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0章

第10章

  第二天,那个引诱我们的女贼,带着我们去见瓢把子。后来我知道,女贼的名字叫燕子,他是瓢把子的侄女。瓢把子没有儿女,将这个侄女视为己出。

  在去见瓢把子的路上,冰溜子问燕子:“瓢把子在江湖上怎么称呼?”

  燕子说:“虎爪。”

  冰溜子肃然起敬,他满眼放光:“是不是当过县长,击败京津十大高手的虎爪前辈?”

  燕子说:“是的。”

  冰溜子说:“真没想到虎爪前辈隐居此地,能够见到他老人家,是我们的福分。”

  我知道,瓢把子是江湖黑话,指的是当家的,任何一个当家的,都可以叫做瓢把子。而他真实的名称叫虎爪,这是江湖人对他的称谓。

  虎爪早就名满江湖,只是江湖之外的我不知道。我以前说过,江湖是另外一个世界,不入江湖,是不会了解这个世界的。

  虎爪家在大同城内的一座四合院里,这座四合院看起来极为普通,和周围的四合院毫无分别,都是砖墙木梁,立柱飞檐,即使从他家门前走过,也不知道这做四合院里藏龙卧虎。

  虎爪坐在厅堂正中,腰杆笔直,端着紫砂壶,有滋有味地品着。他身材高大,面容清癯,留着寸发,不怒自威。他的身边站着两个人,好像是仆人。

  冰溜子一见到虎爪,就扑腾一声跪下来,高喊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我不明就里,依然傻愣愣地站着,冰溜子向我使着颜色,我也赶紧跪下去。

  虎爪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地问:“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冰溜子伶牙俐齿,他说了我们怎么在中原卖假货,盗金印,怎么被人追杀,怎么被拉壮丁,怎么流落到大同。虎爪听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平静如水,没有任何表情。

  虎爪身边两个仆人走过我们身边,我们毫不在意,突然,他们一回身,手指插进我们口袋,冰溜子反应敏捷,用右手的两根手指夹住了伸进自己口袋的手指,我下意识地用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两个仆人笑一笑,就放手了,又站回到虎爪的身边。

  虎爪问冰溜子:“跟谁学的?”

  冰溜子说:“山东梁山武二郎。”

  虎爪说:“你哪一年离开武二郎?”

  冰溜子说:“离开了四年五个月。”

  虎爪捏着指头掐算,他问:“当年,梁山派和崂山派火拼的时候,你在哪里?”

  冰溜子说:“我出去送信,回来后只看到满地死尸。”

  虎爪问:“武二郎是怎样一个人?”

  冰溜子说:“赤红面皮,两撇长须,性格沉稳。”

  虎爪点点头。

  冰溜子从来没有给我说过自己的过去,没想到他师出有门,是山东梁山派的传人。也许是梁山派被灭了后,他辗转来到了宝兴县,做了字画店一名小学徒。

  虎爪招手让我们站起来,然后接着问我:“你没有学过?”

  我不知道他问什么,就老老实实地说:“我学过走绳索,还学过江相派,也学过做旧,还会刻章子,学过的很多。”

  虎爪笑了,他问:“你怎么离开江相派?”

  我说:“师父死了,二师叔也死了,三师叔下落不明。我不想再学江相派。”

  虎爪问道:“做阿宝,咎不在相,而在一。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为人算命,错误不在我们算命的,而在前来算命的人。”

  我很奇怪虎爪怎么会知道我们江相派的秘语,江湖之上,隔行如隔山,尤其是一些大派别,彼此不来往,他怎么会知道我们江相派的秘语。我是江相派状元的大弟子,位列举人,我的师父就是金字招牌,只要我说出师父的名号,江湖上谁都会买账的。何况,我还认识总舵主,那个曾经是老佛爷的座上客,统领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老爷子,他也允许我在危难之际,使用他的名号。可是,我自愿离开江相派,我此后不再提及师父的名号,也不会提及总舵主的名号。因为江相派中有规定,离开师门后,就不能再用师门的名号。

  我满腹疑问地看着虎爪,不明白他怎么会了解江相派的秘语。

  虎爪说:“我以前也在江相派。”

  我突然感到虎爪莫名的亲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几乎要夺眶而出。那一刻,我想起了师父、二师叔、三师叔,还想起了神行太保、总舵主……

  虎爪问:“你为什么不想再学江相派?”

  我说:“江相派用的都是骗术,骗的是所有人,不管贫富贵贱,来一个骗一个,所以我不想再学了。”

  虎爪微笑着点点头,然后问:“你的师爸叫什么?”江相派把师父不叫师父,而叫师爸。

  我说:“凌光祖。”

  我刚刚说完,突然听到隔壁厢房里传出了哈哈大笑,一个穿着白衣白裤的人飘然而出,快步走到我的面前,我一看,居然是朝思暮想的三师叔。

  三师叔一把抱住了我,我爬在三师叔的怀中大声哭起来。这些年所受过的委屈,一下子哭了出来。

  过了很久,我的哭声慢慢小了下去,三师叔拍打着我的后背,我看到他的眼角也噙着泪花,他说:“一切我都知道了,我去过香涌寺,想找到你们,看到寺庙被烧为白地,树木也都烧光了,只剩下碎砖烂瓦,什么也无法分辨。我想找到你们的尸骨,但是无法寻找,寺庙已经没有了任何标志。我还以为你也被烧死在里面,没想到你个小兔崽子居然还活着,都长这么高了。”

  我问:“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三师叔指着虎爪说:“你还不知道吧?算起来他是你的师伯,他是总舵主的大弟子,想要劫富济贫,才离开了江相派,在晋北另立门户。中原那一带总在打仗,打个不停,每个人随时都有生命之忧。我不愿呆在那里,就来到了晋北,在你师伯这里暂且安身。”

  我看着笑吟吟的虎爪,赶紧纳头就拜:“师伯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