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1章

第71章

  那天晚上,顺娃和我陪着胖老头住在车马大店里,胖老头依然相信粗布老头要卖给他的是真古董,他一遍又一遍地询问老板,那些被当兵的征用了的马车什么时候回来。

  顺娃偷偷对我说:“这个倔老头,真是九头牛也拉不回,需要用十头牛拉。”

  第二天,顺娃带着胖老头吃了羊肉臊子面。住宿和吃饭的花费,都是顺娃出。我暗地里想,无利不起早,顺娃要不是想从这个京城来的胖老头身上榨点钱,他才不会这样殷勤慷慨的。

  吃完饭后,我们去城外玩。

  出了县城南门,一望无际,平坦无砥,鸟雀在高高的天空中鸣叫,看起来就像一粒粒芝麻一样。远远的地平线边,有农夫在耕地,前面是慢腾腾的拉着犁铧的老牛,老牛后跟着手扶犁铧的农夫,农夫后跟着手挎笸箩的妇女,她每走几步,就会把笸箩中的种子撒在犁沟里,然后右脚一拨拉,用细土盖住种子。老牛、农夫、妇女,都在慢腾腾地走着,似乎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远远望去,他们就像一幅剪纸画一样。

  我们离开道路,穿过田野,信步行走,草丛中不时会溅起一只只碧绿色的蚂蚱,而新翻的土地里则会有探头探脑的田鼠。还有一只狐狸,蹲在不远处,用疑惑的眼神望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看到没有什么危险,才颠着屁股顺着田间的犁沟轻快地跑远了。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下,我还发现了巴虎窝。巴虎是我们那里的称呼,不知道学名叫什么。我们小时候上学的路上,经常掏巴虎窝。巴虎就像蜘蛛一样,身体毛茸茸的,有六条腿,但它的智商肯定比蜘蛛要高很多,他会自己做窝,还会自己给窝上制作一个盖子,让别的昆虫爬不进去。它制作出的盖子就像坦克上的盖子一样,或者像窨井盖一样,圆圆的,能够打开。那时候,我们在上学放学的路上,看到了巴虎窝,就故意敲门,把他的盖子打开又盖上,盖上又打开。巴虎知道有人来敲门,它不愿意开门,就慌手慌脚地爬到盖子下面,用它毛茸茸的腿脚勾住盖子,我们就不能打开了。知道巴虎扒住了盖子,我们就拿出小刀片或者铁片,在盖子下方寄存远的地方,突然捅进去,这样,就断绝了巴虎的退路,巴虎想逃回去,已经不可能了,我们用小刀片或者铁片把土块别开,就抓住了巴虎。巴虎的腿可以吃,有点咸味,小时候,我们不知道吃了多少条巴虎的腿。

  乡村的动物非常多,数也数不清。仅仅鸟类我就能说出几十种,动物类也能说出几十种,至于昆虫类那就说得更多了。

  乡村是个好地方。

  我们大约走了七八里地,突然看到远处走来了一群人,这群人并成一排行走,每人相隔十几米,每人手中牵着一条狗。这种狗长相奇特,极瘦极瘦,腿脚极长,嘴巴也极长,它们走路的时候,轻手轻脚,听不到他们的腿脚踩在地上的声音,它们举手投足,顾盼自得,很有一种贵族的气质。事实上,它们就是狗中的贵族,传说在汉武帝的时候,这种狗就在长安城的皇宫和富豪家中蓄养,汉武帝和他手下的那些大臣们,牵着这种狗户外打猎,这种风俗穿越了两千年,一直流传到今天。

  小时候我在关中的时候,见过很多这种狗,它的名字叫细狗,细狗撵兔是关中道上一种源远流长的民间活动,农闲时节,多至几百只,少至十几只的细狗聚集在一起,来到郊外撵兔。他们的活动范围不仅仅在关中道上,西至甘肃宁夏,东至河南陕西,北至陕北内蒙,都是他们的活动区域。向南就不行了,南面是秦岭山区,速度极快的细狗在这些山中发挥不出优势。细狗是犬类中速度最快的动物,狼远远不是它的对手。细狗的外形和猎豹非常相似,都是腿脚细长,极为机敏。

  我正在观看这群细狗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尖利的呼哨声,像一根竹竿一样突然伸到半空中,牵着细狗的主人一齐解开了细狗脖子上的扣子,一只只细狗像离弦之箭跳跃而起,迅疾奔向前方,它们的身后,是扬起的黄色尘灰。刹那间,人叫声,狗叫声,树枝断裂声响成一片。刚才还是寂静无声的旷野,突然充满了杀伐征战的气息。

  仅仅几分钟过后,旷野中又恢复了宁静,一只细狗口中叼着灰色的兔子,洋洋得意地跑回来,其余的兔子摇头摆尾地跟在身后,也在分享着成功的喜悦。拿住抓住兔子的细狗的主人,将兔子放在背后的口袋里,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牛肉,塞在细狗的嘴巴里。小时候听说细狗主人爱惜细狗,就像爱惜自己的孩子一样,果然是这样,他舍不得吃牛肉,而要细狗吃牛肉。

  亲眼看到细狗撵兔,我也感到很兴奋,就问那名狗主人:“兔子在跑,细狗也在跑,怎么能够叼住兔子?”

  狗主人说:“每个狗叼兔子的方法都不一样,有的是在后面扑上去,用身体的重量压垮兔子;有的是用爪子在后面拍打,兔子就会翻身栽倒;我这头细狗是喜欢追上兔子,和兔子肩并肩奔跑,然后突然转头,一下子就咬住了兔子的脖子。”

  我听得如痴如醉,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道:“我的狗呢?我的狗呢?”声音中充满了急切,似乎快要哭出声来。

  我们向前跑去,看到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一只细狗守着一个黑魆魆的洞口吠叫,边叫边看着洞口下面。

  那道洞口并不大,仅仅能让一个孩子钻进去,这是盗墓贼挖掘的洞口,盗墓贼从这个洞口钻入墓穴里,盗取陪葬的古董。墓穴偷盗一空后,盗墓贼为了掩人耳目,会把一些荒草铺在洞口。刚才有一只细狗在追逐兔子的时候,踩在了荒草上,掉入了深深的盗墓坑口里。

  守护在洞口的这条细狗,和掉入下去的那条细狗,朝夕相伴,它们都是同一个主人的。狗主人爬在盗墓口,大声呼唤着细狗的名字,侧耳倾听洞下面的声音,然而没有任何声音传上来。那条细狗摔死了。

  我看到狗主人眼角挂着两滴泪水。

  细狗撵兔的队伍离开了,我们蹲在盗墓口。顺娃把盗墓口边的荒草拨拉在一边,细细查看着洞口的痕迹,他说:“这个口子挖了至少有二十年。”

  胖老头问:“你怎么知道?”

  顺娃说:“盗墓这一行的学问深着呢,隔行如隔山,你可能不懂,但是我一说你就懂了。你看这堆荒草,最下面的已经变成了黑色,上面的还是黄色。荒草埋在下层,长期不见阳光空气,就会偶烂变质。再看看洞口,盗墓贼向地下挖洞的时候,使用的是洛阳铲,这种工具就是专门为盗墓而设计的。盗墓贼挖洞绝不会挖得太大,只要有一个瘦子能够钻进去就行了,所以,盗墓贼里毕竟会有一个很瘦小的人。瘦子在进洞出洞的时候,都脱光衣服,他的身体会把洞壁摩擦得很光滑。但是你看这个洞口,土质疏松,刺刺拉拉,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各种昆虫在洞壁上打洞做穴造成的。所以,我说这个墓子,至少在二十年前就被盗墓贼偷过。”

  胖老头望着洞口,又往往顺娃,他点点头。

  顺娃接着说:“我们这一带有古墓,这是属实,但是你想想,从古到今有多少盗墓贼盯着这一片土地,有多少古墓都被盗过了,有的甚至还被盗不止一次。这个古墓是二十年前被盗,已经算是非常晚的了。凡是被盗的古墓,肯定都远离道路,因为道路旁边的古墓,早就被洗劫一空。盗墓贼非常精明,他们抓一把土闻一闻,就能够判断出这下面有没有古墓。你信不信?”

  胖老头摇摇头。我听得很入神,但也感觉这有点太神乎其神了。

  顺娃说:“人死了,尸体变成泥土,泥土中就带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而且死亡越久的人,这种气息越发浓烈,所以盗墓贼抓把土就能够闻到下面有没有古墓。”

  我一想,还真是这样。

  顺娃对胖老头说:“人人都知道我们这里距离洛阳和开封近,无数的达官贵人死后埋在我们这里,从古到今有多少个盗墓贼来到这里偷盗,最早是在道路两边,后来延伸到了深山里面。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盗墓贼都是在夜深人静时分才动手的。你说的那伙人,在黄昏时分盗墓,而且盗墓口就在道路旁边,无论从时间和地点上来判断,都不符合常规,所以这是假的,他们不是盗墓贼,而是一伙骗子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