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83章

第83章

  我们行走了几天,有时候有路,有时候没有路。即使有路,路也是勒勒车碾压出来的车辙印。几千年几百年来,勒勒车拉着牧民和他们的家当,从冬牧场辗转到夏牧场,又从夏牧场辗转到冬牧场。一般来说,冬牧场和夏牧场都有固定的地点,两个地点相距不过一百里。这条道路是牧民祖祖辈辈转场的道路。其实按照关内的观点来说,它不能叫路,因为除了两条长长的硬硬的白色车辙不长草木外,其余的地方,包括两条车辙的中间,都被荒草覆盖。

  在草原上,我们需要行走很远很远,才会遇到一架蒙古包。草原人很好客,我们随便走进一架蒙古包,都会受到贵宾般的招待,酥油茶、马奶子、酸奶、黄油……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想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如果你对他们的食物没有胃口,吃得少,他们还不高兴呢。

  几天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做乌藤齐格的村庄。那座村庄里刚刚死了人,引来了一群乞丐。在这一带,他们把乞丐不叫乞丐,而叫秃鹫。叫秃鹫的原因,我想可能是,秃鹫喜欢吃腐肉,哪里有死尸,秃鹫就急急忙忙飞过去;而在塞北草原上,哪里有人死了,跑得最快的,也是乞丐。

  有人死了,乞丐的生意就来了。

  那群乞丐中,有一个脸上长块胎记的中年人,看起来容貌和善,我就走上去和他搭话。我用江湖黑话问:“我是红项,长兄是哪个?”

  胎记抬头看了看,看到我不像奸佞之辈,就说:“白项。兄弟打哪里来?”

  我说:“关内晋北。”

  胎记说:“那可不容易,这么远的路。在这里,不管是红项,还是白项,都不好使了。大伙来,是搞灰窝的。”

  我说:“灰窝啊,带上我吧。”

  胎记说:“那自然好。”

  江湖上的乞丐,有很多种分类。比如,按照乞讨方式来说,可以分为东项、西项、红项、白项。先说红项和白项。红项指的是拦住路人,强硬乞讨,你不给钱,他就保住你的腿,或者拿砖头砸自己的头;白项比红项要温柔,他们跪在地上,长声哀嚎,声情并茂。这种乞讨方式现在还有。接着再说说东项和西项。我不知道东项和西项在过去是哪一种乞讨方式,但是我知道东项和西项现在是如何乞讨的。在现在,东项是坐在一块地方,面前摆着一块牌子,写着家乡发大水呀,上不起学啊,旅游被偷钱啊,然后等着有人送钱。西项是游荡在大街上,敲打着竹板,站在你家店铺门口,等着你给钱,你担心他会影响你的生意,赶紧给点钱打发走。

  东项和西项都是江湖黑话,灰窝也是江湖黑话。

  乞丐中有很多人客串着特殊行业。比如采生折割,客串的是土匪;灰窝,客串的是殡葬从业人员;背大筐,客串的是抢劫犯……乞丐行业的水很深。

  采生折割我在前面说了,金属声音和大个子他们就是采生折割。灰窝是专门在红白喜事上乞讨搞钱的人,这些人平时是乞丐,而这时候已经不是乞丐了,他们变成了红白喜事上帮忙的人,主人看到他们忙前忙后,最后总会给他们一些辛苦钱。像今天出现在乌藤齐格村的,就是一群灰窝。背大筐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平时背着一只大乌龟,沿街叫卖,你想吃乌龟肉,他就帮忙把乌龟送到你家,给你砸乌龟壳,割乌龟肉,因为杀乌龟是一件技术活。他的服务很周到,如果你家没人,他就会实施抢劫;如果你家有人,他就会夜晚偷盗。

  采生折割现在还有;灰窝现在变成了专业哭丧队;背大筐现在不背乌龟了,变身为上门推销的了。

  死者是喝醉酒骑马,从马上掉下来,头磕在石头上摔死的。在民间,这属于横死。横死的人,是不能进村庄的。

  死者放在村外的一座土地庙中,脸上盖着白布,身上盖着床布。村庄人传说,土地庙里闹鬼,所以,到了夜晚,没有人敢来守灵。守灵的事情,就落在灰窝头上。

  因为夜晚要守灵,主家就给土地庙里送来了酒肉。灰窝们大吃大喝后,醉意熏熏,他们把老实巴交的胎记留在庙中,让他一个人守灵,其余的人跑到蒙古包里去睡觉了。

  我在村庄里安顿好燕子后,也来到了土地庙里,陪着胎记。

  时令尽管已经到了夏季,草原上不再寒冷,但是夏季的草原上,蚊子特别猖獗。任何一处低洼的地方,任何一处水塘边,任何一处草木茂盛的地方,都是蚊子繁衍生息的地方。夏季的夜晚,蚊子会像乌云一样盘旋在草原的低空,缭绕不散。如果有马匹夜晚走失,第二天就会倒在地上,它不是被蚊子吸干了血,就是因为浑身瘙痒而拼命奔跑,最后劳累而死。

  对付蚊子只有一种方法,这就是点燃艾蒿。艾蒿是一种高大蓬松的散发着奇怪气味的植物,点燃后,会浓烟滚滚,蚊子一闻到这种气味,就仓皇逃遁。那个时候,人们夜晚在室外纳凉睡觉,身边一定会点燃着一堆艾蒿。

  我们在土地庙门口点燃了一堆艾蒿后,走进了土地庙里。

  我问胎记:“长兄是丐帮的人?”

  他点点头。

  我问:“帮主叫什么?”

  他说:“大家都叫麦帮主,还有人叫他蓝杆子,但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问:“麦帮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见过他老人家?”

  他说:“见过,麦帮主个子不高,精瘦精瘦,瘸了一条腿,说话是关内口音。”

  我听了后,惊讶不已,又兴奋不已,师祖瘸了一条腿,师祖也个子不高,师祖也精瘦精瘦,师祖说话就是关内口音。这个麦帮主肯定就是师祖了。

  我兴奋的眼光在土地庙里左顾右盼,想着明天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燕子,燕子肯定也会和我一样兴奋。突然,笑容在我的脸上凝固了,我看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情。

  死者在白布下抽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