口放一个。天亮后,街道上有了行人,看到这么奇形怪状的娃子,就会把钱丢给他。天快黑了,我们又把他们装上车,拉回来。这一天下来,每个娃子都不少挣钱。”

  我咬紧牙关,才没有让牙齿嗒嗒作响。一个人需要多么残忍,多么丧心病狂,才能够做出这样恐惧的事情。

  为了能够轻松干掉他,我让他背过身去,在他的脊背上点点戳戳,江相派对这种动作有个说法,叫揣骨法。而且还传说,凡是当了皇帝的,都有龙骨。其实都是瞎扯淡。任何人的骨头结构都是一样的,即使放在显微镜下也是一样的结构,难道江相派那双指甲里藏着污垢的脏手指,比显微镜还要灵验?

  我在他的脊背上摸索了一番后说:“你三日内必有血光之灾。”

  捻子吓得脸色都变了,他问:“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我故作神秘地说:“天机不可泄露。”

  捻子问:“那怎么办?”

  我说:“只有一种方法可以破解,速速离开这里,去往多伦城中,在帮主身边避难。”其实,我想的是让他在前面带路,我跟着他就能够找到师祖。

  捻子为难地说:“从这里到多伦,要走十天,我三天怎么能赶到?”

  我又失口了。如果知道这里距离多伦有十天路程,我就说成十天,而刚才说了三天内必有血光之灾,现在该怎么圆谎?

  我正在想的时候,捻子自作聪明地说:“我骑马去多伦,两天就到了。”

  骑马两天就能到多伦?那么这里距离多伦就不远了。那群日本人在三怪的带领了,早就去往了多伦,他们此行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偷袭多伦,所以一路上见人杀人,不想让他们的阴谋被发现。我需要赶紧赶往多伦,通知守军说日本人来了,让他们做好准备。

  我决定先除掉这个给采生折割踩点的恶徒,然后骑马飞奔去多伦报信。

  我慢条斯理地对捻子说:“如果三天内赶不到帮主身边也行,你要面向帮主的方向,跪在地上,连说三遍帮主的地址,然后向北走,不能回头,行走一个时辰后,再坐下来歇息。”

  我接着又说:“为了表达我们的诚心,我会跟着你一起去。”

  捻子感动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他对着我连连鞠躬:“哥,哥,兄弟我躲过了这场血光之灾,一定好好报答你。”

  捻子跪在地上,虔诚地连说了三遍帮主的位置,我牢牢记在心中。捻子起身向北方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大约走了几百米,前面有一个窟窿,我看到捻子像军训一样挺胸抬头,满脸肃穆,就从后面突然推了一把,捻子地跌撞撞地掉进了暗窟窿里。

  窟窿并不深,大约有十几米。捻子在下面懵懵不懂地看着我,他问:“哥,你咋个掀我呢?快找根绳索拉我上来。”

  我说:“谁是你的哥?”我捡起一块石头,狠狠地向下砸去,手头挟裹着呼啸的风声,砸在捻子的肩膀上,捻子一跤坐到。我说:“这一块石头,砸的是拐骗我的人贩子。”

  捻子一声不吭,这一块石头把他砸蒙了。我又捡起一块石头,狠狠地砸下去,砸得捻子脑浆迸裂,我说:“这一石头,砸的是追杀我的三怪。”

  捻子死了,我又捡起石头,一块又一块地砸在他的尸体上。我想起了自己这些天遭受的屈辱和颠簸的生活,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三怪,亲手宰了他。

  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我站在草原上,看到远处残阳如血,舒畅地吼了一声。原来杀人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

  这些天,我经历了很多事情,直到现在,我才理出点头绪来。

  我和燕子带着大钻石来塞北草原投奔师祖老乞丐,却在客栈里被以日本特务的名义,抓进了监狱。监狱里确实有日本特务,这就是断了一条腿的老同,他的日本名字叫本田次一郎。本田次一郎潜入草原的目的是,偷取藏在赤峰寺庙的成吉思汗的铜盔,因为铜盔对百万草原人具有无可抗拒的号召力。老同行动不便,就培训我开锁技术,让我替他盗取。我在寻找赤峰寺庙的时候,遇到了盗马贼原木,草原就像大海,马匹就像船只,没有马几乎难以行动。我们在去往赤峰寺庙的途中,意外听到了日本人和一个帮派也想盗取铜盔,铜盔成为了大家争夺的目标。我把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老同,老同让我替他跟日本人的交通站联络,告诉他自己的状况,然后让日本人营救他。可是,就在我寻找日本人的交通站时,意外看到了燕子留下的标记,她已经从女子监狱中逃走了,却遇到了意外,被一股土匪追杀。

  与燕子一起逃走的,还有一名南京来的特派员,她的目标也是铜盔。就在她们面临死亡的时候,我和原木出现了,救走了她们。

  然后,我们四个人夜盗铜盔,趁着帮派互殴的时机,从赤峰寺庙的地下室里偷走了铜盔。

  可是,铜盔被我们偷到手了,赤峰却沦陷了,大钻石也下落不明。我们在寻找大钻石的途中,遇到了黑白乞丐,我们万不得已,跟着黑白乞丐向西流浪,寻找师祖老乞丐,西边尚未被日军占领。

  黑白乞丐告诉了我们丐帮中的很多秘密和帮规,也告诉了我们丐帮中有一个极端邪恶的组织叫做采生折割。

  一路上,我们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陷坑、绊马索、扎马钉……但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是谁布置的。看起来这些民间特殊的装置,都是对付日军的,日军也着了道儿。

  路上,我们意外遭遇日军,黑白乞丐掩护我们逃走,而他们故意将日军引入了陷阱中。日军有了伤亡,而他们却下落不明。

  有一天夜晚,我们靠着敖包休息,遇到了三怪这群采生折割的恶徒。偷听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师祖就在南面的多伦城中。后来,我们遭到追杀,逃入了羊圈里。我为了保护燕子,差点被杀死。

  我在额吉家中养伤,和燕子都学会了骑马,但是,额吉却被穿皮鞋的人杀害。穿皮鞋的人是谁?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继续向着多伦的方向行走,在一个村庄里加入了灰窝,我从灰窝这里了解到,师祖确实在多伦城中,是这里的丐帮帮主。灰窝依靠红白喜事乞讨挣钱,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一支日军骑兵,将送丧的人全部打死,我因为有所察觉,才逃过一死。

  偷袭的日军骑兵中,做向导的居然是熟悉这一代地形地理的恶丐三怪,而做首领的居然是当时在监狱中和我关在一起的老同。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偷盗一匹马,赶快和燕子去多伦给守军报信。就在我偷盗马匹的时候,遇到了捻子。捻子给采生折割踩点的人,他说了师祖老乞丐确实是他们的帮主,而这里距离多伦,骑马只有两天的路程,一直向南走,就能到。我用石头砸死了捻子,却更疑惑了:师祖老乞丐是条嫉恶如仇的响当当的好汉,怎么会容忍手下这些恶徒采生折割?又怎么会和日本人勾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