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398章:内战开始了

第398章:内战开始了

  老道走过来了。

  老道和豹子那边一无所获,神医像一口沉默的钟,无论老道和豹子怎么撞,也无法撞响。

  老道过来查看我这边的情况。

  老道一看到骟鸡匠裆间那个不务正业的玩意。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着问:“都问出来了?”

  我说:“问出来了。”

  老道说:“把这个骟鸡的借我用一下。”

  老道牵着骟鸡匠,意气洋洋,高视阔步,像一只检阅母鸡方阵的大公鸡;骟鸡匠跟在神医后面,叉开双腿向前走,像一条刚刚被强/奸了的母狗。他们踩过窸窣作响的树叶,走到了神医跟前。神医看着骟鸡匠裆间那个姹紫嫣红的玩意儿。脸色一下子变了。

  老道说:“你还抵赖什么?这个骟鸡的什么都说了。”

  骟鸡匠满脸愧色地望着老道,说道:“老哥,不说不行嘛。”

  神医像一件破烂的棉袄,颓然坐在地上。

  李仁堂是同州府一间中药坊。李大掌柜的是李仁堂的坐堂郎中。然而,和别的中药坊不一样,李仁堂是一家黑店。它是江湖败类们的联络据点。

  李仁堂里有各种各样江湖人不会轻易使用的药物,有的药物会让人变成疯子,有的药物会让人痴呆,有的药物会让人变得聋哑,有的药物会让人立即丧命,有的药物会让人性欲高涨,有的药物会让人丧失性欲……这种歹毒的药物,江湖上被列为禁药。但是,李仁堂却在大肆兜售。

  李仁堂的李大掌柜制作了各种对人有极大危害的药物,他把这些药物制成了膏药。这些膏药短期内能够减缓病情,但是却留下了无法消除的后遗症。

  那时候的人们普遍缺乏医疗知识,他们看到神医的膏药让他们手到“疼”除,就盲目地相信神医的话,认为他的膏药有奇特疗效,而等到神医离开后,药效过去,他们就会疼痛加剧,有的落下残疾,有的不治身亡。

  神医为了骗取钱财,而不惜把人家的小病治成大病,谋财害命。

  为了能够让这个骗局天衣无缝,神医和走村串巷的骟鸡匠联合起来。骟鸡匠设下圈套。神医引人入彀。

  骟鸡匠流窜各处乡村,他腰间叮当作响的铁制器具吸引了村中那些想要骟鸡的人。凡有村庄,都有养鸡的人;凡是养鸡的人,家中一定有公鸡;养鸡的人把鸡蛋放在切碎的麦秸秆里,让母鸡孵化,谁也无法知道哪个鸡蛋出来的是公鸡,哪个鸡蛋出来的是母鸡。一个农家,需要大量的母鸡,母鸡用来下蛋;一个农家,不需要大量的公鸡。公鸡只能用来打鸣,一只就足够了。剩下的公鸡怎么办?就要骟,有的地方叫劁。骟鸡匠应运而生,他们的职业就是把公鸡骟成太监鸡。公鸡的肉味太腥太骚,而太监鸡肉味纯美。骟鸡匠在乡村具有广阔的市场。

  然而,谁家请骟鸡匠骟鸡,谁家就要开始倒霉。骟鸡匠干活了自己的活路,老实醇厚的乡村人总要请骟鸡匠吃顿饭,骟鸡匠就老实不客气地坐下来,趁机把藏在身上的特制花粉撒在人家的饭碗里。

  吃了花粉的人,身上瘙痒,但绝对想不到这是骟鸡匠做了手脚,村中人都跑来看稀奇,骟鸡匠就感叹说:“要是神医来就好了。”而刚好“陕西地方邪,说曹操,曹操到。”神医用姜水和碱水擦洗人家的背部,瘙痒立即消失了。

  神医手到病除,全村轰动,全村所有的病人都走出房屋院落,请神医治疗。神医在收了人家的钱后,把黏糊糊的膏药烤热,贴在伤患处,疼痛立即减轻,人们更加相信了神医的本事。他们不知道,灾祸就此开始了。

  神医的膏药里使用了砒霜。砒霜是一种剧毒药物,喝下一丁点,就足以致人死亡。

  神医把含有砒霜的膏药,贴在伤患处,以毒攻毒,疼痛立即减轻。然而,过不了多久,砒霜浸入血液,循环全身,轻者死亡,重者残疾。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这是神医做的手脚。

  神医拿到钱后,就去前面隐蔽处,和骟鸡匠分赃。

  我和豹子、老道拿走了神医和骟鸡匠身上所有的钱,然后从他们的衣服上撕下布条,堵住他们的嘴巴,把他们绑在树林里。这几天,那些被我们激怒的狼群肯定会四处报复,他们很快就会成了狼群口中的美味。

  那封老杆子送给李仁堂的书信,被我做了手脚。老杆子要让李仁堂给各处劫贼送信,让他们在山西永济县普救寺聚集,一起向总舵主发难。我把普救寺改成了仓圣庙。仓圣庙在陕西白水县境内。普救寺在黄河东岸,仓圣庙在黄河西岸,两地相距几百里。即使挂再大的风,也不会把普救寺的消息传到仓圣庙。仓圣庙是造字者仓颉的庙宇,他出生在陕西白水县。传说中,仓颉夜晚造字,窗外传来鬼的哭声。因为有了汉字,鬼魂前世的恶行就会记录下来,被后世人代代唾骂。

  我用木头刻了一枚印章,然后又用烛油滴在信封封口处,在信笺最后和信封封口都盖上了印章。这样的书信足以以假乱真。

  我刚刚走出树林,就看到远方奔来了一个骑马的人,那个人穿着军装,手中拿着马鞭。他不断地用鞭子打着胯下的枣红马,枣红马低头猛跑,他一定是有什么急事。

  豹子看着远处的马,他喊道:“拦住他。”

  我们七手八脚攀折低矮的树木,放在路上。骑马的人赶到了跟前,马咴咴叫着,人立而起。骑马的人看着我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喊道:“让开,老子有急事。”休场华划。

  我问:”你有什么急事?”

  骑马的人喊道:“老子的事,你管得上?你耽搁得起?老子一枪毙了你。”

  骑马的人从肩膀后拿起枪,准备拉动枪栓。我几步赶过去,跳起来,一把将他从马上拉下来。我说:“把你的马借老子用用。”

  骑马的人从马上掉下来,他的气焰一下子被打灭了。他哀求道:“大哥,我真的有事,有急事。”

  老道拉住了颠着碎步不安分的枣红马,把马缰绳交到了我的手中,他问:“你有嘛事?”

  骑马的人说:“快要打仗了,我去送信。”

  老道惊讶地问:“日本人都被赶走了,谁和谁打仗?日本人又来了?”

  骑马的人说:“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和中国人打仗。”

  老道叹口气说:“都是中国人,打个什么劲啊,无论是哪一方,死一个人,剩下孤儿寡母怎么活?”

  骑马的人说:“长官有令,让我送信。”

  豹子问道:“北面打仗,你去南面干什么?给谁送信?”

  骑马的人看了看我们,欲言又止。

  豹子说:“说不清楚,你就甭走。”

  骑马的人说:“我们挡不住了,长官让给他老婆送信,让赶紧带上娃娃带上钱向南跑。”

  豹子说:“如此说来,你的马就借我们用一下。用完了再还你。”

  骑马的人连连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耽搁了送信,我没法回去交差。”

  豹子将我扶上了枣红马,回头对骑马的人说道:“你还回去干什么?中国人打中国人,打个什么劲?前面挡不住了,你就赶紧逃命吧,最好逃回家去。”

  我骑在马上,马撩开四蹄奔跑,我在马上被惹得哈哈大笑。

  大约跑了多半个时辰,我就赶到了同州府,找到了李仁堂。

  李仁堂坐落在同州府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我问了好几家药铺,才有人告诉了我,可见这家中药铺极为隐秘。

  李大掌柜的是一个看起来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他穿着绸缎棉衣,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这样的外表让人一见就感觉很亲切,然而,他却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江湖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