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53章

第53章

  天快亮的时候,我回到了监狱外,那时候的监狱只有高墙,没有电网。监狱的高墙,比周大善人家的院墙高不了多少,我从附近人家偷了一把镰刀,在墙壁上挖了几个洞,靠着这几个洞,双手双脚交替攀援,上了高墙。

  我来到牢房门外,看到没有可疑的迹象,就掏出铁丝,鼓捣铁锁,可是,无论我怎么鼓捣,铁锁都没有打开。无奈之下,我只好轻轻敲敲生锈的铁栅栏门,老同起身了,他从我手中接过铁丝,一挑一勾,铁锁就打开了。

  老同说:“给你说了几次了,铁丝的一端要与锁簧相触,才能打开,你怎么这么笨。”

  老同责怪完后,才问我:“赤峰寺庙找到了?情况怎么样?”

  我说:“你没有告诉我寺庙在哪里,我找了一晚,也没有找到。”

  老同:“你可真是又呆又蠢,白白浪费一晚时光。我没告诉你,你就不会问别人。你的鼻子下不是路?出了监狱一直向北走,就能够找到寺庙。”

  我心想,我没有找到赤峰寺庙,但我找到更要紧的人。我偷着乐呢。在我心中,什么铜盔,什么成吉思汗,什么神圣的使命,都不算什么。我最关心的是燕子和老乞丐。

  我拿定主意,只要找到燕子和老乞丐的下落,我马上远走高飞。老同一直想利用我给他偷铜盔,岂不知道我也一直在利用他。铜盔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至于大钻石,我相信这个老同是吹牛,他凭什么能够帮我找到大钻石?只要能够找到燕子和老乞丐,就不愁找不到大钻石。

  老同总以为我很笨,其实我一点也不笨,我是大智若愚,我是守愚藏拙。

  一夜没睡,我很困,很快就在老同的唠叨身中睡着了。

  天黑后,我又出去了。这次,我没有再沿着昨晚的路径走,那条路太危险。我从草丛中找到凌晨藏好的镰刀,在僻静处的高墙上挖了几个洞,很快翻出了监狱。

  在凌晨分手的地方,我见到了原木。这是一条小路,路边有一间废弃的小木屋,我们走进了小木屋里。

  原木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票子,说这是卖首饰的钱。他拿出钱要给我,我说:“你保管着,我需要的时候再向你要。”

  我又问:“我老婆和师祖有消息吗?”

  原木说:“赤峰有一座女子监狱,里面只关了七八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我们这一行的。我中午去探监,向她打听这几天有没有进来过陌生女人。她说,几天前,来了一个女子,高大漂亮,但是,她只在监狱里呆了一天,就越狱逃跑了。她说话口音是山西一带的,会不会就是嫂子?”

  我说:“按照这个说法,应该就是的。可是,她是怎么越狱出去的?”

  原木说:“她是白天放风的时候,翻墙逃出的。这个同伙说嫂子身手非常好,一丈高的厕所墙壁,一跃而上,然后把用撕碎衣服做成的绳子,吊在树杈上,像荡秋千一样,荡出了女子监狱。等到看守发现的时候,嫂子已经跳到了监狱外面。”

  我心中一阵轻松,这个人一定就是燕子,那身手,那口音,那身材,绝对是燕子。可是,燕子逃出女子监狱后,她去了哪里?

  我突然想起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人影在男子监狱外一晃而过,还引来了两声枪响,这个人影是谁?会不会就是燕子?

  我相信燕子肯定就在赤峰,她绝不会走远,她知道我还被关在监狱里。

  我问原木:“师祖老乞丐有下落吗?”

  原木说:“听本地丐帮的朋友说,前年,赤峰来过一个老乞丐,和你说的样子八九不离十,跛了一条腿,但是身手很好,能跑能跳,当地丐帮帮主出面接待老乞丐,在赤峰最好的酒楼里。按照丐帮的规程,只有外地帮主前来,本地帮主才会出面。所以,我推想,老乞丐肯定是什么地方的丐帮帮主。”

  我问:“什么地方的?”

  原木说:“时间长了,丐帮的朋友都忘记了,而帮主去年又遭遇横祸身亡。草原地方大了,从东往西走,足有几千里。我再给哥打听。”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唿哨,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起来异常刺耳和嘹亮。我知道这是江湖帮派进行联络的信号,就赶紧拉着原木,走出小木屋,爬在木屋后草丛中。

  草丛很旺,我们爬在地上,全身都被遮没了。

  过了一会儿,从左面走来了两个人影,右面也走来了两个人影。他们在木屋前汇合,然后一起走进了木屋里。

  他们先是寒暄几句,然后,我就听到他们说起了铜盔。一个问铜盔有下落了吗?一个说,在治把手中。

  治把是江湖黑话,意思是和尚。

  不是江湖中人的老同想要得到铜盔,是江湖中人的这些人也想得到铜盔。铜盔难道就这么重要?为什么每个人都想得到?铜盔难道真的就能够号令百万蒙古人?

  看来,还真的需要去寺庙一趟,别被旁人抢了先。

  不过,铜盔取到手,就是我的,我才不会给老同。

  那四个人说完了铜盔后,就开始说起了一路上的见闻,有的说胡子,有的说库果,有的说空心果,他们边说边哈哈大笑。草原辽阔无比,一望无际,几十里也没有人烟,所以在这个月光朗照的夜晚,在这片寂静的草原上,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交谈。

  胡子是土匪,库果是妓女,空心果是寡妇,这些都是江湖黑话。

  我想着他们很快就会离开,然而谁知道他们竟然在里面吃喝起来,他们吃喝的声音很响,就像狗舔食一样。听到这种吃喝的声音,我突然感到极度饥饿,肠胃在一阵阵痉挛,这些天在监狱里一直没有吃饱饭。

  我悄声问原木:“他们在里面吃什么?怎么大的声音。”

  原木说:“这个小木屋是为赶路人准备的,里面放着干粮和水,还有马奶子,赶路的人饿了渴了,就走进去吃吃喝喝,想放钱的,放两个零钱;不想放钱的,拍拍屁股走人。在草原上,每隔几十里,就有一个这样的小木屋。”

  我问:“这些东西是谁放进去的?”

  原木说:“是附近的牧民放进去的,小木屋里有一个箱子,这些东西都放在巷子里,箱子没有加锁,谁都可以打开,只是为了防备沙鼠狐狸这些小动物偷吃。”

  听到说每个小木屋里都有食物,我的肠胃更难受了,我说:“你咋不早点说,我这几天都饿坏了。”

  原木说:“哥呀,我没有想到你饿着肚子。啊呀,等他们走了,我们进去吃。”

  可是,那四个人一直不走,他们吃喝完毕后,谈兴正浓,天上一句地上一句地聊着,完全不顾旁边还有饿着肚子的我。

  突然,我看到远处地平线边,走来了三个人,明亮的月光下,他们的身影清晰可见。

  那四个江湖中人显然也发现了远处走来的人影,他们猫着腰走出了小木屋,来到小木屋后躲藏。三个人都藏在了我们的前面,最后一个人走得更远,踩着了原木的脚。

  原木轻轻叫了一声,那人一个飞跃,像只老鹰一样扑在地上,手指已经扣住了原木的脖子,显然是个会家子。

  我担心那个人加害原木,赶紧说:“上排琴,上排琴。”

  那个人说:“哦,是老海,躲这里干什么?”

  上排琴的意思是大哥,老海是江湖中人,都是江湖黑话。

  那三个人的身影越来越近了,我对这个人说:“都是自家兄弟,一会再相认。”

  那人的手指离开了原木的喉咙,他相信了我的话。

  那三个人走进了小木屋,他们同样没有想到草丛中埋伏着人。他们在小木屋里大吃大喝,同样不考虑我的感受。尽管危险就在几步之遥,可是我心中想着的是:千万别把食物吃完了,给我留着点。

  小木屋里吧唧吧唧的声音停止后,有一个声音传过来:“本田君有消息吗?”他说话的声音怪怪的,像嘴巴里噙着一粒热枣。

  另一个声音说:“还没有查到消息,本田君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赤峰。”这个声音很顺溜,字正腔圆。

  又一个怪怪的声音响起来:“本田君不会自己离开赤峰的,他事情还没了结。”这个人的声音很响,像金属在撞响。

  字正腔圆的声音又说:“我派人查找了赤峰所有的地方,只要本田君可能去的地方,我们都查找了,但还是没有下落。”

  金属的声音在说:“本田君要离开,一定会告诉我们。”

  字正腔圆的声音说:“本田君的线索,在寺庙断了,会不会是寺庙里的秃驴加害了本田君?”

  噙着热枣的声音说:“寺庙里的秃驴,都是朽木,即使本田君遇到危险,他们也不能加害。”

  金属的声音问:“铜盔有下落了吗?”

  听到他们说起铜盔,我下意识身体哆嗦了一下,扭头看到身边那个人也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们要说到我们都最关心的话题了。

  字正腔圆的声音说:“找不到本田君,铜盔就没有下落。”

  噙着热枣的声音说:“先不管本田君,先赶快找到铜盔。”

  字正腔圆的声音答应了。

  我正专心听着,突然有一个人从小木屋里走出来,径直来到小木屋后,解开裤袋,突然,我听见他大喊一声,退后几步站定,小木屋里的另外两个人也跑了出来。

  三个人站成了一排。我们也站了起来,前面三个,后面三个。六个人对三个人,我想我们肯定稳操胜券。

  站在原木身边的那个人喊:“并肩子,上。”

  解开裤袋的那个人系好裤袋,走前一步,我们这边也有一个人走前一步,可是,双方刚一交手,我们这边的人就倒了下去。那个人出手极为狠辣,一出手就是杀招,我们这边的那个人连招架的机会都没有。

  我一看,形势不妙,赶紧拉着原木转身就跑。跑出没有多远,听到后面接连不断传来了惨叫声。

  这三个人是干什么的,武功如此之高。偷窃行当里的人,只要不是原木这样不上档次的杂贼,都有点武功基础,可是,他们怎么就在这三个人手中,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和原木跑出了好远,跑得气喘吁吁,最后终于跑不动了,躺在地上,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