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72章

第72章

  胖老头的脸色又白了。这两天来,胖老头的脸色就像六月飞雪一样,说变就变。他的小心肝一会儿惊涛骇浪,一会儿风平浪静,他已经被折腾得够呛。

  收购古玩的人,必须拥有坚韧的神经,要有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毒蛇蜿蜒四周而目不瞬的气概,要能够砸下几百块银元而毫不在乎,要能够输得只剩下裤衩而仍然坚信千金散尽还复来,这样的人物才能够涉足古玩收购这个行当。而像胖老头这样的人,顶多玩玩麻钱收购,过一把收藏的干瘾,最好别蹈入青铜器字画行业,他玩不起的。

  快要天黑的时候,胖老头提议我们去那座古墓边。

  顺娃找到三条白色床单,一人一条,揣在怀中上路了。那座古墓边有一片小树林,小树林中堆满了落叶,我们埋伏在小树林中,身上盖满了落叶。从这里,透过眼前的一个豁口,能够清楚地看到古墓那边的一举一动。

  这条道路比较僻静,我们埋伏了很久,也只看到有三个人走过,一对回娘家的夫妻,妻子坐在毛驴背上,丈夫走在毛驴背后,丈夫说了一句什么,妻子娇嗔地笑骂,丈夫很满意地哈哈大笑。还有一个老太婆,背上搭着红布袱子,这肯定是一个媒婆,她说媒每成功一对,男方家就会送给她一个红布袱子作为谢礼,红布袱子里装着布匹和鞋子。

  黄昏时分,古墓边突然出现了一群人,他们扛着铁锨,背着绳索,还有人拿着洛阳铲。胖老头的眼睛睁圆了,他在那群人中努力地寻找着,我也在寻找着,没有见到粗布老头,但是看到了那个坎肩小伙。

  那群人全然不顾是否有人跟踪,也不管是否有人看见,他们闹嚷嚷地用洛阳铲和铁锨卷起了墓口的黄土,露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洞口,然后,坎肩小伙脱光衣服,长绳索在他的胯部打着结,将他放入了墓坑里。

  就在这时候,远处走来了两个人,他们踏着满地月光,走得风尘仆仆。然后,一切都像我那天晚上看到的一样,坎肩小伙从墓坑里掏出了一件件古董,在地上摆成了一排。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对着那群人比划着,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顺娃从枯叶下爬出来,身披白布床单,悄悄地向前移动,胖老头和我见状,也把白布床单披在了身上,爬到了那堵断墙的豁口边。

  月光明亮。在这里,能够清楚地看到那边发生的情况,也能够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

  那个操着外地口音的人要买,那群人不卖,说是大东家早就预定了。然后,有骑马的人从远处跑过来,说大东家在催促,让他们赶快回去。又然后,这群人离开了,坎肩小伙中途离开,向这边走来,操着外地口音的人,迎着坎肩小伙走去。

  在矮墙的遮挡下,我们身披床单,和操着外地口音的人并向而行,我们知道有一个人即将上当,而他不知道我们就在他几十米开外的地方。

  两人相遇了,开始了讨价还价,其中,有一个人说出了褚遂良三个字。

  胖老头在断墙后听到这样说,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从断墙后站起身来,气冲冲地跑向那两个人,高声喊着“狗贼”。他被愤怒冲昏了头,一路跑得歪歪斜斜,只有奔跑的姿势,没有奔跑的速度。

  坎肩小伙突然看到断墙后跑来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几天前那个受骗了的胖老头,吓得撒腿就跑。操着外地口音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还站在原地,像一根木桩一样。

  胖老头从操着外地口音的人手中拿过一枚印章,上面赫然刻着“褚遂良印”四个字,这枚印章和他视若珍宝的藏在内衣口袋的印章一模一样。这群骗子是批量生产假文物。

  直到现在,胖老头终于见到了棺材,也终于落泪了。

  跑得了坎肩小伙,跑不了粗布老头。胖老头是一个倔脾气,也是一个急性子,当天晚上,他就来到了周家口,要找那个粗布老头算账。

  来到周家口,已经快要半夜。那晚的月亮特别明亮,我看到粗布老头家门口的墙上,挂着一把笤帚,突然想起了粗布老头交代我们的话:见到门口挂着笤帚,就别走进去;见到门口没有笤帚,再进去。

  这一带的人,都有把扫院笤帚挂在大门口的习惯。下次再用的时候,伸手就摘了下来,图个方便。

  胖老头看到粗布老头家,他才不管你有没有笤帚,直接就用手叩响了门环。门环与门扇上的铁叶子相撞,发出脆响,声音在这个静静的夜晚,传出了很远。

  过了一会儿,院门打开,胖老头才发现,院子里没有粗布老头,也没有和他一同从京城来的瘦老头。

  胖老人问开门的那个男人:“这院子里住的人呢?”

  那个男人说:“昨天就搬走了,他租用的是这里的院子。”

  胖老头颓然坐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