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0章

第30章

  我们向北方行走,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刚开始,雪花若有若无,后来就变得纷纷扬扬,天地之间一片白色。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雪花落在车篷上的飒飒声。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天地之间好像只有我们这架孤独的马车,在皑皑白雪中踽踽独行,老头说:“快点赶。”车夫抡起马鞭,一声清脆的声音嘹亮响起,马的脚步加快了。

  坐在车厢里,我问晓琪:“蛇呢?”

  晓琪说:“在我怀里。”

  晓琪揭开棉衣,我看到小蛇好像似地,蜷缩成一团,紧紧得贴在晓琪的衬衫上,用晓琪的身体来温暖自己的身体。

  我问晓琪:“书上说蛇到冬天就会冬眠,你这条小蛇怎么会不冬眠?”

  晓琪说:“书上胡说哩,我这条蛇从来不会冬眠,我相信也有很多蛇也是一样,冬天不冬眠。”

  我想起了以前在私塾学堂里读书的情景,原来书上有时候也是胡写哩。

  没有太阳,太阳藏在云层后面,我们估摸着到了午后,大家都饿了,老头说:“加把劲,翻过前面那座山,山那边就有村子,坐在热炕头,吃着刀削面,看那是什么日子!”大家都笑了,从车上跳下来,跟着马车后,爬上山坡。

  爬到坡顶后,又是一段下坡路。车夫拉紧车闸,马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我们在后面拽着绑在车尾的绳子,马车慢悠悠地向下溜去。

  到了山坡下,突然看到路边的阴沟里倒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戏装散落了一地,红红绿绿,像一湾碧血。马车边站着几名男女,他们袖着手,跺着脚,像一根根弹簧一样在地上跳来跳去。那两个女人着实漂亮,瓜子脸,水蛇腰,穿着棉裤也盖不住骨子里的风骚。

  看到我们的马车,他们一齐围过来了。老头问:“咋?”

  他们说:“马车翻了,帮个忙扶起来。”

  老头问:“你们是干啥哩?”

  他们说:“我们是走村窜巷唱梆子的。”

  梆子就是山西的地方戏,清朝民国叫梆子,后来叫晋剧。唱棒子的人也是走江湖的,属于江湖八大门中的一种。

  老头让才车夫把我们的马从车辕里牵出来,和他们的马套在一起,然后,把我们的绳索绑在车梆上,我们拽着一条绳索,他们拽着另一条绳索,一声吆喝,马和人一同使力,车子慢慢地回到了马路上。

  他们道声谢,就七手八脚地捡拾掉落在阴沟里的道具衣物。老头问:“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们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说:“去常家大院。”

  我心中一惊,就多看了他们几眼。看到那两个女人浑身透着狐媚,不像正常人家的女子。那几个男人也鬼鬼祟祟,不敢与我们眼睛相接。

  老头问:“给常家大院唱戏?”

  头领说:“是的哩。”

  老头心无城府,他说:“俺们也是的,一块走?”

  头领说:“好的。”

  两辆马车上路了,我们的马车在前,他们的马车在后,我坐在我们马车的最后面,耳朵捕捉着他们那边的任何声音。我总感觉到他们的来历有点蹊跷。

  这里距离常家大院应该还是两天路程,马戏团是虎爪派人刻意通知的,而他们又是怎么得到常老太爷要大张旗鼓过寿的消息?

  我听到那边有人悄声用江湖黑话问:“前面是老海?”

  另一个声音说:“是采立子。”

  前面那个声音问:“带不带签子?”

  后一个声音说:“不像。”

  前面一个声音问:“他们去扁担万干什么?”

  后一个声音说:“拖忤呗。”

  我向前面看看,看到车里的人都没有反应,他们果然没有听懂后面一辆车子上的话。后面的两个人在谈论前面的我们,前一个问我们是不是江湖上的人,后一个说只是耍杂技的;前一个问我们像不像会武功的,后一个说不像;前一个问我们去常家大院干什么,后一个说不过是想向常老太爷要点钱而已。

  后面这辆车上,估计又是一帮窃贼。

  常家大院这是怎么了,怎么惊动了这么多的窃贼。

  为了探听他们的虚实,我故意问:“伙计们,从哪里来?”

  他们的车夫说:“偏关。”

  偏远在晋西北,距离这里上百里路,显然是专程赶往常家大院的。

  我问:“去过常家大院吗?”

  车夫说:“去过,常老太爷专程派人来请我们。”

  车夫显然在说谎,偏关距离大同路程遥远,山路阻隔,梆子戏在山西很普及,每个县都有好几家戏班子,甚至有的村庄都有戏班子。从偏关到常家大院,这一路上的戏班子没有上百,也有几十,常老太爷犯的着跑那么远去请他们?

  看来,这伙人也是本着常家大院的珠宝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