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45章:让女人脱衣

第245章:让女人脱衣

  梨花很聪明,他听见保长认出了我,急忙转过身去,装着和我不相干,径自离去了。

  保长认出了我,却没有认出梨花。我是男人打扮,梨花也是男人打扮。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被他拐卖的同村女孩,此刻看起来就像男人一样。

  保长看到我,就热情地伸出了双手,快步走向我,脸上带着神采奕奕的微笑,看起来很领导。

  保长一向我走来,他的身前身后最少有四五个人也向我的身边移动。我突然看明白了,这些人都是保长的保镖。保长比四害聪明多了,四害的保镖是明的,保长的保镖是暗的。四害的保镖拿腔作势,保长的保镖掩藏很深。

  保长走到我身边,主动伸出手来,看起来很平易近人,我也伸出手去,保长和我握手的时候,浅尝辄止,看得出来他的热情是装出来的。他认出来我,主动向我示好,只是想让我看到他现在的风光。

  保长问:“呆狗你这么些天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给我汇报?”

  我说:“那天我拉了一泡屎,没想到你们就走了那么远,我一路拼命赶都没有赶上,后来想,我估计是走错了岔路口。”

  保长说:“你还吹牛说你认识大同的路,看来你是个说大话的。你谁都敢骗,连领导都敢骗。”

  我心想,妈的,你当时不就是领着大家逃难吗?难民头儿也是领导?

  我又想,保长一来到大同,就和那些江湖老渣走到了一起,看来他早就准备带着难民来到大同,把那些难民贩卖给黑煤窑。保长喜欢摆谱,但是他的心肠特别毒辣,而且心思缜密,远非四害那种脑子缺根筋的傻子能够相比。

  我说:“我怎么敢骗领导呢?领导是我们最亲爱的人,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

  保长听到我这么说,显得非常高兴,他说:“你看看我现在,在大同城里呼风唤雨,权倾一时,我要让所有人向东,他们就不敢向西,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故意问:“为什么?”

  保长说:“我已经升官了,我现在是维持会会长,所有大同人的领导。”保长的手臂举起来,转身一圈,他说:“大同人再多,也要听我说。”

  我故意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对保长说:“啊呀呀,你都当了会长了,让我实在崇拜。”

  保长说:“你没有跟我来,实在可惜。你当初要是跟我来,我给你个科长当当。”

  我心想,我当初要是跟着你来了,还不照样被你卖到了黑煤窑?

  我们正在交谈着,旁边路过了一个人,和保长低头交谈,似乎在商量什么,我听见那个人说:“这样做恐怕不妥吧。”

  保长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他喊道:“你是会长,还是我是会长?”

  那个人只好唯唯诺诺地离去。

  保长之前最爱说的一句是“你是保长,还是我是保长”,现在改成了“你是会长,还是我是会长。”

  那个人唯唯诺诺地离开后,保长洋洋得意地说:“这里都归我管,没有人敢不听我的。我的权力大得很呢。”

  保长正说着,突然对面来了一队日本兵,他们肩膀上扛着三八大盖,牛气冲天地走来了,保长赶紧让在路边,对着他们点头哈腰地微笑着,日本人连保长看也不看,但是保长的脸上一直挂着那种职业版的谄媚微笑,他此不管日本人看不看他呢。

  日本人走过去后,后面跟来了一个翻译官。保长看到翻译官,立即讨好地凑上去,从口袋里掏出香烟,递给了翻译官。翻译官看看香烟的牌子,夹在了耳朵上。保长手中拿着火柴,准备给翻译官点着。看到翻译官这样做,他又很无趣地把火柴放回到了口袋里。

  日本人和翻译官都挺着腰板,保长弯着腰,像瞌睡虫一样不住地点着头。日本人和翻译官走远了,保长还像根香蕉一样弯腰站立在路边。

  直到日本人和翻译官转过了弯,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背影了,保长这才能够直起腰,他对着周围围观的人声色俱厉地呵斥道:“看什么看,快点散开,谁再不走,就把谁抓起来。”

  人群哄笑着离开了。

  保长转过身,对我炫耀道:“我的顶头上司就是日本人,如今这天底下谁是老大?是日本人。只有你和日本人走近了,要什么就有什么,金钱,女人,那都不是问题。”

  我故意说:“我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沾过女人身子,我想要个女人。”

  保长洋洋得意地说:“这还不简单?简单得就像一加一似的。跟着我干,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问:“我能干什么?”

  保长反问道:“你会做什么?”

  我说:“别的都不会,就只会一点杂耍。”

  保长说:“那好,大同的妓院要统一经营,扩大规模,你就来表演杂耍吧。”

  我还以为保长能够把握安插进维持会工作,没想到他安排我进妓院。我要进妓院,还用你安排?可见,保长名义上是日本人指派的维持会会长,其实他在日本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他的能力也就只有给妓院安排个把人。他也就只有这么一点权力。

  保长认为他把我安排进妓院,是天大的恩赐,他也不问我愿意不愿意,就把我带进了粉巷,他向我介绍粉巷说:“这一大排妓院,都是我的好朋友开设的,我的好朋友能耐很大,日本人很信任他。”

  听保长的话,我才知道原来保长和四害是好朋友。在保长的眼里,日本人信任谁,谁就能耐大。照这样说,豹子他们此刻在北山上和日本人对着干,日本人最不信任豹子这样的人了,那是不是豹子就没能力了?即使把四害和保长捆在一起,他们的能力也远远不及豹子。

  走进了妓院后,我才发现整个一条街道上的妓院都从内部打通了,每一座妓院之间的围墙上都新开了一扇门,彼此相连。妓院中间的一座院子里,有一个很高的平台,平台边有几间房屋。

  保长把我带进一间房屋里,房屋里坐着一个圆脑袋的人,他不但脑袋圆,而且脑袋秃,简直秃得就像个葫芦,一毛不拔。

  葫芦问我:“你会什么?”

  我说:“我会杂耍。”

  葫芦说:“给我表演一个看看。”

  这些天,我跟着赛哥,已经学会了一些杂耍表演。我看到一个妓女扭着屁股走过来,就对葫芦和保长说:“我能让这个姑娘当着大家的面脱下衣服。”

  葫芦说:“你要有这个能力,就留在这里。”

  那个人走过来了,向遇到的每个男人抛着媚眼,简直风骚到了极点。我迎上去,对妓女笑着说:“姐姐,又见到你了。”

  妓女停下脚步,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她说:“在哪里见过姐姐?床上吧?”

  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

  我围着她转了一圈,故意啧啧称赞着:“啊呀,姐姐真是漂亮,这腰身,这屁股,都是上品。”

  妓女荡笑着,说:“看不出来,你人小鬼大。”

  我说:“姐姐要是脱光了衣服,肯定更好看。”

  妓女笑着说:“想看姐姐,就上楼去啊,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我说:“我现在就想看。”

  妓女装着害羞说:“啊呀呀,这么多人,姐姐只让你一个人看,不让别人看。”

  我说:“不,我就想让大家一起看。”

  我刚刚说完,她突然就开始脱衣服了。她解开旗袍的扣子,露出了白皙的皮肤。

  围观的人开始鼓掌,有人起哄说:“快脱,快脱,我们还想看。”

  妓女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她三下五除二就脱掉了旗袍,将旗袍丢在了地上,只穿着抹胸和裤头。

  围观的人边笑边鼓掌:“还要看,还要看,快点脱,快点脱。”

  妓女在身上挠了两把,一把将抹胸掀过头顶,窜出了两只白色的兔子,上蹿下跳,显得很活泼。

  围观的人开心大笑,他们说:“还有呢,还有呢,快点,快点。”

  妓女弯下腰,将裤头脱了下来,露出黑色的丛林和圆滚滚的屁股。

  围观的人突然静息了,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妓女真的就会当众脱下衣服,而且不但把旗袍脱下来了,而且把内衣也脱下来了。妓女一丝不挂站在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我说让妓女脱衣服,妓女真的就脱下了衣服。葫芦看看妓女,又看看我,眼睛里满是惊讶的神情。保长也惊异地看着我,他说:“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一招。这一招太厉害了,这以后要是看上了哪个女人,想叫她脱衣,她就会脱衣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