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233章:大意失荆州

第233章:大意失荆州

  大烟鬼拿着药方和风灵子离开了,赛哥跟着大烟鬼离开了。他想要看看,这个老者到底给大烟鬼开的是什么药方,设的是什么套。

  我们约好,黄昏在上次我们和四害打架的那片树林边碰面。

  大烟鬼和赛哥离开后,我走进了房屋里。

  老者上下打量着我,眼神里含着戒备,但是那种戒备转瞬即逝,马上就变得眼神平和,他用一种很稳很稳的目光望着我,那是一种见过大风大浪的,洞悉一切的目光。那眼光似乎在告诉我:我什么都知道。

  老者问:“你要看什么病?”

  我说:“给我爹看病。”

  他问:“你爹怎么了?”

  我说:“我爹气喘。”

  他说:“我给你开个药方,按照药方上抓药,吃几天就好了。”

  他用毛笔在一张二指宽的纸条上写着,写了几味药,然后交给我。我一看,上面都是常见的中药,我跨出房门。我想着那个女人会叫住我,就像刚才叫住大烟鬼一样,给我设套,让我掏钱,但是没有。他们任我走出了房门。奇怪了,难道这个药方是他们白送我的?

  我没有走远,坐在了房檐前,想看看他们还会怎么骗人。我听见房间里老者在对女子说:“那是吃搁念的,淤了。”这是一句江湖黑话,意思是:那是个江湖中人,快点赶走。

  怪不得老者不向我要钱,原来他看出来我是吃搁念的。这老者果然厉害,看来是在江湖上骗人骗了一辈子,居然一看就能够知道我是江湖中人。我想,刚才我肯定是在什么地方露出行藏,让他起疑了。

  其实,长期混迹江湖的人,就像长期从事某一种职业的人一样,身上总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后来的人们把这叫做气质。长期从事教师的人,眼神怯懦,谨小慎微;长期从事警察的人,眼光凶狠,做派霸蛮;而妓女走在大街上,人们都能认出来,不是她们的穿着有多暴露,而是她们身上散发着一股妖气;小偷走在大街上,总是被江湖中人识破行藏,因为他们看人的眼光总是很“溜”,从不与你对视。

  但是,我想,他起疑了又怎么样?他只知道我是江湖中人,只会把我当成偷学技艺的,而不知道我是冲着他来的,想要他的命。

  女子走了出来,看到我坐在房檐下的砖头台阶上,故意不看我说:“拿到药方的人就赶快离开,后面还有人要讨药方,别挡住了别人的路。”

  我只好悻悻走开。

  在江湖八大门中,走方郎中属于皮门,这种卖假药给人胡乱开药方的,叫做挑汉儿的。

  挑汉儿的在江湖上从来就没有灭绝,今天的他们早就不摇着虎撑走街串巷了,而是穿着白大褂,堂而皇之地走进了三甲医院。他们披着一张救死扶伤的外衣,骨子里赶着杀人越货的勾当。

  我在外面兜了一大圈,看到后面没有人跟踪,天色也不早了,就又回到那条小巷里。

  夕阳西下,照着西边的房屋,把影子印在东边的围墙上,几只乌鸦落在枝头上,呱呱叫着,声音像石头一样砸在青石板浦城的街面上。

  我顺着西面的墙壁向前走,看到房屋的影子已经印上了墙头,黑夜很快就要来临了。

  我来到中午挑汉儿的所在的那座院子,却发现这里已经人去院空,老者带着他手下的那些人跑了。

  怎么会跑了呢?他们不是在这里给人开药方吗?他们怎么说走就走呢?即使他们识破了我是吃搁念的,那也犯不着跑路啊。

  我在院子里找来找去,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没有任何线索能够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我实在太大意了,我想着既然开门做生意,房租呀家具呀总会有一些的,而且我看到他们的生意这么好,怎么可能说跑就跑呢?

  我实在太后悔了,后悔得直拍自己的脑袋。费劲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这伙挑汉儿的,怎么能又让他们溜走的?

  我把我们今天见面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回忆了一遍,觉得他们完全不应该就此逃跑。

  我走出院门,茫然地走在巷道上,突然看到远处急匆匆本来了几个人。他们绕过我,径直跑进了那座空荡荡的院子里。我感觉这里面有事情,就赶紧跟在他们的后面。

  他们跑进了院子里后,看到里面没有一个人,和刚才的我一样感到诧异。他们开始大声咒骂,看到院子里能有什么东西,就砸什么东西。

  我问其中一个瘦长个:“你们怎么了?”

  瘦长个说:“老东西向我拿了我十块钱,给了我一包什么风灵子。我拿回家准备熬药给我娘喝。我娘拿着风灵子说,这不就是槐树籽吗?我还不相信呢,我娘说,要不拿到药铺让先生看看。我拿到了药铺,先生见了后也说,这就是槐树籽,一分钱能够买一竹笼。先生还说,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哪种药叫风灵子。我一想,上当了,就赶过来。”

  另一个赤红脸膛的汉子也气愤地说,老者卖给了他一剂药,收了他十块钱,说是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他拿到药铺让先生一看,先生说,这就是稻谷。一块钱能买一麻袋。

  那时候的北方人很少见到过稻谷。黄河以北不长稻子,只长麦子。

  还有一个矮瘦子,也在这样说,他说他的钱也被骗了,估计这些骗子早就离开大同了,“算了,只能自认倒霉。”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伙挑汉儿的为什么要跑路,他们不跑路,就会被打死。

  我去邻居家询问,邻居说,这伙人今天早晨才住进这座院子,这座院子以前没人居住,主人去了南方躲日本人。因为院子里没有什么东西,主人走的时候连院门都没有上锁,谁都可以进来。

  原来是这样。

  可是,现在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大烟鬼他们骂骂咧咧地走了,我一个人慢慢走向那片树林子。太阳落了下去,远处升起了缕缕炊烟,我一步一步走得异常沉重。

  来到树林边,天色已经一片昏暗,但是我没有看到赛哥。

  赛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我在心中暗暗祈祷,祈祷赛哥能够平安过来。

  突然,身后传来了叫骂声:“日你妈,你想干啥,你想干啥?”

  我回过头去,看到赛哥把一个人打倒在地,正在用脚踹。

  我跑过去,赛哥说:“这个人一直在后面跟着你,鬼鬼祟祟,从你离开那条小巷子,就一直在后面跟着你。”

  我一看,这个人居然是那个矮瘦子,他刚才和大烟鬼、赤红脸膛一起骂挑汉儿的。而我离开了那条巷子后,他却一直在后面跟着我。

  这个矮瘦子肯定是和老者是一伙的。

  我把矮瘦子从地上拎起来,一直把他推到了树干上。他的背脊靠着树干,一步也不敢动。

  我说:“你是干什么的?”

  矮瘦子说:“我是路过的。”

  赛哥踢了矮瘦子一脚:“日你妈的,路过的你还跟踪,还跟踪了这么久?”

  矮瘦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闭口不言。

  我在身上摸着,摸出了一把剃须刀。因为进城门的时候,鬼子和汉奸都会搜身,别的武器不能带,我只能带一把剃须刀,指望着关键时刻能够起到作用。

  我把剃须刀打开,刀刃离开了木质刀把。我手持刀把,把剃须刀的刀刃凑近了矮瘦子的脖子,我问:“谁派你来的?”

  矮瘦子不说话。

  我手上加劲,刀刃刺破了皮肤,血液流下来,矮瘦子惊恐地说:“哥呀,哥呀,我不想来,是他逼我来的。”

  我问:“谁派你来的?”

  矮瘦子说:“老德。”

  我又问:“老德是干什么的?”

  矮瘦子说:“开药方子的。”

  现在看来,这伙挑汉儿的是一个团伙,团伙里有那个发传单的少年,江湖上叫做撒幅子的;有那个在老者身边伺候的,其实就是托儿,江湖上叫做敲家子;有那个给人胡乱写药方子,骗人钱财的老者,江湖上叫做掌穴儿的。还有这个矮瘦子,但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我问:“你在做什么?”

  矮瘦子说:“我是二门子。”

  我明白了,二门子是江湖黑话,意思就是给病人指路,给病人带路的,通常也装着病人,其实也是托儿。

  这其实就是一个医托团伙。几百年来,医托的骗术一直没有改变,现在的医托团伙,还是这样的组织机构,还是这样的骗人方式。

  李幺傻在《暗访十年》第二季里,曾经写过一章《暗访黑医团伙》,大家可以阅读这一章,然后与这里所写的挑汉儿的进行对比,就会感觉到《暗访十年》中所写到的,是这里挑汉儿的加强版,组织机构更为庞大,人员更为众多,但骗术如出一辙。

  我说:“带我去找他们,如果找不到他们,我就一刀割断你的喉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