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6章

第76章

  天亮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做落谷哈达的村庄,这座村庄房屋的建筑是土石结构,村前村后都种植着树木,可以推测这是一个汉族村庄,因为蒙古人不会建筑房屋,他们都是居住在蒙古包里。蒙古人转场的时候,蒙古包一拆,装在勒勒车里就带走了,而汉族人的房屋世世代代居住,轻易不会拆迁。所以蒙古人是迁徙的民族,汉族人是定居的民族。蒙古人的俗语说:“迁徙的路上有金子。”汉族人的俗语说:“一搬三年穷,一动不如一静。”

  日本人已经来到了草原,但是因为人数有限,他们只攻占城镇,像落谷哈达这样的村庄,目前还难以顾及。人们的生活一如往常。

  在村庄,我们遇到了两个结伴而行的乞丐。简短地交谈几句后,我们就熟识了。我问:“听没听过一个叫舒鹏飞的老乞丐?”舒鹏飞就是老乞丐的大名。

  他们互相望着,摇摇头。

  我又问:“从大同来的,腿有点跛。”

  他们大眼瞪小眼,依然摇摇头。

  我还不死心,就问:“你们帮主是蓝杆子还是黄杆子?”

  他们说:“是蓝杆子。”

  我问:“你们的蓝杆子叫什么?”

  他们说:“大家都是叫麦帮主,不知道名字。”

  我很失望,燕子也很失望。在塞外草原上,一个丐帮的帮主,管辖范围最少也有几百里,这个蓝杆子帮主姓麦,那么肯定就不是师祖了。我们要找到老乞丐师祖,最少还要行走几百里。

  我们继续向前走,感到天气渐渐燠热,树叶越来越绿,荒草越来越高,天空越来越亮。白天,草丛中会有蚂蚱等各种各样的昆虫在蹦跳,还有各种各样的鸟雀在飞翔;到了夜晚,草丛中就有了昆虫的鸣叫,有的激越,有的舒缓,有的杂乱无章,有的合乎音韵。

  一路上,我们穿过了几十座村庄和几十片蒙古包,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在打听舒鹏飞,不论是问乞丐,还是问牧民,但是没有人听过这个名字。

  我们的干粮早就吃光了。但是草原人都很爽快实诚,无论是蒙古人,还是汉族人,只要走进他家,就会端出最好的东西,把我们当做最尊贵的客人招待。

  师祖在哪里?我们走过千山万水,苦苦寻找了大半年,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有一天夜晚,我们来到了一座叫做朴恩济河的村庄,村庄的名字虽然有一个河字,但是村庄周围并没有河。

  村庄边有一座敖包。敖包是蒙古语,翻译成汉语就是堆子。敖包是用木头、石块或者土块堆积而成的,在草原上是用来祭祀山神和路神的地方,在草原人心中异常神圣,寻常人是不能进入的。几十年后,有一首流传甚广的歌曲叫做《敖包相会》,把敖包当成了男女约会的地方,显然是错误的。谈情说爱的男女,是绝对不能靠近敖包的,否则会亵渎神灵。《敖包相会》错误地传唱了几十年,而且现在还在错误地传唱着。

  天色已晚,我们找不到能够住宿的地方,就来到敖包边。草原上狼很多,常常在夜晚出动,担心会有狼,我就找到一根结实的木棒,靠在身边。我让燕子睡在敖包上,我头枕着她的腿。因为走了一整天路,我们很快就睡着了。

  睡意朦胧中,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马蹄声。马蹄声敲击着我的耳膜,我一下子醒来了。睁眼看去,看到远处奔来了五匹马,马上骑着五个人。他们在黯淡的天光中越来越近,在远处天幕的映衬下,他们的身躯显得异常高大。

  我想叫醒燕子,却发现夜色中燕子两只眼睛睁得很大,原来她也发现有人来了。她悄悄从敖包上跳下来。

  五个人来到敖包边后,都从马上跳了下来,坐在敖包边又吃又喝。我们在敖包的这一边,他们并没有发觉。

  他们吃着牛肉,喝着酸奶,酸奶是由新鲜的牛奶发酵而成的,是草原人经常喝的饮料。他们喝酸奶的声音很响,就像放响屁一样。

  吃饱喝足了,他们开始聊天,谈起最近几天偷取男童的事情。一个声音说:“这种事,千万别被卖帮主知道了。”

  另一个声音说:“他知道了又能咋?我从没有害怕过他。”他的声音中有一种金属的嗡嗡响声,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

  前一个声音说:“麦帮主最愤恨帮中人干这种事,他要是用帮规惩罚你,你的手臂就要被剁掉。”

  后一个声音说:“我从来就没有怕过他,你们不知道他的底细,我知道。”

  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对麦帮主充满了敬意。这个麦帮主,肯定就是我们在落谷哈达所打听到的那个麦帮主。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拜访他,顺便向他打听师祖的下落。

  那边又传来了说话声,一个尖细的声音问:“麦帮主有什么底细?”

  后一个声音说:“你们还不知道啊,他的脚,他的脚……”

  前一个声音问:“他的叫怎么了?”

  后一个声音说:“他的脚是被人挑断了脚筋,所以才会成跛子。他在原来的地盘上呆不住了,才来到我们这里。一个外地客,有什么好怕的?”

  突然听到这句话,我紧紧地抓着燕子的手掌,燕子也紧紧地抓住了我。我的心狂跳不已,紧紧咬着牙关,生怕自己喊出来。

  前一个声音问:“昨天那个男童怎么样了?”

  后一个声音说:“我折断了他的手臂和腿脚,养在王老五家。过上个一年半载,骨头长定型了,就能够出去乞讨了。这个娃娃白白胖胖的,一看就是富人家的娃娃,还挺聪明的,说只要把她放回去,他爹会出很多钱。”

  有一个从来没说话的声音问:“那你怎么还折断他手脚?”

  后一个声音说:“他和我打过照面,我要放他回去,就留下了祸患。”

  我听得毛骨悚然,这个男孩比我还要悲惨。这伙人,肯定就是采生折割的恶丐。这类恶丐穷凶极恶,无恶不作。

  月亮已经西斜了,它从云层里露出来,斜斜地照着敖包。敖包那边的说话声突然停止了,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我能够看到他们铺在地上的影子,他们也能看到我们铺在地上的长长的影子。

  那边的影子在慢慢移动,我顺手绰其身边的木棍,将燕子推了一把说:“快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