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118章:燕子还活着

第118章:燕子还活着

  熊哥说:“我不是我来也,这世界上能够称为我来也的,只有两个人。”

  何为善问:“谁呀?”

  熊哥说:“是我的两位兄长,又是我的两位朋友。他们这一生,纵横江湖,所向无敌,呼风唤雨,叱咤风云,这才是大好男儿,这才是男儿本色。和他们比起来,我连个低买都算不上。”

  我看到这个熊哥脸上的神情很严肃,丝毫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个熊哥已经很了不起的,对我们的行踪一清二楚,而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我已经是老江湖了,行走江湖十余年,自诩是江湖上的上乘人物,谁知道和这个形同鬼魅的人比起来,远远不如。他都这么厉害了,他的那两个兄长,肯定更了不起。江湖之大,天外有天。

  熊哥指着我说:“这位小兄弟,你和那个竹竿一样的瘦子来到这一带已经好多天了,你们被一个女人骗得晕头转向,是不是?那个女人骗走了你们的纯血马,你们一路向东追赶,知不知道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之计?你们在婚礼上吃白食,被人家偷了钱包。你们两个昨晚又着了人家的道儿,被人家吊起来打,你们中间那个年长者好本事,略施小计,就将你们营救出来,他应该是江相派的高手。江相派的高手本来在江湖上如鱼得水,左右逢源,可为什么来到这里,却捉襟见肘,因为这位江相派高手遇到的是老月中的高手。江相派以捉鬼见长,老月以骗术见长,江相派与老月比赛骗术,当然步步受制于人。而且,这个老月是这一带的地头蛇,爪牙党羽遍布每一个角落,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她的眼底,你们怎能斗得过他。但纵然如此,这个江相派的高手仍然是少见的翘楚,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称呼?”

  我说:“他是江相派的探花郎。”

  熊哥悚然而动:“江相派的探花郎,何等风光得意,他们在江湖上如日中天,可惜今天龙游浅水潭,马陷淤泥湾,我一定要帮上一把。”

  我听得心花怒放。原来熊哥是朋友。

  我们带着熊哥来到了破窑洞前,看到三师叔坐在地上,低垂着头,若有所思,似乎一夜之间,他苍老了十岁。曾经那么风流倜傥的江湖探花郎,猝然间变成了落魄书生。

  熊哥抱拳作揖说:“晚辈拜见探花郎。”

  三师叔抱拳行礼,礼貌性地微笑着,看起来他也不认识这个人。

  熊心说:“我知道探花郎为什么而忧愁,不就是那个绰号玉面狐狸的玩嫖客串子的?此人连续几日,对你们盯梢跟踪,而我又在后面跟踪他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不知道我就是那只黄雀。”

  三师叔再次抱拳行礼,恭恭敬敬地问道:“请问熊兄师出何门,怎么称呼。”

  熊心说:“我的师父都死了,师兄弟们天各一方,一年也难得见一次面。江湖人称我熊哥,又叫熊三哥。不过你肯定没有听过,我这一生漂泊不定,居无定所,喜欢哪里了,就在哪里多呆几天;不喜欢哪里了,掉头就走。”

  三师叔没有说话。他肯定既没有听过熊哥,也没有听过熊三哥。

  熊哥容貌很好,口才也极好,他侃侃而谈,自信从容。他说:“江相派三兄弟,状元、榜眼、探花,都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都是不世出的人才。可惜,当年一场大火,断送了状元和榜眼,只有探花郎一个人游离在外,逃过一劫。江相派纵横江湖,呼风唤雨,可惜还是斗不过流氓军阀。江湖上谁是老大,流氓是老大,为什么?因为流氓有枪杆子,因为流氓没有底线,不守江湖规矩。他们谎话说尽,坏事做绝,寡廉鲜耻,贻羞万年。”

  三师叔问道:“江相派三兄弟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熊哥说:“我在塞外西域游荡二十年,身在红尘之外,心在江湖之中。二十年前,江相派三兄弟就名满江湖,何等风光,我在塞外西域就听说了,但是我不知道以后发生的这一切。我在晋北的时候,也有三兄弟,不过我们不是江相派的,我们是老荣行当的,我们的师父当年是北方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但是嗜酒如命,有一次因为喝醉酒,无力反抗,被仇家挑断脚筋。伤愈后,就远走塞北,成立丐帮,是丐帮中的蓝杆子。”

  我听得睁大了眼睛,他说的是师祖啊,说的是我的师祖啊。可是,这个人我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甚至都没有听说过,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看着三师叔,三师叔平静如水,好像在听着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三师叔是晋北帮的朋友,他和虎爪、豹子都有来往。如果他能够知道这个人是谁,那么他一定不会是这种神态。

  三师叔轻描淡写地问:“晋北帮老大怎么称呼?女儿怎么称呼?”

  熊哥说:“虎爪啊。”他又对着我说:“我刚才说过,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我来也’,第一个是我的大师兄虎爪,第二个是我的二师兄豹子,至于我熊三哥,充其量只是一个低买。”

  我心中突然涌起万丈狂澜,但是看到三师叔仍然面容平静,只是眉毛不经意地挑了一下。

  三师叔又问:“虎爪女儿怎么称呼?”

  熊哥说:“燕子。其实燕子不是他的女儿,是他的侄女,他领养为义女。我离开晋北的时候,燕子才开始牙牙学语,没想到再见到她,居然是一个漂亮至极的大姑娘。”

  突然听到有人说起燕子,我的心中涌起了一阵酸楚,眼泪差点掉下来。

  三师叔问:“你哪一年回晋北了?”

  熊哥说:“我离开了晋北二十年,二十年都没有回去了。”

  三师叔问:“那你什么时候见到燕子?”

  熊哥说:“半年前。”

  我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半年前,半年前的我正走在通往西域的路上,跟随者镖队一起走镖。他真的见到燕子了?燕子真的还活着?

  三师叔不满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怪我沉不住气,他继续问道:“半年前在哪里?”

  熊哥说:“在张家口。”

  三师叔问:“燕子怎么会去张家口?”

  熊哥说:“她要找张家口的龙威镖局。”

  真的是燕子!真的是燕子!他找龙威镖局,是为了找到我。

  三师叔仍然不动声色,他继续问道:“她一个人从塞外到张家口,这一路上千山万水,崇山峻岭,他一个女孩子太不方便了,怎么可能呢?”

  熊哥说:“不,她不是一个人,他和义父虎爪在一起。”

  三师叔一觉踢翻了破窑洞里的几块砖头,他情绪激动地抓住熊哥的衣领:“你,半年前,张家口,见到虎爪和燕子了?”

  熊哥说:“真的。”

  三师叔放开熊哥,突然抱着我哈哈大笑。我也抱着三师叔,泪流满面。

  我们在破窑洞里又哭又笑,熊哥和何为善惊讶地看着我们。过了好大一会儿,三师叔抹掉眼中的泪水说:“我想起来了,晋北三兄弟,虎豹熊,你排行老三,名叫熊心,二十年前因为和大哥一场争吵,便发誓说永远不回晋北,从此远走塞外,是不是?”

  熊哥说:“探花郎说的没错,当时我年轻气盛,不服虎爪约束,赌气离开晋北,这一去就是二十年。二十年过去了,回想起来那场争吵算个什么?谁家兄弟没有争吵?”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从没有听到虎爪说晋北帮还有三兄弟,还有熊三哥。原来他们上辈人中还有这样一段过节。

  虎爪还活着,真好!尽管江湖上一直在传言说虎爪死于乱枪,但是,我相信一身绝技的虎爪,绝不会就这样轻易死去。燕子也活着,真好!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可是,可是,我带着丽玛回到张家口,该怎么办?

  我们正在破窑洞里交谈的时候,有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眼光在我们每个人脸上扫了一圈,突然说:“走错门了。”

  那个人离去后,何为善一脸惊恐,他说那是大排的人。

  熊哥说:“大排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玩嫖客串子的吗?她家我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她的床上睡过多少男人,我都一清二楚。”

  我说:“大排这些天一直在为难我们。”

  熊哥大气磅礴地挥挥手,说:“走,上酒楼喝酒去,等大排这个玩嫖客串子的过来找我们。”

  我们走出跑窑洞,那个窥视的人藏在树后偷看我们,熊哥指着他,高声喊道:“你,过来。”

  那个人被熊哥看破了行藏,只好慢慢吞吞地走出来。熊哥指着他的鼻子,说道:“回去告诉你家那个玩嫖客串子的,就说探花郎和熊三爷在酒楼上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