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

张作霖的奉军战斗力如何?

  纵览北洋时期各路称雄一时的军阀,张作霖大概算是独树一帜。张出身绿林,没文化,实在上不了台面,却最终做到北洋政府末代掌门人,这背后,离不开他麾下奉军强有力的支持。

  “九一八”前,奉军作为北洋时期一支精锐部队,统一东北、联直击皖、击败直系、逐走国民军、入关援蒋,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历史进程。本文简要梳理张作霖的整军经武措施,探讨奉军如何从绿林部队转化为民国装备最现代的劲旅。

  入关惨败决意变革

  1922年的张作霖,可谓踌躇满志。自1896年拉起枪杆,纠集绿林啸聚辽西开始,历经20余年,完成了从土匪头子、骑兵营管带、巡防营统领、二十七师师长、奉天盛武将军、东三省巡阅使的转变,成为名都其实的“东北王”。奉系也与皖系、直系并立,成为全国三大实力派之一。

张作霖

▲ 张作霖

  1920年,直皖火并,双方实力不相上下。然而奉系表态站在直系一边,并派军入关,导致皖系大败,从此一蹶不振。

  战后,直奉联合把持北京政府,张作霖拥有了控制中央政府的机会,并且在1921年赶走了亲直的靳云鹏内阁,支持亲日派梁士诒组阁,激化了与直系的矛盾,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1922 年春,奉系已拥有5个师、23 个混成旅和3个骑兵旅,总兵力约20余万。因此在1922年4月,张作霖挥兵入关时,信心满满。

  4月28日两军在马厂(右翼)、长辛店(左翼)、霸县(中路)展开战斗,激战中两军互有胜负。直系将军吴佩孚出奇兵绕道攻击奉军后方,奉军腹背受敌。再加上奉军第十六师临阵倒戈,最终全阵崩溃。

  张作霖原以为依靠东三省资源优势组建的奉军能够所向披靡,但结果却是一战即溃,当时“士兵死于炮火之下者约两万人,战伤及逃亡者约一万人以上,其被围缴械者近四万人”。

吴佩孚

▲ 吴佩孚

  抛却外部联盟不力、内部派系纷争等因素,单从军事上找原因,奉系失败主要因为三点。

  首先是兵员良莠不齐。张作霖早期出于扩充实力考虑,士兵的招募条件十分宽松,只要是身体健壮的青壮年均可,不问来历,不问资格,应征者多是地痞无赖、吸食鸦片、有罪之人。

  此外,出于缓解匪患的考虑,奉军收编了一批土匪。这些人经常“借故生端,行为乖戾,擅离职守,或三五成群,游行通衢”。军人素质的低下,导致战场上经常出现不服指挥、擅离职守等现象。

  其次,军官素质低下。这一点尤其是在高级军官上反映突出。截止到 1921年底止,奉军担任师长、旅长职务者近30人,但年龄在40岁以上,且未经过正规军事学校培训的老派人物占去了一半以上。

  绿林起家的张作霖一直十分重视并信任陪伴自己打天下的旧部,如张作相、吴俊升等人,对其麾下的军队也不过多干涉。这些绿林大盗出身的奉军将领军事素养不高,各自为政,在协同军事指挥方面易出现纰漏,导致在直奉战争中奉军惨败。

张作相

▲ 张作相

  反观直军,其总指挥吴佩孚精读兵书,能与士兵同甘苦,在战争期间,“有七昼夜未睡眠,一切排阵计划,煞费苦心。在战期间,亲临前敌指挥”,与奉军前线指挥官张景惠、邹芬、鲍德山等形成鲜明对比。

  第三是战略战术失当。在战略上,奉军布阵取“一字长蛇阵”,兵力长列于山海关直至天津以南的马厂、大城县、白洋桥等。这样不仅分散了兵力配置,并且在战中,奉军各部不知配合,导致一旦有变,全线崩溃。幸亏张学良和郭松龄率领的第二梯队拼死抵抗,不然损失更大。

  在战术上,兵种使用也失当。骑兵在战场上的战术作用在于绕出敌军展现,或扰乱敌人侧面,或略敌人后路。但是在大城白洋桥一役中,奉军骑兵竟然向直军正面发起冲锋,损失惨重。

  战争惨败让张作霖痛定思痛,开始转变原有的治军政策,决意重用新人,信任新人,以卧薪尝胆的精神,整军经武,以血战败之耻。

  整军经武提升实力

  回到东北后,张作霖迅速行动。1922年7月,成立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开始了“整军经武”时期。

  首先是严选拔。第一次直奉战争败退后,张作霖认识到“乌合不教之兵, 不堪作战;而无学识之将校,尤不足任指挥”。在此背景下,张作霖对奉军实行精兵主义。1922年,开始严禁部队收编土匪。

  此外,裁撤兵员,陆续精减了69,000名土匪及老弱病残。对于新招募的士兵,要求不是初小毕业或无知识者不予录取。对新招募的士兵, 一律要求每天学习军事知识两小时。各部队发行军事杂志和讲义, 以广官兵见闻。

东北土匪武装

▲ 东北土匪武装

  在军官的选拔上,规定采取考试的方法提拔军官,废除推荐制度。对于基层军官,大部分排长是军士教导队毕业的学员,有一部分是从有才干的士兵中提升的。大部分连长、营长、团长由讲武堂或国内其他军事院校毕业的人充任。

  其次是强武备。出于扩张的考虑,张作霖对于武器非常重视,加强了外购力度。1922年一次,张作霖从日本太平公司订购步枪18500支,子弹2800万粒,野战炮20门,机关枪、骑枪2500支。

  同时张作霖与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十几个西方国家进行的军械交易数量更为庞大。张作霖紧跟当时军事发展的主流步伐,引入坦克,建立装甲部队,拥有坦克36辆。

  另一方面,奉军也加强了自给自足的步伐。1919年创建的东三省兵工厂,经1923 年、1924年先后两次扩建,有职工2万余人,其规模之大,生产品种之全位居亚洲前列。

  1924年,该厂的六五、七九枪弹的日产量已达15万发, 次年达到30万发,最盛时达到40万发,基本可以满足部队的需要。

  另一个重要的兵工厂是奉天迫击炮厂,主要生产迫击炮、炮弹等重型武器和炮弹附属品,月产迫击炮80门,炮弹4万发。迫击炮的生产,使奉军军事实力大大增强。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奉军“迫击炮极多,射击力比直方炮队远一英里”,成为制胜的原因之一。

拥有迫击炮的东北军

▲ 拥有迫击炮的东北军

  第三是现代化。张作霖发家初期,奉军装备水平落后于直、皖。在一战中,西方列强惨烈的厮杀让张作霖对于飞机等新式武器产生了浓厚兴趣。

  1923年9月,张作霖任命张学良为东三省航空处总办。张学良先后从英国购进“维梅”“亨特来佩治”“亨克”等式飞机,从法国购进“高德隆”“布莱克”等式飞机,还以优厚的待遇吸引北京南苑航校毕业的学生、飞行员和技术人员,并高薪聘请英、法籍教官,充实航空队的技术力量。

  第二次直奉战争,奉系空军在侦察敌情、破坏直军铁路交通、扰乱直军斗志和后方人心方面都发挥了重大作用。

东北军的空军

▲ 东北军的空军

  此外,奉军还重视发展海军。第一次直奉战争期间,山海关内外均暴露在萨镇冰指挥的直系海军炮火射程内,张作霖乘坐的专列几乎被敌方海军的炮火击中,他深深感受到没有自己的海军而受制于敌的痛苦。

  1922年夏,张作霖收编了北京政府的黑、吉江防舰队。8月,张作霖任命海军科班出身的沈鸿烈为航经处处长,创立海防舰队,后来又将两艘商船分别改为“镇海”、“威海”两艘军舰,并加以扩充,逐渐成军。

  1924年 9 月, 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镇守葫芦岛的东北海防舰队面对直系舰队镇定自若。直方见奉军严阵以待,未敢贸然行动,仅发百余发炮弹, 便撤离葫芦岛海面。

东北军的巡洋舰

▲ 东北军的巡洋舰

  第四是重教育。自鸦片战争后,清政府洋枪洋炮,编练新军,然而面对列强一败再败。其深层次原因,在于虽然武器更新换代,但是战争的胜利是指挥、参谋、侦查、训练、后勤等多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张作霖认识到了这一点,1919年即设立“奉天陆军讲武堂”,年经费6.5万元。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后,加大了投入力度,经费升至14.7万元。

  其后,陆军讲武堂发展成为拥有炮兵、步兵、工兵、军需、军医、军兽医、军械、高级军学等学科齐全的教育体系。1918年至1928年,讲武堂共办了8期,毕业生3500余名,成为奉系军官的重要培养基地,有力促进了奉军的正规化建设。

东北陆军讲武堂

▲ 东北陆军讲武堂

  一系列整改措施之后,奉军官兵素质得到极大提升,不仅陆军大大加强,同时开始组建海军、空军,武器装备向着多样化的方向发展,军事教育成效显著,这为张作霖入关争霸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再战直系一雪前耻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吴佩孚积极推进武力统一政策。

  1924年,直系发动江浙战争,意图在铲平皖系残余势力后,再回师北方,消灭奉系。张作霖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于1924年9月挥兵再次入关,一路进攻热河直系附庸毅军,一路进军山海关。

  直系任命吴佩孚为讨逆军总司令,起兵20万,对奉宣战。此时的奉军,已非两年前由旧巡防营和绿林成军的旧军,是一支训练有素、武器装备远超直军的正规部队。

  相反,直军不仅实力逊于奉军,并且内部权力之争暗流涌动。因此甫一开战,直军即处于不利境地。

  热河战场,直军刚与奉军接火,就大败而回。负责接应直军的冯玉祥心怀异志,迟迟不与奉军接战。

冯玉祥

▲ 冯玉祥

  在两军主战场山海关,张学良、郭松龄等率领奉军精锐部队于9月底开始猛攻山海关,尽管伤亡甚重,但仍然死战不退,并且奉军有飞机助战。最终,直军溃败,众多要地丢失。其后,吴佩孚为挽回颓势,率领6个师倾巢全出,仍未击破奉军。

  关键时刻,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冯玉祥、胡景翼、孙岳三人通电和平。吴佩孚进退失据,不得已从天津乘军舰南逃。山海关前的直军全部被缴械,一部分被收编,一部分被遣散。

  此战之后,由北洋劲旅第三师为基础发展出的直系主力全军覆没,从此一蹶不振。吴佩孚后来虽然仍然占有河南、河北、湖北、湖南部分地区,但是军队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前。

  此战之后,张作霖组织临时政府,推段祺瑞为临时执政,排挤走冯玉祥,实际成为北京政府的控制人。与此同时,奉系大力扩张地盘,到1925年8月,奉系实力不仅囊括东三省,同时控制了河北、山东、安徽、江苏乃至上海等广大地盘,成为全国最大的实力派。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的军阀割据

▲ 第二次直奉战争后的军阀割据

  奉系的结局

  1925年11月,郭松龄倒戈,重创了奉军。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势如破竹,吴佩孚、孙传芳先后兵败。1928年,蒋介石组织二次北伐,冯玉祥加入,奉系在全国处于被孤立状态。张作霖不得已于1928年5月向东北退却,随后在皇姑屯被炸身亡。

  张作霖死后,留下了35万奉军,拥有260余架飞机的空军和占全国60%的海军。此外,还有逐渐起步的东北工业、交通体系以及3千余万人口。

蒋介石

▲ 蒋介石

  奉军在当时中国,不失为一支劲旅。1928年退回东北,非战不力,更多是因为政治上的因素。

  张作霖发展东北工业,整顿财政,扩充军事实力,固然是为了其提升个人实力与争夺地盘,但是在另一方面也起到了抵制日俄扩张与掠夺, 增强东北地区保护边疆的实力等方面,也不乏积极意义。

  然而奉系毕竟是一支地方军阀。尽管张氏父子在东北苦心经营二十年,但是在面对苏联、日本这样的世界强国时,仍然力不从心。1929年中东路事件,奉军对苏作战惨败。1931年,更是不抵抗退回关内。

  不单单是奉军,蒋介石的中央军在抗日战争初期尽管奋力抵抗,也难挽败局。旧中国积贫积弱、工业基础单薄的大背景下,军阀们无一例外,都不是列强的对手。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