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中国式骗局大全

唯历史 > 中国式骗局大全 > 第49章 又见一书生

第49章 又见一书生

  我们又逶迤走出道观,心中揣着疑惑。

  我走在豹子身边,问他:“这个念家亲是什么人?”

  豹子说:“你好好琢磨他的名字。”

  念家亲,念家亲,我嘴里念叨着他的名字,但是没有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奇怪。

  豹子问我:“和尚,用春点怎么说?”春点,就是江湖黑话。

  我说:“治把。”

  豹子又问我:“道士,用春点怎么说?”

  我说:“念把。”

  豹子接着问:“出家人,用春点怎么说?”

  我说:“老念。”

  我说完后,突然有所醒悟,老道士名叫念家亲,而江湖春点把道士叫念把,把出家人叫老念,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师祖和燕子死后,我好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突然开了一窍,心思也变得缜密了。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不及豹子。

  豹子是个老江湖。

  我想着豹子的话,可是,又不对,如果念家亲真是江湖中人,那他不应该留下这个破绽的。再说,那两个卦象又如何解释?我突然问他:“谁点你出来当相的?”他为什么没有回答呢?

  豹子说:“这个念家亲,是不是江湖中人,我们还没有十分把握,但我们还是要小心提防为妙。”

  我说:“我们走镖回来,再走这条路,看念家亲在不在。如果他还在,那就说明真是老念;如果不在了,那就说明是老合。”

  老念是出家人,老合是江湖人。这都是江湖春点中的称呼。

  光头说:“管他是不是江湖中人,他对我们的提醒还是很中肯的,早宿缓行,总会没错。以后,只要见到危险路段,大家急急通过;其余的路段,大家都要放缓脚步。前面就是沙漠盐碱地带了,走快了别说人吃不消,骆驼也吃不消。”

  光头所说的危险地带,指的是森林、桥梁、山谷、村庄、庙宇,这些地方都是响马最容易出没的地方。响马埋伏在森林中,借助着树木的掩护,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我们;响马埋伏在草丛中,或者河面下,等到我们踏上桥梁,响马突然现身,包围桥梁两端,我们就成了瓮中之鳖;响马埋伏在山顶,等到我们走进山谷,突然用大石头将两边切断,我们插翅难飞;响马埋伏在村庄和庙宇,等我们经过近旁时,突然现身,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所以,遇到这样的路段,我们在通过前,都要大声呐喊:“合吾。”我们的声音越喊得惊天动地,越会让响马胆寒,越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响马一听到我们齐声喊出的“合吾”声,就会掂量掂量自己,来的可是一帮会家子,人多势众,该不该和他们交手。

  寻常的响马,一听到我们喊“合吾”,都会躲着不敢出来。镖师不会惹响马,因为这条路要走一辈子;响马最好也别惹镖师,能走镖的,都不是等闲之辈。如果真把镖师逼急了,就会和响马拼命。农妇挑着两筐子鸡蛋进城,如果真把她逼急了,她和你拼命,也就不顾鸡蛋会不会打碎了。

  三天后,我们进入了灵武地界,远远看到一片郁郁苍苍的树林,树木是那种端直的白杨树,淡绿色的叶片哗啦啦作响。

  我们牵着骆驼,站立在树林边,高声呐喊:“合吾。”

  喊过三声后,树林里没有动静。我们赶着骆驼走进去,突然,光头停住了脚步,他感觉到情况有异。

  驼队全都停住了脚步,每个人都偷偷拿出了武器。

  光头对着树丛喊道:“当家的,辛苦了。”

  按照江湖规矩,镖头发现响马,只要喊一声“当家的,辛苦了。”藏在暗处的响马就要应答:“掌柜的,辛苦了。”这是江湖上千百年来形成的行规。镖师们只要发现了响马藏身之处,响马就难以发动突然袭击,响马就必须出来,双方见面谈判。

  可是,这次,响马没有回应。

  光头又对着响马的藏身之处喊道:“当家的,照个面儿。”

  还是没有回音。

  光头看到江湖黑话不顶用,就换了一种口气,他喊道:“谁在哪里窝着,我都看到了,出来吧。”

  树丛里终于有了动静,一个身材消瘦的人走了出来,他的鼻子上架着近视眼镜,看起来就像文弱书生。

  大家本想着树林中藏的是一伙凶神恶煞的江洋大盗,现在突然看到来的是一个文弱书生,就全都泄气了,握着刀把的手,全都松开了。

  文弱书生颤巍巍地走过来,脸上带着惊恐。

  光头问:“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

  文弱书生胆怯而疑惑的目光在大家脸上飞快地扫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是赶路的,你们是干什么的?”

  小眼睛抢着说:“我们是走镖的。”

  文弱书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他说:“我还以为你们是土匪,吓得我躲在树林里不敢出来。”

  小眼睛笑着说:“我们也以为你是土匪呢。”

  文弱书生叹了一口气说:“唉,世道不太平,土匪多如牛毛。我前两天就被土匪抢劫了。”

  文弱书生说他是在陕甘一带收购古玩的,他出生于金石世家,祖上几辈都在皇宫里任职,大清灭亡了,他家也被从皇宫里赶出,流落民间。但是,祖父和父亲的古玩爱好却越来越强烈,他们居家搬迁到了西北,从事收集古玩行业。汉长安、唐长安、西域三十六国……这一带古玩很多,

  因为祖父和父亲年事已高,他就带人出外寻找。收购古玩不是一般人能做的,首先需要钱财,没有钱一切都是白搭,手中有藏品的人,都是识货的行家,他们看到你喜欢他的东西,就会漫天要价,如果你真的想要收购,看中了它的价值,你就必须掏大价钱。其次,收购古玩也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想想你带着大笔钱财和大把古玩,怎么敢在荒凉偏远的西部行走。所以,文弱书生出外的时候,都带着三四个身强力壮的人。

  可是,两天前,文弱书生在路上遭到了土匪的抢劫。土匪们不但抢走了他们的财物和古玩,还把那三四个人也带走了。土匪们刚刚洗劫了一座村庄,装满了两大车粮食,让他的随从帮着推车。而文弱书生因为骑着一条毛驴,才逃得一条性命。

  小眼睛问:“毛驴呢?”

  文弱书生说:“因为没有草料吃,毛驴死活不愿向前走。昨天晚上,我住在破庙里,毛驴挣脱缰绳逃跑了。”

  小眼睛又问:“你是在哪里被抢劫的?”

  文弱书生说:“在张家寨旁边的路上。”

  一听到张家寨,镖师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对张家寨太熟悉了。张家寨是进入腾格里沙漠的最后一站,镖师们在这里补充水分和干粮,然后牵着骆驼走进沙漠中,此后的几天,他们只能依靠这点干粮和饮水,才能够走出腾格里沙漠。如果没有张家寨的补充,他们是无法走出腾格里沙漠的。

  小个子问:“张家寨怎么样了?”

  文弱书生说:“被土匪洗劫了。他们就是抢走了张家寨的粮食,才让我的那几个脚夫拉运的。”

  没有了张家寨,就没有了补充站;没有了补充站,就无法走进腾格里沙漠;不能穿越腾格里沙漠,就无法走入祁连山;不能走入祁连山,就不能把货物送到嘉峪关。所以,张家寨对镖局来说,非常重要。

  光头和豹子在一起商量,现在该怎么办。

  光头认为,既然张家寨被土匪洗劫了,这条路就不能再走了,否则到了张家寨,又要走回头路,来来回回耽搁时间。

  豹子问:“你知道还有别的路吗?”

  光头说:“还有别的路,从这里向前走一天的路程,到了岔路口,左边一条去往殷家集,右边一条去往张家寨。殷家集和张家寨都在腾格里沙漠边缘,都可以补充水分和干粮。不同的是,走殷家集,会多绕上百里路程。”

  豹子沉吟地说:“我们在路上遇到这个文弱书生,而文弱书生又说张家寨被洗劫了。到底文弱书生说的对不对,谁也不能验证。我觉得不如先向前走,走到岔路口再说。”

  光头问:“走到岔路口又怎么办?”

  豹子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们在树林边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赶路。文弱书生要跟着我们一起走,我们只好答应。想着在这片广袤的荒地上,如果文弱书生一个人行走,见不到人烟,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我和文弱书生交谈,想从他口中套出他的真实身份。

  我问:“你叫什么?”

  他说:“我叫段龙飞。”

  我说:“你家祖上在宫中当差,皇帝自命真龙天子,你老爹怎么敢给你的名字里加一个龙字。”

  段龙飞说:“我出生的那一年,大清已经灭亡了,我爷爷和我爸爸都像延续大清龙脉,可惜世易时移,回天无力,就给我起名龙飞,希望大清龙脉再次腾飞。”

  我说:“原来是这样啊。”

  我努力在头脑中搜寻着当年在做旧行中学到的那点古玩知识,想以此来考考段龙飞,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可是,我在做旧行里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托儿的小角色,接触到的古玩实在有限,我想了又想,终于想起了王羲之。

  我问他:“王羲之写的字怎么样?”

  段龙飞说:“王羲之的字当然好了,价值连城,谁现在要是有他一幅字,那就几辈子都不愁了。”

  我的用意太明显了,连小眼睛都看出来了,小眼睛说:“我都知道王羲之的字写得好,你还好意思考人家段龙飞这个专家。”

  我知道自己露拙了,干脆一言不发。

  夜晚,我们投宿在一座荒芜的村庄里。村庄已经荒芜了很久,只剩下断壁颓垣,岁月的风从墙头上吹过,留下圆润的痕迹。我们蜷缩在墙角,骆驼卧倒在墙边,为我们阻挡风沙。

  豹子临睡前,告诉我和小眼睛说:“注意这个段龙飞,看他有什么异常动向。”

  那天晚上,我睡前半夜,小眼睛睡后半夜,我们严密地监视着段龙飞的一举一动。然而吗,一直到黎明时分,段龙飞都睡得很香,他根本就没有起身。

  第二天中午,我们走到了一座破庙前,大家一起喊着“合吾”,然而喊过后,没有任何动静。

  我在破庙门前的枯树上,看到一截断裂的缰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小说魔戒全集(共四部) 飘邈之旅 小兵传奇

冷知识 读书名言 道德经 国学 四大名著