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5章

第15章

  连续两天,无功而返,我们都沮丧到了极点。冰溜子想拜虎爪为师,我也想拜虎爪为师。虎爪是晋北枝叶最繁茂的那棵树。

  再剩下最后一天了,我们还没有任何办法通过考试。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们一步步走向那个几乎可以预知的终点。如果到了终点,我们还没有通过考试,就再也无脸在晋北混了,甚至都无脸在江湖上混了。

  我们又要过朝不保夕的流浪生活。

  天亮后,我们来到虎爪家,拉起他家的水车,从大同北面的山岗上取水。那时候的大同,饮水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地下水,就是井水,在城里的深井中汲水;一种是泉水,从大同北面的山上拉水,山顶上有一眼清泉。

  虎爪家吃的是泉水。

  虎爪家的大水瓮,至少要装三车水。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从山岗到虎爪家来来回回跑三趟,才能够把水瓮装满。而我们三趟跑过后,就天黑了。到时候累得要死,爬都爬不起来,又怎么去他家偷东西。何况,为了防备我们,他们家警备森严,即使一苗针也插不进去。

  我们拉第二趟的时候,因为没有驾好辕,水车轰轰隆隆地冲下山坡,倾翻了,也带倒了冰溜子。

  冰溜子躺在地上说:“我的腿断了。”

  我赶忙招呼一辆正在上山拉水的空车,空车将冰溜子拉到了大同城里的药铺。冰溜子一路都在哎呀哎呀喊着疼痛。

  到了药铺,见到郎中。郎中询问冰溜子什么情况,冰溜子说腕骨非常疼痛,八成是骨折了。郎中的手指刚刚挨上冰溜子的腕骨,冰溜子就撕心裂肺地喊起来。

  我对郎中说:“我们没有钱,你先给他治疗,我出去凑钱。”

  郎中取出一堆草药,又拿出夹板,将冰溜子的腕骨固定起来,让他躺在药铺后院的病床上,我飞奔而出,去找虎爪。

  我们身上没有多少钱,要给冰溜子治好伤,只能向虎爪借钱。我们在大同只认识虎爪。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了虎爪家,向他说起冰溜子腕骨断裂的事情。奇怪的是,虎爪并没有表现出吃惊,他淡淡地说:“我已经知道了。”然后,让仆人给了我一百块大洋。

  怀揣一百块大洋,我走向药铺,心中充满疑问,虎爪怎么会知道冰溜子受伤了?嗯,虎爪这三天一定派人跟踪我们。那个跟踪的人看到我们爬上虎爪家墙头,伏在屋顶上,就给虎爪报告了;那个跟踪的人看到我们藏身在灶房里,就被虎爪报告了;那个跟踪的人看到我们拉水翻车,同样报告了虎爪。

  虎爪真是老江湖,一边要求我们在三天内从他家偷走任何一件有用的东西,一边派人跟踪我们,我们的一切行踪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遇到如此精明的虎爪,我们又怎么才能从他家偷出东西?

  从虎爪家到药铺,要转好几道弯,每逢转弯的时候,我先转过去,然后突然折返身,后面如果有跟踪的人,就会和我和我撞个满怀,可是没有;我又向前走一大截,然后突然从大树背后攀上树顶,爬树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我站在树杈上,向来路瞭望,还是没有看到身后有人跟踪。

  那么,一定是这样的。在翻车以前,虎爪一直派人跟踪我们;在翻车以后,虎爪叫回了跟踪的人。

  一个会偷窃,而腕骨被撞断的人;一个不会偷窃,还要忙碌照看的人,是不会再来高墙深院的他家偷窃的。况且,再剩下了最后一个夜晚。这个夜晚一过,考试就结束。

  我回到药铺,给郎中清算了药费,坐在床边,冰溜子躺在床上。黑暗中,我们静静地等着午夜来临。

  午夜来临了,大街上一片静寂,没有一星灯火。冰溜子把缠在腿上的夹板解开,跳下床来,悄悄地溜出了药铺。我跟在后面。

  我们来到虎爪家门前,看到里面漆黑一团,院门关闭。我们扛来事先藏好的竹竿,行内术语叫硬竿,搭在院墙上,爬上墙头,侧耳听到院内没有动静,就悄悄溜下来。

  虎爪家的每扇房门都关闭着,我们无法进入。但是在一扇房门的门环上,我们看到挂着一个甩子。甩子现在在北方一些偏远农村仍然使用,就是把一张细长的皮子(牛皮或者羊皮)剪开,剪成一绺一绺的面条状,一端捆扎在一根圆形木棍上,一端散开,平时挂在门环上,用时摘下来。它的用途只有一种,就是拍打身上的土灰。因为晋北陕北地处黄土高原,所以家家户户的门扇上,都少不了这样一个名叫甩子的东西。

  我们把甩子摘下来,挂在腰间,顺着硬竿爬出了院墙。

  我们成功了,我们通过了考试。

  第二天早晨,我们来到虎爪家,把甩子放在他的面前,他脸上露出赞许的神情,他说:“你们这个障眼法还真不赖,是谁想出来的?”

  我说:“是我想出来的。”

  虎爪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虎爪终于愿意接纳我们做他的徒弟。

  虎爪已经很多年没有接收徒弟了,他的那些徒弟都已经在江湖上扬名立万,闯出了各自的牌子,散枝开叶,有的在北面的热河开香堂,有的在南面的两湖做坛主。就像大家族繁衍到一定的时候,就要分家一样,虎爪那些成名的徒弟都已经分出去了。

  虎爪家的院子三进三出,那个时候的有钱人家都是这样的建筑。三间三出的院子分前院、中院、后院,每座院子都盖有东西厢房,厢房又分为楼上楼下。楼下住的是公子少爷,楼上住的是千金小姐。

  虎爪带着我们来到了后院,后院正中的房屋里,供奉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此人尖嘴猴腮,相貌猥琐,但是,虎爪说,这个人是我们的祖师爷,他的名字叫时迁,就是梁山那个绰号鼓上蚤的时迁。

  我们跪拜师祖时迁,我知道这一拜,就进入了这一门中,此后成为这一门中的弟子了。我的人生此后就要发生改变了。

  跪拜的时候有口诀,虎爪一字一句教我们念口诀,这首口诀共有八句,既是说师祖时迁,也是说我们自己。这首口诀是这样的:

  卅六人中惟善偷,时迁庙食城东楼;后世偷着尊为祖,月黑深宵具酒脯。

  但愿人家不闭门,黄金取尽青毡存;岁岁报祭官不捉,天上追踪东方朔。

  参拜完师祖时迁后,虎爪带着我们来到前院,他给我们讲解了帮中的规则,内容包括:重交情。讲义气,不出卖同伙;轻死生,淡钱物,不藏匿收获……帮规很多,我记得最关键一条是,一旦失风,不能乱供。

  失风是江湖黑话,意思是被官府捉拿。一旦被官府捉拿,绝对不能供出同伙,所有事情自己扛,好汉做事好汉当;即使遭受皮肉之苦,也不能供出同党。

  你被关进去,同党会在外面积极营救,或用钱或用人,最后总会救出你;但是,如果你供出了同伙,等待你的就是残疾或者死亡。

  所以,口风严是做盗贼最基本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